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果然,赵昺次日的行程如同黄显耀的‘安排’,上午校阅前军,中午便在营中与军将们共同用膳,吃的也是同士兵们相同的伙食。下午分别召见军中相熟的几个正将和队正,却没有见那些做好准备的统领,谈完之后已经到了饭点,便依然在营中用饭。

    “大官,这伙食钱多了吧!”殿下到底下视察如果用饭一定要付钱已经为众人所知,大家也都习以为常,并纷纷效仿,黄显耀当然也清楚,可接过来一看数目却多出不少,不解地问王德。

    “不多,我们来了一共三十人,其中殿下和抚帅吃的中灶,其余人等都是大灶,两顿饭钱正好!”王德给他算账道。

    “对啊,可大官你给吃小灶都够了!”黄显耀言道。

    “呵呵,殿下说他从琼州一路走来,各军的饭都吃过,就你前军伙食好,大灶比他们的小灶都好!所以……”王德看着黄显耀笑眯眯地道。

    “吃的是好些,那也不能让殿下按小灶付伙食钱啊!”黄显耀面有得色地说道。

    “呵呵,殿下还有几句话让我问问黄统制!”王德又笑笑道,可笑中却似乎多了点什么,让人听着不大舒服。

    “殿……殿下要问什么?”黄显耀与王德也算相熟,自然也听出其中的杀机。

    “殿下问你克扣了多少军费?可还记得府中铁律!”王德此刻脸上丁点笑意全无,冷冷地说道。

    “大官,我……我怎敢贪污军费?还请殿下明察!”黄显耀听了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惊慌地道。他知道殿下对于贪污军费的人处置最为严厉,更不会手下留情,而王爷没有亲自来问却让黄显耀心中更慌,这表明连自辩的机会都没有打算给他。

    “殿下还问,既然你没有贪污军费,那超标的伙食钱是哪里来的,是不是你挪用了其它费用!”王德又问道。

    “大官,属下牢记殿下教诲,时刻不敢忘,绝不敢做出挪用军费的事情!”黄显耀撩衣跪倒正色道,而脸色已是冷汗连连。

    “哼,既然如此,以后做事便要实打实的,鞑子的刀不是木头的,更不是纸糊的,不要总想着玩儿些虚招子!”王德学着殿下的语调道。

    “属下记下了!”黄显耀叩首道。

    “黄统制快起来吧,殿下知道你是将几日的伙食费用到一天了,让我告诉你以后切不可再如此,以免让将士们小看了!”王德搀起黄显耀说道,却发现其竟然腿脚有些发软,心中不免好笑。

    “多谢大官!”黄显耀擦擦脸上的汗,稳稳神儿颤声道,“大官,可殿下又如何知晓的?”

    “黄统制,你也是府中的老人了,我便跟你多说几句。”王德弯腰给黄显耀掸掸膝盖上的土说道,“殿下虽居于府中,难得出门,但却不同于昔日那些皇子王公,他不仅知道鞑子要干什么,也知道这琼州市面上羊肉多少文一斤,你吉阳军萝卜、白菜是什么价儿。所以不要再跟殿下面前玩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了,那都是小聪明,成不了大事的。”

    “在下受教了,请转告殿下,黄某再不敢了!”黄显耀又是一揖到底地说道。

    “既然知道错了,这钱就照收了吧!”王德笑笑把钱放到他的手里道……

    第三天,何仁德吃罢早饭便到后院给殿下请安,可迟迟不见人出来。等到太阳升起老高,实在忍不住了一问才知,殿下和抚帅天刚亮便出门了,至于去了哪里却不清楚。城就这么屁股大的地方,何仁德很快便打听到殿下带着侍卫出了城门向东去了,并没有惊动任何人,这与黄显耀所言大相径庭,让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先生,你说蒙古人的马就够矮了,没想到这地方的马更小,还没有驴高!”城外一行人缓缓而行,而赵昺却骑在马上,可即便这样他还不如在前边牵马的倪亮高,忍不住抱怨道。今天他想到城外转转,倪亮想着坐轿不便,而走远了又担心殿下和抚帅这一老一小脚力不济,便找来几匹马供他们骑乘,连着驮带行李。

    “殿下,这马虽只要三尺,却十分健走,穿行林间山路如飞,不仅可以骑乘,还可拉车!”应节严个子也不小,脚若入蹬便要屈膝弓身,索性耷拉着两条腿,瞅着也够难受的,他拍着座下马笑道。

    “说的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里山高林密,山路狭窄,却比那些高头大马要灵活。”赵昺无奈地笑笑道,他前世也曾见过这种矮马,但都是在动物园里看到的,一直还以为是外国引进的,没想到却是产自海南。

    “殿下说的不错,我们从广州带来的蒙古马,在这里便不耐炎热,容易生病,饲养不易!”应节严说道。

    “殿下瞧不上这些小马,可占城人却当做宝贝,年年派人来吉阳军购买,供应军用。”

    “嗯,那么说以后我们军中也要养些本地马,来日进山也能驮运军需,总比人要多些、快些!”赵昺说道。

    “殿下所言不错,这马以后要绝对禁止输往番外,而又朝廷统一收买供应军用。”应节严想想说道,他知道战马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最重要的战略物资,而帅府军只有从广州缴获和收买的那批战马,再补充却是不易,还需要从本地收买的。

    “是啊,以后粮食、铜铁、金银和粮食、牲畜都只准进不准出,这些物资都是岛内稀缺之物,一旦战事持久,有钱都买不到。”赵昺点头道。

    “不错,回去我便与市舶司商议,列出条陈,再报与殿下,这事情不能拖。”应节严深以为是地道。

    “殿下,我们这是该往哪里走?何不叫那知军陪着,连路也找不到!”眼看离城越来越远,路越走越窄,可殿下还没有说停,倪亮不免担心起来。

    “殿下,老夫也奇怪为何不要何知军陪同前往?”应节严也好奇地问道。

    “哼,这两人居然联合起来猜度本王,一起糊弄我,当然要给他们提个醒儿,免得日后坏了风气!”赵昺冷哼一声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