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代造船当然离不开钢铁,因而赵昺前世就知道海南有钢厂便不是奇怪的事情,而有钢厂必定离不开铁矿,据他所知海南的铁矿石质量还十分好。但具体情况却了解不多,只知道海南有石碌铁矿和田独铁矿,具体在什么位置在哪就只有天知道了。

    军队的武器装备要更新,农业要发展都离不开铁,赵昺也是一直为此所困扰,现在大宋的产铁地基本都已沦陷,在广州也只是高价收罗些货底子,以后要再这么大规模的采购是不可能的。而这些得之不易的铁在到琼州后大规模建设和武器制造中很快便被消耗大半,他便想到只要实现本土的自给自足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但赵昺却发现满琼州无人知道此地有铁矿的存在,而探矿在现代都需要搞长达数年,乃至数十年的大规模的地质调查,才可能搞清楚一处矿藏的所在。此刻让自己个一缺专业人才,二缺时间,三缺设备的‘三缺’人士去立马找到铁矿无异于痴人说梦,也远水解不了近渴!

    都说‘办法总比困难多’,可赵昺却认为办法都是逼出来的,自己现在就被这倒霉的时代逼成了知天文通鬼神的战略家、气象学家、船舶专家、武器专家,外加医学专家,眼看正向军事家发展。这时他便想到了以名找矿的方法,但千百年来地名变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便是琼州就几易其名,所以这个办法也是十分渺茫,但总比干等着强。

    在帅府迁琼之初,赵昺就派遣事务局五部随军进入展开民事调查和经济情报收集,他便将寻找这两个地名的任务交给他们,因为琼州的地名多出自于俚人之口,因而要求不论是发音相似,还是意思相似的都算。这一找便是好几个月,在之前总算有一个相近的独田岭,但俩字还是反着的,可事务局的人还报告说附近有一个叫铁炉坡的地方有人偷偷炼铁。

    将这看似不相干的两件事联系起来,赵昺断定铁炉坡就是自己要找的铁矿所在。即便大宋实行盐铁专卖,不准私人炼铁,可海南遍地都是‘无人区’,谁会选择那个远离城镇的地方去呢?除非这些私自炼铁的家伙都是傻子。唯一的解释就是那里就有铁矿,他们开采后就地冶炼,然后再将成品运出去私下贩卖,这样可免于往来运输之苦……

    “殿下,找到地方了!”正说着倪亮回来了,不过却多了个人。

    “怎么,你们杀人了?”赵昺见倪亮拎着的刀上有血,皱皱眉问道。

    “哦,殿下我们沿着路走过去,碰见了这小子便问打听铁炉坡在哪,没想到他却喊了帮人来要杀我们,被我砍翻几个,抓住了一个,其余的人都逃散了!”倪亮用刀指着带回来的人道。

    “带下去,好好问问,他们是哪里人,干什么的,一共有多少人?”赵昺点点头说道。

    时间不长便问清楚了,这帮人正是私自开矿炼铁的,不过他们却是在这里干了几辈子了,开始时他们先祖在此无意间发现了铁矿石,便是自家人捡些矿石开炉炼铁自用,可很快便发现这是个来钱的买卖,于是召集族人一同干了起来。再后来地表上的矿石捡没了,他们手里也有钱了,可却依然不想放弃这买卖,便开始勾结海盗绑架人口为他们开采矿石,在将成品交给海盗走私到各处。

    因为近来帅府军进驻吉阳军,清剿海盗打击走私,他们便暂时收手,只留下十几个打手在此看管矿场。见倪亮打听这里的事情,还以为是有同行来抢地盘的,当然不会手下留情了。可是他们却不是倪亮他们的对手,反被杀伤数人,自己遭擒。

    “走,押上他带路,我们去看看!”赵昺听罢,屁股也不疼了,跳起来喊道。

    “殿下,危险,那里还有逃散的匪人!”倪亮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

    “哼,他们只有十多人,你们有二十多人,皆是挑出来的精锐,若是还护不住本王不如都抹脖子算了!”赵昺冷哼声说道。

    “殿下,你……”

    “先生,本王是一军之帅,如果因为这几个不成气候的小毛贼都怕,将来如何上阵指挥千军万马!”应节严刚要劝,便被赵昺打断了。

    众人也都知道前去可能有危险,但殿下的话又让他们无从反驳,只能依了殿下,于是由郑永带领四五个侍卫在前搜索,又分派四名带弓的侍卫在两侧警戒,余下的人将其紧紧的护在中间,绝不给殿下冒头的机会。就这么着大家边搜索边前行。慢慢腾腾的走了半个时辰,总算到了地方,赵昺琢磨着便是有人见他们来势汹汹也早吓跑了。

    “你们这里有多少劳工?”进入矿场,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排竹木搭建的茅草棚,赵昺走进去便闻到一股酸腐的味道,地上铺着茅草,但早已空无一人。他扭脸问那个被揍的鼻青脸肿的俘虏道。

    “小……小公子,整个矿场最多的时候有百多人!”俘虏再傻也看出这些来历不明的人是以眼前的孩子为首,可能也不知道殿下是个神马东西,只能以自己所知最尊贵的称呼回答。

    “嗯,却也差不多!那人呢?”赵昺看看一个草棚中挤着也能睡下三十口子人,一排房子也差不多是其所说之数。

    “现在风声紧,人都被东家送到庄子去了!”俘虏回答道。

    “一天能挖多少矿石?”走过草棚行不过百米,便是一个在山坡上开挖出来的露天矿口,赵昺一阵欣喜这是露天矿,开采起来要省事的多,他又问道。

    “日夜不停的话,能挖出万斤!”俘虏伸出连根手指道。

    “怎么只有这么点?”赵昺惊诧地道。

    “小爷,你是不知道,这铁石坚硬异常,采出来还要敲碎喽,那还是拿鞭子抽才能挖出这么多。”俘虏真把他们当成抢矿山的了,咧着嘴说道。不过他说的也不错,这帮人就是抢来了,还是光明正大的抢……(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