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敌船到了?”船上的警钟声惊醒了赵昺,他翻身坐起冲出船舱问道。

    “殿下,哨船回报在七洲岛东北三十里处发现大队船只向南而来。”张浩急忙上前禀告道。

    “现在是什么时辰,哨船有没有被发现?”赵昺拿过地图铺在地上,边看边问道。

    “殿下,现在是卯时过,哨船在距离约十里处发现船队后立即回返,应该没有被发现。”张浩回禀道。

    “嗯,此战由陈统制指挥,你不必顾忌本王,尽管遵从其命令!”赵昺言道,心中默算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到他们的达伏击点。

    “船队向我方靠近,约有七里,敌我难辨,统制有令,各船做好战斗准备。”观通手通过传声管道向船长报告。

    “各部就位!”张浩的随即将命令传达到各个战位。

    “帆缆手就位!”

    “舵手就位!”

    “桨橹手就位!”

    “弩炮手就位!”

    “战兵就位!”各个岗位的回令声随之传回指挥台。

    “起锚,离岸!”随着张浩的口令声,绞盘转动前后两支锚被提起,篙手以长篙撑船离开岸边驶进水道,桨橹手起桨划动战船向驶向岛西,隐于北峙岛后。

    因为担心自己会影响到张浩的情绪,赵昺回到自己的舱中,因为视线为岛所阻,他们只能通过设置在岛上制高点的瞭望哨了解外边的情况。在摧锋军进入战位后两刻钟朝廷船队的先头在岛屿东侧快速驶过,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紧随其后护着御舟的大队船只经过半个时辰才尽数通过。他无法看到,但也能从凌乱的鼓声和悠长的号角声中想象到朝廷船队惶惶然的样子。

    “准备出击!”

    “点火,准备释放烟雾!”想想将在兵力悬殊的情况下与敌大战,赵昺这个头次上阵的初哥不免紧张,而等待似乎更是煎熬,手心上都是汗水,茶水喝了一杯又一杯。可当准备出击的命令下达时他却有一种解脱感,紧张和怯意居然消失无踪,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兴奋……

    摧锋军的战船冲出岛屿的掩护后,立刻转向东北斜刺着迎上去。赵昺这时也得以看到战场全貌,他们距敌军船队约有三里,喊杀声和战鼓声清晰可闻,近千艘战船散布在方圆数里的海面上。此时朝廷大队已经渐远,殿后的宋军船队与追上来的敌军正在缠斗,但他们处于逆风的位置,因而攻击乏力,在敌军战船的冲撞下只能勉力支撑,试图拖延时间以掩护大队走的远些。

    “放烟!”随着一声令下,立刻有水手拉开一道舱门,露出藏在船艏的火炉,他们将一袋药料投入架在火上的大釜中,随后盖上釜盖。由樟脑、硫磺和磷粉配置的发烟剂经过加热便会产生大量的烟雾,通过釜盖上的管道从立在船艏上的龙头喷吐而出,遮蔽了船身。赵昺以为这东西其实除了吓唬人外并无多大作用,他不敢在发烟剂中掺杂有毒的物质,担心不能伤敌反而把在封闭空间中的自己熏死。

    ‘嗵嗵……’鼓声一阵紧似一阵,龙舟排出横队,以勇士号为中逐步加速,快速接近敌阵。在距离敌船千步的时候,紧随其后的十艘火箭船开始发射。他们将按计划实施远程攻击,打乱敌军的行军秩序,龙船将借机迅速接近发起攻击。这种重型火箭弹,比之打广州时使用的装药量大,射程远,若是垂直状态下命中足以炸穿甲板,从侧面命中可以炸穿舷板。

    为了增强燃烧效果,赵昺还在其中加装一个磷粉药包。十艘火箭船,每艘船配有五个发射架,一次齐放就是五十枚,这场面也够壮观的。但这种火箭弹准确性差的老毛病依然存在,放出去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击中目标,不过也好敌人也不知道往哪里躲避。

    赵昺在开战后已经从舱室中转移到了船艏,为便于观察,这里开有左右两扇不算宽大的舷窗,而为了防止箭矢从观察窗射入,还安装了铁制格栅,中间又以铁线编织成网,一般的弓弩是无法钻进来的。当然还可以放下蒙有铁皮的厚重护板,即便是被五斤的石弹直接命中也无法穿透。

    “呵呵,终于命中了两艘小船!”赵昺端着一架全军,也可以说是全世界唯一的双筒望远镜看着战场,当他看到两艘小型敌船被从天而降的火箭弹直接命中,爆炸声中船立刻被炸的沉了底儿,上面搭乘的水兵纷纷落水,靠近爆炸点的敌兵变成了一堆残肢碎片,让他忍不住大笑道。

    “算他们倒霉!”张浩也跟着笑道,但多少有些无奈。海上大队行舟为了方便转向,防止相互碰撞,各船纵向要保持百步,横向五十步左右的间距,想想数百艘战船要分布在多大面积上,五十枚不大靠谱的火箭弹落在其中便如撒花椒面似的,命中率也可想而知。而按概率算体积大的船只被打中的机会更多,偏偏这次大船一艘没命中,两只小船却遭了灾,也只能让人感叹他们祖宗没积德。

    “哈哈,他们怕了,再乱些更好!”赵昺眼见敌船纷纷开始向东躲避,显然是试图躲避。只是不知道他们怕的是从天而降的火箭弹,还是喷云吐雾的龙船。

    ‘轰、轰……’在敌船上空乱窜的火箭弹不断落下,爆炸声压过了响彻海面的战鼓声。坠入海中的爆炸后激起数丈高的水柱,被击中的不但会造成严重的伤亡,还着起火来,借着风势蔓延。

    “艏砲准备,链弹两发发射!”龙船靠近守护两翼的敌船不足二百步的时候,张浩下达了射击命令,其它龙船也随之跟着开火。按照约定陈任翁以一艘千石战船为将船指挥调度全军,而接近敌阵后则交由勇敢号指挥,而之所以没有交给勇士号,是担心殿下‘篡权’,从而让他夺权胡来。这时勇敢号适时下达了弩炮发射的命令……(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