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喊‘无妨’的张浩还是被拖下去裹伤,而被夺了指挥权他也无话可说,因为按照条令规定,主将受伤后将由本船上职务最高着接替。而这勇士号上按说应该由副将王猛接替,但殿下在船上便没有了他的份儿,因而殿下夺权谁也挑不出毛病,即便张浩心有不甘。

    而赵昺也是暗自庆幸老天照顾,琢磨着以后不能老骂他了。想想龙舟基本是全封闭的,而弩窗只有一尺见方,敌军就算有神箭手,可在两边都不住晃动的情况下能将箭射进弩窗也并不容易,何况是离弩窗还有一段距离的指挥台。他估计多半是一支流矢滑了进来,不知碰到哪里拐了弯儿,恰好射中了张浩这个倒霉蛋。

    “观通手,告知主将:勇敢号被敌纠缠,难以再实施指挥,勇士号请求接管分队指挥权。”赵昺下达了第一道命令。

    “是……谨遵帅命!”观通手听了迟疑片刻,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新任船长,可想想往大了说肯定不会错的。

    船上的人通过传声筒全都听到了殿下的话,众将也是愕然不已,其刚坐上代理船长的位置便又要夺了分队的指挥权,可看如今情况也并无不妥。因为条令中有规定,上级丧失了指挥能力,下级可以主动要求代替指挥,现在勇敢号被两艘敌船夹击自顾不暇,自然难以指挥其它战船,可以说殿下时机瞅的准。但其依然按照规矩请示上级,请求批准。

    “殿下,统制同意我船接管分队指挥权!”观通手以旗语一番联络后,将船传回了消息。

    “右转舵,插入敌阵,两舷弩炮相机发射,以摧毁敌船动力为目的,弓弩手发射火箭射击靠近的敌船。”赵昺冲着传声筒大声命令道。

    “遵命,右转舵!”

    “遵命,左右舷弩炮做好发射准备,目标敌船帆缆、舵楼!”

    “遵命,点燃火盆,准备火箭!”

    “加速,目标敌将船!”

    “告之分队各船,不要与敌纠缠,保持机动性,相机冲撞敌船!”赵昺连连发令道。听着回报声心中暗笑,老子是规则的制定者,想用规则束缚我的手脚,没门!

    而船上众军对于殿下连连夺权,却并无反感。一者殿下是帅府军之首,连统制都是其下属,抢个船长算什么;二者勇士号可以说是殿下的第二御船,不仅经常载着其巡视水军,前些日子还跟殿下转了一个月,大家都对殿下十分熟,关系不错。另外也经常能听到其与抚帅谈兵论武,所以也知道殿下虽小却并不是寻常孩童,而是知兵之人;再有谁都知道龙船出自殿下之手,全军没有人比其更了解龙船了,而对于作战规则殿下也多参与制定,因而大家对其都十分信服,也使得赵昺轻松接管勇士号……

    “右转舵,两分,加速!”赵昺眼睛盯住了一支双层多桨船,其在一群反扑的敌船中最为嚣张,尽管在弩炮的射击下多有损伤,依然死战不退,欲图靠近被敌纠缠的勇敢号。他于是下令脱离编队,加速拦截敌船。而这‘两分’是赵昺新发明的术语,因为这个时候的船舵都是以拌把调整舵板,却非舵轮,这导致无法精确控制舵板,全凭舵手的经验。为了发挥龙船良好的操控性,他便将舵板能调整的角度划分为十分,对应不同的角度。

    “回舵,艏炮骚扰射击,拦截当前敌船。”坐上指挥台的赵昺现在异常冷静,龙船在加速中过弯转为直行后,他再度下达命令,且暗自估算敌船的速度,选择最佳的冲撞点。

    “停止射击,左转舵一分,全速前进,准备冲撞!”赵昺见两船已经相距不足五十步再度调整了下方向,命令冲撞,他同时双手紧紧抓住台子上的扶手,弓起身子贴紧椅背。而其它战位上的人除了舵手和桨手外都就近寻找把持物,半蹲下身子,以防冲撞时摔倒或受伤。

    “收桨,冲撞!”五十步的距离在全力加速下,不过十几息的时间,在距敌船还有十几步的距离上赵昺再次下令收起桨橹,利用惯性冲撞敌船,以免损坏桨橹。

    “啊……”十几步的距离,赵昺已经能清晰的看清敌船上士兵的脸,他们也发现避无可避死亡就在眼前,有的惊恐万分的傻愣愣地看着,有的抛弃武器跳水,有的惊慌失措在甲板上乱跑。眼看着就要撞上了,虽然已有心里准备的赵昺也不禁害怕,双手紧紧握住扶手,不由自主的发出长长的吼声,似乎要将憋在心底的恐惧、紧张、不甘和不屈一起喊出来。

    ‘轰……’在殿下的尖叫声中,龙船正中敌船的左后侧船身,深藏水下冲角首先刺入敌船底,凿出了一个三尺大的窟窿,将舷板撕裂,龙骨折断。而龙船冲势不减,船头又撞到了敌船身上,其再也承受不住这力量,船身从中断成两截。

    “起桨,加速摆脱!”撞击的刹那,赵昺还是闭上了眼睛,巨大的停止力险些让他从座椅上飞出去。踉跄了两下才稳住身子,当他睁开眼睛时龙船已经纵贯而过。他急令桨手加速远离,以免陷入沉船引起的涡流中。

    “好!”这一撞可以说是龙船的首撞秀,其实在殿下发出冲撞的命令时大家的心都悬着,因为谁也不清楚撞上后沉底儿的会是谁?可结果现在就摆在眼前,敌船被拦腰撞成两截,现在侧翻入水中,正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沉入水中,而己方似乎没有一点问题,这让他们不禁信心大增,忍不住齐声叫好。

    “相关人员检查船体,战兵队和侍卫队,各抽调二十人,留一歇一替换桨橹手。另外每个桨橹手一人一斤肉干。”这一撞同样让赵昺信心大增,也让他脑子更加清楚。现在敌前军仍有一战之力,而敌主力即将赶到,正是生死攸关之际,容不得一丝马虎。而桨橹手已经不停歇的操桨半天了,也该加点油,冷却片刻,免的毁了‘发动机’……(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