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鬼神崇拜横行的古代,海中的怪兽当然也是其中主角,关于它们的传说无数。而能喷火吐雾、行云布雨的龙是即让人恨,又让人怕的怪物。它高兴了天降甘露,普济众生;不高兴了便翻江倒海,搞得船翻人亡。对这种东西惹不起怎么办?只能供起来,对它们敬而远之。

    七洲洋这地方本来便是凶明在外,传说海底居有海怪,每当它们发怒时便兴风作浪,掀翻过往船只,因而船队过此都会焚香祈拜,抛撒祭品。今天当两军在此追赶激战正急之时,突然从冲出十多个喷云吐雾,身上长着尖刺的龙不像龙,龟不像龟的怪东西,本来就够吓人的了。可还没回过神儿来,又海面起惊雷,一颗颗流星从空中坠落下来。

    元军之中汉军人数已经过半,其中不乏叛降的原宋朝水军,他们可是听说过关于七洲洋海怪出没的传说,加上这次追击的旧国的皇帝本就有些心虚,眼见这些怪兽出现,立即认定是报应来了,因此慌乱之下不由自主的想跑,而与他们有一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右翼的船便向中间靠拢。不过如此一来,各船的间隔缩小,落下的火箭弹命中率却提高了,这引发更大的混乱。

    龙船在烟雾和火箭弹的掩护下加速靠近,进入二百步的时候,船艏的弩炮开始射击,发射链弹。发射后一颗炮弹会拖着另一颗炮弹离心甩动飞出去,因此会在风帆上扯出一个大洞,或者把索具撕坏,运气好,甚至能扯断桅杆瘫痪敌舰,主要用来限制敌舰的行动力。此外,链弹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便是切割。飞速旋转的链弹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敌人切开,是一种恐怖的武器。

    不过链弹的作用更加体现在对桅杆和船帆的杀伤上,因此旋转首先发射链弹就是要使敌船失去动力,降低航速,从而使朝廷船队摆脱敌军的追击,能迅速脱身。另一方面前队敌船失速停止,而后边的船想停也不是说停就能停下的,依靠惯性也要前冲,稍不留神便会撞在一起。

    “好,打的不错!”赵昺兴奋地喊道,弩炮的命中率本身就很高,加上船帆面积大,而链弹又是一扫一大片,只需挂上一端便能造成巨大的伤害。这一个齐射便有十多艘处于右翼的敌船中招,有的桅杆整个倾倒,有的风帆被链弹撕扯的四分五裂。还有的链弹挂住了帆缆绳,使绳索搅在一起,像团乱麻一般,想要调整方向也不可能。

    “左转舵,船向正北,瞭望舱降下,封闭舱顶和顶舱右弩窗,右舷炮准备发射。甲四、甲五、甲六填装大号石弹,攻击敌侧舷;其余炮位发射弩箭,杀伤敌水手!”战船距敌船队百米的时候,接到命令转向与敌船相对而行,张浩下达了命令。

    “嗯,还好。”赵昺只觉战船在转向开始后,船体向左倾斜,但片刻就恢复了正常,航速不减继续向前,展现了龙船良好的机动性和稳定性。他向外望去,冲在前边的战船有的继续发射链弹破坏敌船的风帆,有的发射弩箭攻击甲板上敌兵,后边则负责查漏补缺,争取船队过后将它们打瘫。

    弩窗被封闭,赵昺无法看到本船的攻击情况,只能通过前舷窗观看前方的战况。弩炮发射的石弹其实芯是石头,外部包裹瓷土烧制成形,一来可以保证大小基本相同便于发射和保证精度;二来石弹命中目标后炸裂成碎片依然能伤人,以此扩大杀伤范围。八十步的距离,弩炮完全可以直瞄,因而命中率很高,威力也发挥到极致。

    “降低俯角,往船的水线下打!”赵昺大声喊道。他发现弩炮发射的石弹足以击穿敌船的舷板,但有些遗憾的是难以将船击沉,有的敌船遭受了几番攻击一侧舷板上被砸了十多个两尺多大的窟窿,依然能正常行驶,这让他不得不打破沉默出声提醒。

    “遵命!降低俯角,石弹攻击敌船水线之下。”张浩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经殿下提醒后立刻执行。

    赵昺无暇观看后边的战果,主要是想看也看不到,只能盯着前边看,只见敌船上的士兵像没头的苍蝇一般四处乱逃,平日足以抵挡弓弩的箭楼、女墙根本挡不住弩炮的攻击,别说石弹,就是大号弩箭都能将两三寸后的木板洞穿,藏在那里等于关上门挨打。而逃到甲板上一样不安全,连发弩炮发射的弩箭不仅威力大,且射速快,蒙着牛皮的盾牌如同纸张一般被轻易射穿,经过几番洗礼后已经是尸体横籍,血流成河了。

    而在龙船发起攻击的同时,火箭船依然在不依不饶的向经过的敌船大队发射火箭。这东西命中率虽低,但只要被打中便能造成极大的损伤。仅赵昺看到的就有十多艘大小敌船中招,燃起熊熊大火,风帆已然变成了一面火红的旗帜。给敌船队造成了极大的恐慌,对起火的战船都避之不及,唯恐被‘传染’,如此以来队形已经散乱,速度已然降低。

    “右转舵,转向正东,攻击敌船队后卫!”一刻钟的时间,相对行事的两支船队已经擦肩而过,船队再次转向攻击。

    “火箭船脱离战斗,准备拦截敌中军,各船自主攻击,速战速决!”观通手不断的通报着将船的命令。

    “我靠,正主才到啊!”船转向后,听到通报的赵昺将视线转向北方海面,一支更为庞大的船队从地平线上浮现出来,看旗号正是元军水师,粗略点数不下四、五百艘,排成宽大的正面阵型浩浩荡荡而来,这应该是其中军主力。

    赵昺见了不禁吸了口凉气,敌军的数量比早先的估计多出了许多,而朝廷船队借此已经摆脱追击,却没有停留的迹象,而是扬帆而去。若是靠他们这十几艘龙船要拦截敌军大队似乎是个不可完成的任务,是不是该携初胜之威继续攻击呢?赵昺有些犹豫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