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鸟粪是鸟的排泄物,主要由部分风化的海鸟排泄物组成。在此刻的人看来就是一种废物,而且是十分讨厌的废物,但赵昺却知道经过漫长的成矿作用,鸟粪会变成磷酸盐矿,因为含有丰富的磷,便是一种优质的肥料。在现代更是十分抢手的物资,是制作磷肥的良好原料,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

    而赵昺就曾十分羡慕以鸟粪立国的瑙鲁,其国家的公民不干体力活,不是国家公务员,就是公司老板,月薪比外来的工人高好几倍,国民享受免费读书、看病、住房子,免纳所得税,即便出国留学也由政府负担。而他们依仗的便是全岛六分之五的土地上都是磷矿,一切都指望鸟粪。

    现在这个时候无法加工成磷肥,但一样有肥田的作用,而日本当初粮食不够吃,就靠四处掠夺鸟粪改造农田才得以使粮食产量大幅提高。而赵昺制定海南岛上的俚人种田是刀耕火种,汉人种地也限于条件使用的肥料很少。现在有了这无数等待开发的鸟粪,一定能使琼州的粮产量有所提高,哪怕每亩地能多产一石粮食,那就能解决部队一大部分的粮食短缺问题。

    “殿下,这鸟粪也是宝?!”陈任翁瞪着眼咧着嘴说道。

    “当然,只要利用起来鸟粪就是宝,但现在还是挺脏的,是吧?”赵昺说着又退回了舱中,现在能不能打胜这一仗都难说,他也实在没有闲心跟其解释。

    “是啊,是啊!”陈任翁看看鸟粪讪笑着道,殿下说半截藏半截让他心眼里痒痒的很,不过他更担心殿下上岛让自己挖几块鸟粪抱回家……

    在勇士号顶舱船艉有一间较大的隔舱是赵昺的专用舱,里边也并不大,只有十平米左右,但在狭窄的船中也算是奢侈了。赵昺参照现代房车的设计,对没一寸空间都进行了合理利用,这里除了有完善的生活设施外,还可以作为指挥所使用。

    “陈统制,我们此次参战的战船主力只有十一艘龙船,八艘担任巡哨的走舸,还有十艘配有火箭发射器的多桨船,另外还有三艘配有弩炮的千石海船及两艘运兵船。而据情报敌有大小战船不少于四百艘,甚至更多,说实话能否打得赢本王心中也没底儿。”回到舱中,赵昺将陈任翁单独请过来,挥手让伺候的小黄门出去关上门说道。

    “殿下,属下也仔细想过,兵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如果我们第一轮攻击能够打乱敌军行军队列,便能实现趁乱攻敌后军,迫敌回战的计划,因而可以先派出火箭船轰击敌行进大队,龙船再随后出击。”陈则翁言道。

    “这不失为计,但我担心敌军受到攻击后队形不乱,留下部分船只后拦截我们后,大队仍然继续追击朝廷船队,而我们的援军却未及时赶到。要知道刘深可是沙场悍将,所辖军队训练有素,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赵昺有些担心地说道。

    因为此前的制定的预案,都是针对依托海岛在海峡与敌作战。可这次情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让赵昺也措手不及,所以临出航时并没有详细的作战计划,只能仓促的做了布置。而摧锋军此前的战术都是在有后援为基础的情况下进行的。但他知道即便刘洙接到示警后便将防守海峡的水军撤下了支援自己,最快也需要大概两个时辰才能赶到,至于朝廷船队是否有勇气回军与敌作战还真不好说,他也没有把握,因而必须做好孤军作战的准备。

    “殿下的意思是我们摧锋军要以一己之力拦截整个敌军大队,用三十多艘船堵住四百余艘敌船?”陈任翁听明白了殿下的意思,冷汗唰的便下来了。

    “嗯,怕了吗?”赵昺点点头道。

    “属下……属下怕的是即便摧锋军全军覆没也难以挡住敌军!”陈任翁沉默片刻答道。

    “是啊,本王也怕。我们付出了牺牲,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但又如何?难道就见朝廷有难而不救吗,那让天下人如何看我帅府,如何看待本王!”赵昺也是骑虎难下了,现在不是打不打的问题,而是要不计生死也要打了,否则自己不仅无法服众,更无法御下,跟死也没有啥区别,如今只能一搏了。

    “属下自随兄起兵便早已做好了殉国的准备,此战关系到朝廷的安危,我必不惜性命死战。但属下请殿下保重,若事不可为还请速退,留有用之躯复我大宋!”陈任翁起身施礼道。

    “攻则相护,退则相守!本王即为一军之首,便不会背弃军中兄弟,做出不忠不义之事!”赵昺肃然道,他此刻倒不是不怕死,其实心中也打着小鼓。但自知事有可为,事有不可为,否则活着也便没了意思。

    “殿下……”陈任翁也是见多了背叛,而殿下小小年纪就能说出这样的话,让他十分感动,一时不能自已哽咽道。

    “本王只是按照最坏的结果打算,没准战事刚一开始,各路援军便全部赶到,咱们摧锋军也一战成名。别悲悲戚戚的让人以为就是生死相别。”赵昺心中同样感动,但努力装出轻松的样子笑嘻嘻地说道。

    “殿下,属下还有不情之请,战事一起,还请殿下自重,勿要亲临锋矢。”陈任翁深施一礼道。

    “好,好,一切听你指挥,本王绝不越权。”赵昺一连说道,“现在趁敌未到还是召集众将好好参议一下,若是战局变化咱们该如何打胜这一仗!”

    “也好,属下这便去!”陈任翁点点头去了……

    赵昺率摧锋军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可老天故意戏弄他一般,两支相互追逐的大军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他们苦守了一天仍不见他们的影儿。而他已经一日一夜未眠,再也熬不住了,和衣而卧就睡在了船上。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睡梦中似乎听到了警钟响起……(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