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到了南湖,先到一步的郑永已经做好准备,待他们登船后即刻出发前往摧锋军营地。@,对于如何破坏应节严的计划,解救朝廷的危难,他也只有个粗略的计划。他看过发出朝廷进入大洋逃难的情报是五日前,按照航程计算应该到达琼州附近,但他以为朝廷的难逃之路多半不会经过琼州海峡。

    现在是十二月,正是东南季风的尾巴,从井澳向南正是顺风顺水,但若转向海峡就必须转向西北。如果正常情况下这没有什么问题,只需调整风帆多走些路迂回前进就好。可现在朝廷船队是逃命,那是怎么快便怎么走,否则你走曲线,追兵走直线,又如何跑的过人家,因而他们的航线正好从海岛东部擦过,而不是直奔海峡。因而他想率船队半道截胡,放过朝廷船队,拦住刘深的追击船队。

    这样一来,一场大战是不可避免。琼州水军一部分被应节严带去雷州,自己再抽调水军那就只能唱空城计了,而自己的计划是来自于推算,并没有情报支持,一旦有误则琼州有可能遭受敌军的直接攻击。所以能动用的水军只有处于训练中的摧锋军……

    “殿下,怎么这么早便来了?”陈任翁接到殿下驾到的报告后急忙整理衣甲迎到码头上,不过他也十分疑惑,现在天刚蒙蒙亮,殿下突然造访不知出了什么大事。

    “不必多礼了,你马上派出哨船巡视七洲洋东北三十里海面,间隔半个时辰发出一艘,发现情况即可回报!”赵昺摆手制止了欲行礼的陈任翁,下令道。

    “殿下,可是有敌来袭?”陈任翁听了搓搓手面带兴奋地道。

    “不错。”赵昺点点头道。

    “是,殿下里边请。属下马上派哨船出海!”陈任翁见殿下说的肯定,立刻命人前去传令。

    “时间紧急,即刻召集众将到勇士号上议事,并令各船全员满装做好出航准备,补足五日所需给养,尽量多携带石弹弩箭,这可是场硬仗!”赵昺拒绝了其邀请,再次下令道。

    “谨遵帅令!”陈任翁肃然说道,可看看殿下左右只有侍卫和几个参军相随,既无长随左右的抚帅、都统等将官,心中还是疑虑难消,但依然按照殿下命令布置下去。

    ‘当、当……’

    ‘嗵嗵……’片刻功夫,警钟敲响,聚将的鼓声也随之擂响,泊在码头上的战船顷刻有灯光亮起,跳板放下,帆缆手迅速就位,做好了随时出航的准备。与此同时宿于营中的士兵也全副武装的冲出营房列队,一部分冲向寨墙,一部分向码头集中,而小岛上除了脚步声及此起彼伏的口令声并无多余的杂音。

    “殿下,我看这摧锋军比之中军还要训练有素!”倪亮也大睁着眼睛看着迅速集结的军兵道。

    “何以见得?”赵昺笑了笑问道。

    “呵呵,一者殿下没有咒骂,而是一直在笑;二者他们集结迅速,各有其位,忙而不乱;三者,我们突然造访,事前他们并不知晓,因而不是造假。”倪亮嘿嘿一笑道。

    “你倒也能看出门道来了,亲卫营你也要上点心,别被摧锋军比下去。”这些日子他陪着自己巡视各军,见识渐长,赵昺看他开窍当然更高兴。

    “是了,过些日子定要向陈统制好好讨教。”倪亮使劲点点头道。

    “嗯,你不可能总是待在我的身边,终有一日要领兵上阵的,先生给你的书都看完了吗?”赵昺点点头道。

    “我笨的很,《孙子兵法》才看了两章,其它的还未读过。”倪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要着急,贪多无益,只这一本能融会贯通便能无敌天下了。”赵昺抬头冲他说道。

    “殿下,上船吧,他们马上就到了。”倪亮使劲点点头表示受教了,扶着殿下上船。

    少顷,接令的各船开始补给淡水和食物及弹药,陈任翁领着摧锋军统领以上的十几位军官上舰。会议室就设在勇士号的顶舱,这里也没有那么多的座位,见礼后赵昺就与众将在舱中席地而坐,中间铺了一幅琼州堪舆图。

    “军情紧急,本王就不多言了。”赵昺扫视了下众人说道,“据报朝廷与贼刘深部五日前在井澳激战后,正向琼州方向撤离,敌船约有四百艘随后紧追不舍,但入洋后情况不明。本王估计,朝廷船队只有三条路可走,一则前往雷州,抚帅已带一部水军在那接应;其次是进入海峡到琼,刘都统也率一部水军待命,随时准备出动截击敌军;再有便是七洲洋方向,朝廷船队也可能择路于此到琼,便由本王率你部接应。大家看此仗如何打,尽管畅言,本王不怪!”

    “殿下,敌有战船四百艘,而我摧锋军大小战船不足七十艘,能参战的只有五十余艘,这相差过于悬殊了吧!”大家听完殿下的战情通报,都没吭声,好一会儿勇猛号舰长杜猛才说道。

    “不错,此战若是让我们碰上,便是敌强我弱,但其它两部可以随时增援,而朝廷船队尚有战船千艘,也不会坐视不理的。”赵昺知道在这以量取胜的年代,双方兵力相差七、八倍之多,且打的又是进攻战,而非防御战,胆怯也是正常,而拍胸脯说大话才最为危险。

    “殿下,属下以为此战不可硬拼,而要用巧,以发挥我龙船的优势!”陈任翁思索片刻道,他清楚说是有增援,但朝廷船队是在逃跑,若想回头再战并非片刻可以完成的,而支援船队到达也许时间。因而摧锋军必须顶住头一阵,坚持到援兵到来才行,他才明白殿下所说不虚,这确实是场硬仗。

    “你且讲来!”赵昺笑笑道。

    “殿下,龙船胜在弩炮威力巨大,船快灵活,但比之敌船矮小,因此亦易于隐蔽,应采用突袭战法,而不是列阵相迎。”陈任翁抬头看看殿下言道。

    “嗯,说得不错,继续讲!”赵昺点头鼓励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