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难道天要亡我大宋吗?”陆秀夫踏进庄园的大门又是一阵感慨,但又觉幸运,自己能在这危难之际归朝为国出力。朝廷离开甲子镇后他因为力荐文天祥一事触怒了左相陈宜中矛盾日深被御史弹劾,只能离朝。无处可去的陆秀夫只能扶母偕赵、倪二夫人携四子一女及家人端儿、正儿,投奔任潮州管勾的哥哥陆清夫。当时其弟陆士夫亦在潮,一家人得以暂时团聚。

    赋闲的陆秀夫无力安家,幸的得潮州友人帮助,将澄海县辟望港口百余亩荒地给他安居,即名为陆厝围。还建立学士馆和练兵场、秋千场,召集少年随他习文练武,准备抗元。但远离朝政的他看着行朝东奔西躲,自己却空有一腔热血报国无门。

    直至九月,行朝从古瑾再迁至潮州的浅湾。君臣转战沿海各地却屡屡受挫,而主持朝政的陈宜中御敌无策,激怒了张世杰,当堂质问其“此何如时?大业未济,动辄以台谏论人。世杰若不可相公意,亦当如此!”陈宜中惶恐,乃召回陆秀夫,并升为端明殿大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

    值此******风雨飘摇之际,陆秀夫遭贬几近年半的。他奉诏重返朝时,将母亲、长子繇长媳裕芳夫妇和九郎及其乳娘留在陆厝围,带着妻子和余下的儿女毅然归朝。可不久广州危机,行朝只能在迁到井澳,有幸的是当地富户南宝知书好义,献粮千石资军,又腾献自己的房屋作为行宫,朝廷才得以有个上朝的地方,可接连两败,全军损失惨重,想想前途渺茫,让他不禁忧心重重……

    “陆大人,上朝啊!”

    “马侍郎,辛苦了!”陆秀夫见识南宝,还礼道。马南宝因为献粮有功,被朝廷封为权工部侍郎,他为保陛下安全,每日亲自带人在殿外值守。

    “陆大人言重了,南某能为朝廷出力怎敢言苦!”马南宝正色道。

    “马侍郎真乃国之忠臣,前日一首岳武穆的《满江红》慷慨激昂,让人振奋!”陆秀夫言道,日前朝廷就地征募丁壮数百人补充军中,马南宝献酒并高声歌唱以为鼓励,让在场之人无不为之感动。

    “陆大人拗赞了,几位大人都到了,下官便不打扰了!”马南宝看陈宜中、张世杰和江万载、刘黻等几位宰执到了,退到一边说道。

    陆秀夫扭脸看看,退让到一边,让几位先行,然后如昔日上朝一般站至班尾,跟随几人在内侍的引领下入宫议事。进入中堂,几个人分班站好,小皇帝由内侍扶着在御座就坐,自有小黄门放下座后的幕帘,隐约可见太后身影。

    “参见陛下,太后!”殿上的几人施礼齐声参拜道。

    “众卿免礼,赐座!”小皇帝抬手虚扶道,“众卿有何事要奏?”

    “启禀陛下、太后,鞑子几次兵逼井澳,为保陛下安全计,臣请移行驾占城!”众人谢过恩,陈宜中首先起身奏道。

    “此时体大,还需请母后定夺!”陈宜中话音刚落,小皇帝便熟练地答道。

    “左相所请,众卿意下如何?”沉默片刻,帘后传出太后的询问声。

    “禀陛下、太后,臣以为不可,占城虽还未向鞑子称臣,但双方使节往来不断,且鞑子势大,怕其不敢接纳我朝暂停行驾!”江万载起身言道。

    “殿帅所虑极是,且占城遥远,若其不肯容我朝暂驻,往来又甚为不便,不若在另寻它处暂避敌锋。”刘黻起身附议道。

    “这……张副使以为如何?”小皇帝似乎早已习惯这种场面,知道自己也插不上嘴,虽仍正襟危坐却早已魂游天外。杨太后迟疑了下又问道。

    “臣以为刘大人所言有理,官军虽两战失利,可尚有可战之兵二十万,仍可寻机再战,击退贼首刘深后便可携胜重夺广州,则可解当前危局。”张世杰出列奏道。

    “张大人,兴化军、广州。潮州先后陷于敌手,沿海再难寻立足之地,暂避占城方是上策!”陈宜中冷哼一声道。

    “陈相,军中将士皆征募于江南,背乡远去占城恐众军不肯!”张世杰心有不满,却也不敢硬顶,便拿手下军兵说事儿。

    “张大人,敌军势大,又如何能击退当前之敌?”陈宜中听了不好再说,现在连遭败绩,损失惨重,军中已多有不满,他也知强行为之出了事谁也担不起。但拿不下为首的张世杰前往占城更是梦,于是逼问道。

    “我军尚占有地利,可结寨固守,待敌困乏便可伺机反击。”张世杰言道。

    “张大人说的轻巧,苦守于此筹措粮饷困难,又能固守到几时?”陈宜中反斥道。

    “福广虽已失陷,但尚有广西诸郡,我们可号召忠义之士勤王,督促州县募集粮饷发往朝廷。”张世杰言道……

    “唉……”陆秀夫看看不知忧愁的陛下,又看看帘后的身影暗叹一声,这朝中君不能称之为君,太后又没有主见,惧怕陈宜中连自己当初被罢黜都为敢冒言,以致朝纲不振。而张世杰节制诸军,却不肯因势因时用兵,依然默守陈规,以致战事连连失利,使得朝廷一次次陷入困境。

    “两位大人,我以为可行朝琼州,卫王殿下在那里经营多时,据报其已编练水步军数万,修建战船六七百艘。并沿海建寨筑堡加强海防,凭海峡天堑拒敌,可保一时无忧。而琼州距占城咫尺之遥,形势危急也可再移驾占城不迟!”两人争执不下时,刘黻插言道。

    “嗯,移驾琼州为今乃是上策,前时有报卫王殿下已筹组一支水师置于雷州往来巡视,可随时接应,迎圣驾前往琼州,那里总好过寄人篱下,或是游荡于海上!”江万载附和道。

    “好啊、好啊!我已多时未见过五哥儿了,甚是想念,咱们就往琼州去寻他玩耍!”未等他人发表看法,御座上打瞌睡的小皇帝听了兴奋地拍手叫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