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时间不长,倪亮便回来了,除了两大箱子文卷,还有两个事务局的书吏。他知道殿下大晚上的不睡觉这么折腾肯定是有急事,而自己对这种事情又帮不上忙,所以一同将负责整理往来情报的书吏一同请了来。赵昺看他如此有长进,甚是欣慰。

    “这些都是这一个月各地发回的情报?”赵昺指着两只足有三尺见方的大箱子说道。

    “禀殿下,正是,这还都是紧要的,其它的没有带来,若有需要我们这就回去取来!”一个书吏躬身施礼道。

    “你们先将有关朝廷的消息的拿来我看!”每日能呈上赵昺案头的都是经过筛选和编辑的,都能有半寸厚,而这其中一条信息却需要几份,甚至十几条信息相互印证,这说明事务局的工作已经逐步走入正轨,那么多的钱撒下去已然有了效果。

    “是,殿下。这些都是腊月以来朝廷方面的动态。”书吏很快便从一口箱子中找出殿下所需呈了上来,其中有整理好的,也有未整理好的。

    “好,你们暂下去休息,有需要再召唤。”赵昺看看足有一尺高的文卷,皱皱眉说道,这些东西估计天亮都看不完。

    赵昺简单的翻了翻,发现这些文卷有的已经整理,有的还未整理。而内容更加繁杂,既有关于朝廷动态的,也有军队方面变动的,还有关于官员个人情况的,总之事无巨细都有收集。而几位受重点照顾的人物更为详尽,比如他这几日是否参加朝会、会见了什么人、说了些什么;甚至每天吃了什么,是喜是悲,身体状况如何都有收集。这些东西看着都是没头没脑的东西,但是综合起来分析就可以从中找到所需的东西。

    这么翻下去也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找到自己所需的东西,而他知道能引起应节严反应的东西多半是朝议有了结果,或是哪位大佬又有了什么非常之举。于是他将查找的重点放在了这两方面。东西这么多,六尺长的书案都摆不开,他索性就在地上撂开了地摊儿。

    好在大家都知道殿下的毛病,书房的地上不仅铺装了木地板,有的地方还铺了毯子,可以让他随时坐卧,如果再摆上些玩具,就如同现在的儿童房一般了。看着殿下一会儿坐着,一会儿趴着,还不时的在地上爬来爬去的翻找,王德赶紧令人在屋子中加了几个烛台,晾好了茶水,四处摆上点心,方便他吃喝。

    “没有什么变化啊?”赵昺翻看了一会儿并没发现什么异常,翻个身正面躺下,翘着腿道。他有些想不通是什么事情刺激了应节严让他突然采取行动。

    “难道是事务局的探子没有侦查到,而老头儿却通过自己的渠道抢先获知了什么?”赵昺想想这个可能不是没有,事务局虽然在朝廷广布眼线,但能深入核心的并不多,而像小朝会或是太后单独召见大臣就难以获得详细信息。可老头儿就可能有这一方面的人能获得不为外人所知的机密,于是便采取了行动。

    “不对!”赵昺突然想到自己‘闭关’不过五六日,而琼州离井澳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而事务局的联络点并非都有信鸽,需要辗转数次才能达到,且信鸽的使用也会受到天气的影响。因而情报都会滞后几日,甚至十几日都不新鲜。可自己是按照到达日期的顺序查看,因而看到的都是‘旧闻’。

    扇了自己两巴掌,赵昺一骨碌翻过身,撅着屁股爬到一堆未加整理的文卷前,显然这些都是刚刚收到不久的。而这些文卷更加凌乱,即便是书写的纸张也是有大有小、长短不一,字体也是各样,有清秀的,有凌乱的,但都有一个特点——字儿小,看着费劲。

    “十二月初六,刘深再袭井澳。又打起来啦!”赵昺从纸堆中翻出一张二指宽的小纸条,他轻声念道。

    “贼刘深追于十字门,两军激战,阻敌于了哥崖。

    “枢密副使张列阵于岛东南,与贼对战。”

    “贼自南北水道进入,欲取御舟。”

    “十二月十三,贼又围井澳,两军再战。”

    “十二月十七,不敌,突围向南。”……

    赵昺从中找出的纸片中翻捡出一小堆有关战局的情报,这些纸条上往往只有只言片语,有的又相互重复,显然出自不同的情报员之手,但都指向近日发生的战斗。而他也从这些零碎的信息中拼凑出了战斗的全貌。

    朝廷移至井澳在十一月经历了两场战斗后,士兵因饥寒交迫,疲劳过度,过了十多天才重新聚集起来。事情过后,宋军就忙于在大横琴的山上伐木,修理受损的船只,也为皇帝搭建临时行宫。停留了十多天后,元将刘深率大队海军追至大横琴东面的十字门。为了保卫皇帝及太后的安全,宋军将他们从大横琴转移到小横琴,枢密副使张世杰命步军扼守大小横琴、九澳、凼仔及妈阁山的高地,又亲自指挥战船列阵于十字门东南面,与元海军会战于九澳和凼仔一带海面。

    这是宋军沿海南迁以来首次和元海军在海上正面冲突。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宋军奋力反击以密集的石炮和强弓硬弩屡次击退进逼小横琴的敌船,抵御元军的进袭。元军战船从路环岛南北两边水道反覆向西猛攻停泊在大小横琴之间水道岸边分外显眼的御船,但被占据地利的宋军殿前禁军所阻。激战数日后,宋军利用刮起的顺风放出火船,将侵入水道的敌船尽数焚毁。而元军因为没有步骑的配合,始终无法攻破小横琴无奈后撤休整。

    战事完毕,双方伤亡都很惨重,但宋军总算取得一次难得的胜利。但时隔不几日,刘深重整队伍攻小横琴,还未缓过劲儿的宋军溃败,转向南边的大洋逃跑。刘深也率军进入南洋在后紧追不舍,而事务局传来的消息也就此断绝,不知后事……(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