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赵昺来说,忽必烈的关心只是意外,他也不以为意,因为自己早晚都是他的菜,而他也没想到动静会闹得这么大,引得整个江南震动。他关心的是能有多少人到了琼州,当然也不希望江南百姓闻风而至全跑到了琼州,现在虽经过多年战乱江南保守说也有数千万人口,来到这自己没法安置,也养不活。自己条件也不太高能来个十万八万的就算没有白忙乎。

    如今连应节严都知道有大批难民来琼,说明还是有成绩的。赵昺相信还会有更多的人前来,而他也暗中派人在沿海地区接引难民,安排渡船组织他们偷渡到琼州。而以赵昺所知明清时期的生产力与现在相差不多,但清末时海南岛上便有了二百多万人口,土地和资源的承受力是没有问题的。现在有了崖州城外大片的为开垦土地,就是来个十数万人也能安置的下,保证他们有田可耕,有屋可住。

    只要布置妥当明年春季就能播种,五月便可以收获第一季稻谷,这样起码就能让他们自足,不必依靠帅府供养。到了第二季收获期,就有余粮可售,解决一部分军粮问题。若是没有大灾,不消三年功夫崖州城外便会是阡陌纵横,处处鸡犬相闻的景象,一改出城三里无人烟的惨状,进入一个良性循环之中,帅府的财政压力也会大大减少。另外人口的增加,不仅对军队的供氧能力大幅提高,也能为军队提供充足的兵员,使军事实力得到进一步的增强。

    好事就得办好,赵昺回到崖州城后当夜将自己建设大崖州的设想与应节严进行了详谈,取得了其的支持,两人商议后又整理出近期发展框架后,于次日召集吉阳军州县官员及前军主要将领举行联席会议。除就当前的严峻形势进行通报外,要求他们做好战备工作的同时,也要准备安置大批前来的难民,让他们充分利用人口大幅增加的机会兴修水利,开垦荒地,将吉阳军建成帅府军的大后方和生产基地。

    对于独田岭铁矿,赵昺回来后就命黄显耀派兵根据俘虏的交待前去抄了他们的老窝,主谋听到风声后已经弃家而逃,只将那些掳掠来的劳工带了回来。这些人在那里干了多年,有的人甚至被抓来了十多年,都是些熟手。他下令好生照顾,并争取将他们留下来作为铁矿的第一批工人,待都作院派人前来接收后便投入生产。

    赵昺早已算过那个私坊仅有百余人一年便能生产十吨左右的生铁,这还不是满负荷状态下的情况,若是增加人手,加强管理,一年生产四十吨铁问题不大。而在古代四十吨铁,是什么概念?!如果用40吨铁,造弓箭箭头的话。一个箭头算二十五克,四十吨铁就能造出一百六十万个箭头。宋朝的步人甲在当时整个世界范围里,最重的国家化武装军队的制式盔甲,一套有三十公斤,四十吨铁就可以制造一千三百余件。这对武器的生产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先生,今晚我们就在此歇息一夜如何?”赵昺本想在崖城多盘恒几日,以便安排好移民及开矿事宜。但突然有消息传来,元军攻势猛烈,打下拱卫广州的重要关隘大庾岭,受到威胁的******急忙移师浅湾,但敌将刘深率水军紧追不舍,张世杰迎战不利,遂与江万载护卫皇帝前往井澳。他只记的******最后是跑到了雷州附近,结果是小皇帝落水,给吓死的。这可关系到自己以后的命运,于是也草草结束自己的环岛游,取道岛东准备返回琼州,没想到在昌化军于暴风只能在此入港避风。

    “殿下,这里简陋,怕是不好吧,还是回驿馆休息的好。”应节严看着屋外的风雨皱皱眉道。殿下这孩子闲不住,到昌化军后便是暴风雨不断,在屋里憋了两天就受不了啦,看今天风雨小了些便要出门。可这地方也没什么好去处,就到这‘载酒堂’来转转。

    “先生,东坡先生当年在此一住三年,咱们只住一晚又有何妨。”赵昺听了笑了,这昌化军还不比崖城和万州城,那里虽小还有城墙圈着,这里却是连城池也没有,州衙也十分狭小,只能屈尊住在驿馆。

    “殿下执意要住,老夫也只能陪着了!”应节严无奈地说道,因为风雨很大,学堂都放假了,空出的生舍也够他们住了。

    “先生,这载酒堂可有出处?”赵昺前世是游览过这里的,那时候订货会之类的多会选在有吃有喝有玩儿的地方,海南岛一向是首选,他也借此东风游遍了全岛。但那会儿这里叫东坡书院,喝得晕晕乎乎之下也没听清小导游怎么说的。

    “想是东坡先生取自《汉书?杨雄传》载酒问字的典故,名其屋为载酒堂的。”应节严略一思索回答道。

    “这里好像小了些?”赵昺进了院左右看看,疑惑地说道,他那天虽然喝的多点,可还记的院子很大,房子很多,也非这么简陋,环境也好的多。他觉的即便后人重修,这差距也太大了。

    “殿下,老夫虽也是头一次来,但还是知道一些往事的。东坡先生初到时颇为凄惨……”应节严叹口气说道。

    赵昺从老头儿的口中才知苏东坡刚来儋州的时候,州官张中很敬重他,让他住官房吃官粮。第二年,朝廷派湖南提举董必去广西察访,在雷州得知苏东坡居在儋州过得挺滋润,这还了得。于是就派人把苏东坡父子撵到了城外。苏东坡一个外来人口,没房子没地,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好在当地百姓还不错,民风淳朴,不像京城的那些狗官赶尽杀绝,城里都不让住。在乡亲们的帮助下,苏东坡盖起了三间茅草棚,算是有个住的地方了。尽管环境恶劣点儿,但怎么说也算是个家。茅草棚周围是一片桄榔林,东苏坡便把自己的“新房”叫成“桄榔庵”……(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