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当然清楚打仗讲究的是战略战术,战略是大方向,战术则是临场指挥。现在的阵形转换便属于战术层面的东西,一座军阵由多个方阵或是圆阵组成,然后根据需要再由小阵组成一个宏观的大阵型。士兵们则是结阵进行战斗,每个士兵又都各司其职,有人负责攻击,有人负责防守,主要是依靠集体的力量在统一的调度下发挥出整个军阵的威力。

    前世赵昺在网上与人论战或是通过游戏,接触过一些军阵方面的知识,但不是过于抽象,就是太过‘玄妙’,什么一入阵中飞沙走石,天昏地暗,以致不明方位,难辨生死之门。因而大家往往便根据不知从哪里挖来的‘上古阵图’大打嘴炮,至于如何营造出所需的环境反被有意忽略,仅以利用天气变化、旌旗遮掩或是燃烧发烟物来解决。

    开始时,赵昺还会与这些‘脑残’争辩几句,因为他觉得一个军阵动辄上万人,多则十数万人,而这些全凭旗号调度,就算你能利用那些想象之物遮盖了战场,但己方同样陷入混沌之中。看不见令旗便无法接受将帅的命令,要么不敢动,要么便是乱动,可结果都是一样的。可他说还有金鼓可以传递命令,不过一旦打起来,喊杀声震天,双方都是金鼓齐鸣,想要准确的辨别是哪一方的还得有真功夫,还有个要命的问题是你看不见令旗,将帅又如何能看得见你呢?

    此后赵昺也懒得搭理他们,但同样心存疑问不知道这军阵是如何运转的,今天看了实物总算有点认识了。更觉那些玄幻的说法有多不靠谱。而常让人津津乐道的单骑闯阵简直就是胡扯,你牛的可以躲过刺向自己的一条枪、两条枪,砍翻十个八个的敌军,但几十条枪瞬间一起刺向你,恐怕穿了身钛合金盔甲才能保住小命,估计仍难免****翻在地……

    “先生,这是演练撤退阵型吧?”赵昺正琢磨着应节严刚才说的话,这时阵型再变。

    “不错,殿下何以看出的?”应节严点点头道,心中琢磨这孩子脑子是好使,过去其从未学过兵法,从练兵、选将也不过是从甲子镇开始的,也无人指点全凭自己摸索,居然也弄的有模有样。而这行军布阵还是到琼州后才由自己教授,他居然也能看出端倪来了。

    “先生你看,他们虽然仍然排成方阵,但两翼得到加强,每次移动都是先以盾兵扎住阵脚,前排才向后移动,如此循环正是为交替掩护,以防敌军追击。”赵昺言道,他又不真是个孩子,也曾琢磨过这些基本战术,如今更是‘看图说话’,猜出来并无什么大惊小怪。

    “殿下看的很准,这正是撤退时需用的阵型。”应节严捋捋胡子道,“这韩统制却也是个将才,能将此阵演练的如此精熟,进退之间丝毫不乱,若是上阵可保不失!”

    “先生怎知?”赵昺有些纳闷,右军只是分别演练了进攻、防守和撤退三种常见的阵型,可老头儿就以此断定韩振有将才,却不知他以何为据。

    “殿下可知,两军对垒,攻防进退,其实真正死于其中的人却是很少的,数万人相争不过伤亡数千。可一方一旦陷于劣势,兵无战意,便会擅离职守引发溃退。往往一处兵溃,便会使大阵崩溃。乱军争逃自相残杀,相互践踏。而敌军此时乘势掩杀,则会一溃百里,死伤无数,全军覆没也不是罕事!”应节严说道。

    “哦,我明白了。”赵昺颔首道,这个道理他懂,再三强调军纪其实也正是为此,但在老师面前还是谦虚点的好,“正所谓兵败如山倒,全军溃散,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以致无法再行结阵御敌,只能任人宰割。但若是对战失利,阵型不散,能结阵而退,敌虽胜却无法取得破阵,仍不能称为大胜,而我方还有再战之力。”

    “正是此理。为将者能在两军对垒中取胜固然可赞,但败而不溃才更显其才!”应节严说道……

    赵昺今天有些开眼了,按说上官来访,下属热情接待,好生款待才是正理。可这韩振早晨没有请自己和抚帅观演倒也罢了,早晨吃饭也应该过来陪着叙叙话,这家伙可好来是来了,见过礼后便不再多言,三呼噜两扒拉便吃完了饭,将落在案上的米粒拈到嘴里,便称军务在身不能相陪,留下副将拍拍屁股走人了。

    “殿下、副帅,不要见怪,韩统制向来如此!”右军副统制吴士瑛见场面有些尴尬,陪笑道。

    “嘻嘻,公务为先,理所应当。”赵昺笑笑,敲敲饭碗,指指桌上的两盘青菜,一盘鱼干道,“老刘,你们友军的小灶可不怎么样啊,不会将伙食钱都贪污了吧?”

    按照帅府军的供给标准伙食费一项,每个士兵每日有油半两、盐五钱、肉六钱、菜蔬一斤,准备将一级军官扔在大灶用餐,但菜金加倍;正将一级军官可享用中灶,菜金为两倍半;统领一级军官可享用小灶,菜金为三倍;统制以上则为四倍,不再增加。赵昺为诸军之首,即使不搞特殊化也得按照统制的标准供应,可这早饭如何也达不到这个标准的。

    “殿下,贪污军费之事万万没有,韩统制有令全军上下皆按士兵标准用餐,余出的部分补入其中,可能底下的人不懂事,照军中之例给殿下预备的饭食,绝非有意。属下这就吩咐下去,让他们另行准备。”吴士瑛也算是头批入府的老人,与殿下也算相熟,他赶紧解释道。

    “老吴,你们不会是故意做给殿下看,私下开小灶吧!”站在一边王德皱皱眉插嘴问道,这两天在会同县虽然花钱不多,但顿顿海鲜还是有的,这同是军中让他不大相信。

    “王大官,确实是向来如此,从未破过例,韩统制也是与士兵同在大灶吃饭,一问便知。”

    “呵呵,官兵平等,那本王也不好破例,便免了吧!”赵昺摆摆手道,老吴算是自己人,没有骗他的必要,而他也被这个另类勾起了兴趣……(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