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振来自殿前禁军,赵昺自然有所防备,虽任其为右军统制,但也是出于府中无将的应急之策。其后暗命事务局调查过他,却也没有查出什么问题,和江家也没有过密的来往,只觉的这个人有些意思。而其后其也没有什么异动,且领兵十分有章法,便没有动他。

    韩振家乡是荆湖路郴州,生于小康之家。而那个时代家有俩闲钱的都会让孩子读书以博取功名。而韩振也十分争气,十六岁便以第二名的成绩过了乡试,大家都以为他会再接再厉考下去,直至金榜题名。但是他却言现在外寇入侵,书生无用,要弃文从武。众人都以为他是一时激愤,用不了几天便忘了,没想到他真的将经史束之高阁,只读兵书,并开始拜师习武,以致乡人都以为他疯了。

    咸淳九年,襄樊失陷,蒙军大举南下,二十二岁的韩振弃家出走参加了江万载筹组的义军。但一个自学成才的乡中秀才又能做什么呢!起初只能在帐下做一个普通的书吏,可韩振这个人不通人情世故,做事爱较个真,因而为同僚不喜。混了两个月便待不下去了,便主动要求下放到军中做一个小卒。而这时当权的贾似道、陈宜中害怕开罪蒙元,挑起战端,竟下令取缔,江万载只得带义军退入鄱阳湖,以湖船为家,过起渔兵结合的日子,借以整训义军。

    没想到韩振这个性格在一帮爽直的草莽中却倍受尊重,其才得以发挥,在保卫饶州的战斗中他以军功一步步升任队正、都头。后跟随江万载进了临安加入殿前禁军,参加了护送二王,收复福州和泉州之战,他也成了独领一营的正将。而他当官后狗怂脾气依旧不改,常常为些营中之事与同僚争执,甚至让上官下不来台,因此让领导十分头疼,但惮于他在下级官兵中的威望又不敢拿他如何。

    正好此时军中拨调军兵到帅府,殿帅有命派些有练兵经验的将士过去,于是韩振便不幸入选。江万载日理万机,手下官兵数万,不可能了解手下每一名军官,看其资历和战功也符合要求大笔一挥就送给了殿下。所以说韩振与江家有些渊源是真,但并无深交,否则这么个奇葩也不会轻易就给打发到了帅府……

    “吴副统制,韩统制自己不吃小灶,也不让你们吃,没有意见啊?”赵昺拿起一块鱼干撕下块嚼了嚼问道,这两天吃多了鲜的,再吃这干的,还真有点难以下咽。

    “殿下,韩统制并没有下令不准军官们吃小灶。但他说殿下身为一品亲王,每日膳食都极为简单,将省下的钱粮用于军资,他又如何敢享用特补。大家即便有意也不好意思再去吃小灶了,不过上下皆如此,倒也没谁有意见了。”吴士瑛答道,在甲子镇王爷与全府上下吃喝没有差别,而在琼州头一日便给赵与珞个下不来台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所以他断定殿下不会为此事翻脸的。

    ‘噗……’

    “咳咳……”身边的倪亮听了却忍不住笑出声来,赵昺也觉不好意思,这正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他轻咳两声道,“嗯,韩统制能体恤军士,精神可嘉,但现在帅府情况已有好转,你们训练辛苦,不要过分苛责自己。”

    “多谢殿下,但殿下掌管整个帅府,却是更为辛劳,倒是殿下正在长身体,还要多吃些好的。”吴士瑛施礼道。

    “右军上下能不忘根本,很好。”赵昺笑笑道,心中也是甚慰,对韩振的好感又上了层台阶。

    心情大好的赵昺就着又硬又咸的鱼干多吃了两碗白饭才作罢,然而他也闲不住便在吴士瑛的陪同下在城中看看,可城池实在太小,又没有什么可看的,转着转着就出了城。而这里更像一座军营,各部按照金木水火土五行布置,以易得的竹木材料修起的营房虽然简陋,却横竖成行,整齐划一,中间留有可通车马的通道。沿路建有排水沟,方便雨水排出,并在每营之间设有固定岗,一切皆按规制。

    “呦,你们还种菜!”赵昺走近查看,却见营房外的空地上竟开垦有一片片的菜地,他有些惊异地道。

    “殿下,这万州城人口稀少,出产的菜蔬难以足额供应,而此地又炎热才它处调集,运到也都烂了。韩统制便命各营在房间空地开垦出来,种些菜蔬以补不足。”吴士瑛急忙上前解释道。

    “不错,因地制宜,不等不靠,自己想办法解决困难,当真不错!”赵昺听了连连夸赞,心中却想这哥儿们不会也是从前世穿越而来的吧,怎么跟解放军的作风一样呢!

    “大家也说韩统制此举甚妙,现在各营所产的菜蔬除供自己食用外,尚有余量,常常还送给过往的水军一些!”吴士瑛见殿下连连称好,当然不会放过这表现的机会。

    “不错,那军中官兵对韩统制风评如何?”赵昺赞了一声又问道。

    “这……”

    “殿下在此,实话实说。”应节严见吴士瑛似有犹豫,厉声道。

    “是,抚帅!”应节严在军中素有威望,他怎敢怠慢,“右军上下对韩统制是又敬又怕。”

    “哦,此话怎讲?”赵昺皱了下眉说道。

    “韩统制治军甚严,旦有差错定会惩处,毫不留情,因而诸军对他十分惧怕;可其做事身先士卒,处事公正,毫不徇私。且生活简朴,对士兵多有体恤,待如兄弟,所以大家又对其十分敬重!”吴士瑛解说道。

    “他对本王又怎么看?”赵昺听了点点头,边走边看,像是随意问道。

    “韩统制对殿下甚是钦佩,无论公私常言殿下乃是国之柱石,年纪虽小却有复国大志,我等当誓死追随,尤其对殿下整肃吏治、严肃军纪十分赞同,且身体力行。”吴士瑛小声答道。

    “韩统领,这就是你要忙的军务吗?”他们转过一处拐角,赵昺忽然听到应节严的呵斥声,他应声看去只见韩振正领着几个士兵在菜地里忙乎……(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