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殿下高义,属下及族人领了。却也不必为此事而惹得有人不快,我们忍忍便过去了!”郑永听了很感动,却不大相信殿下会为自己这些‘贱民’出头,而得罪了那些良民。

    “呵呵,这顿饭本王便不给钱了!”赵昺抹抹嘴说道。

    “殿下哪里话,都是些自己捕的东西,哪里敢要殿下的钱,再者岂不要让天下人笑我疍族小气!”郑永略有不快地道。

    “好,可饭也不能白吃。”赵昺叫过王德又道,“自此后王府每日的鱼鲜便由他家供给,就按市价结算,却也不能让他赚的多了,咱家的钱也富裕。”

    “是了,小的遵命!”王德答道,又冲郑永拱拱手说,“郑将军,以后便要麻烦你家了。”

    “殿下,这……”郑永急忙还礼,又看向殿下道。

    “你卖我买,谁敢放屁让他到帅府找本王理论!”赵昺摆摆手不让他再说,扭脸冲应节严正色道,“抚帅,你看如今肉价飞涨,那点伙食钱便嫌不足。官兵们每日训练、巡逻都十分辛苦,没有肉食如何补充体力?”

    “这个好说,只要殿下给总计司下纸文书,让他们酌情增发就可。”应节严捋捋胡子说道,却不上道儿。

    “本王算算,每人每月增加一贯钱,每年便是十二贯,帅府军现有官兵六万余,一年便需七十二贯,即便减半也要三十六万贯。”赵昺也不急,装模作样地算道,“这些钱还需抚帅设法筹措,只要每丁加收一贯钱便也差不多了,差额再由总计局补贴如何?”

    “殿下,帅府月前下令清减杂税,这又要加收,怕是会失信于民,不大妥当吧?”应节严也打着官腔道。

    “既然抚帅以为不妥,那也只有减俸了,官兵们最为辛苦便罢了,那本王带头,各司主官一下皆拿出三个月的薪俸估计也相差不多了。”赵昺想想又道。

    “这……那就依殿下之计,以鱼鲜代替猪羊肉,如何?”应节严哑然,殿下这招儿太狠了,大家不比王爷有地方来钱。如今也不像从前,有些私下来钱的道儿,现在是全靠俸禄维持一家开支,三个月不发,底下的人还不得都到自己家要饭吃啊!

    “哈哈……”

    “唉!”看着得意大笑的殿下,应节严一阵头疼,“郑永,若让你族供应全军所食鱼鲜,能否做的到?”

    “啊……”

    “啊什么啊,抚帅送给你们这么大一笔买卖,还不快谢过!”赵昺踢了还在发愣的郑永一脚道。

    “谢过抚帅,属下的族人一日捕获几万斤鱼还是能做到的!”郑永急忙施礼道。

    “不用谢老夫,还是谢你家殿下吧!”应节严没好气地挥手道,这明显是殿下用公钱收买人心,假公济私,可又让人挑不出毛病。

    “你先不必谢我,待我说明条件,看你能否做的到。”赵昺摆手制止要施礼的郑永道。

    “殿下尽管吩咐!”郑永知道这是改变疍族命运的时刻,自己便是搭上性命也要做到。

    “好。”赵昺沉吟片刻道,“一者,供应各军的鱼鲜不得高于市价,但也不能做赔钱买卖,就按市价八成计算;二者,鱼要新鲜,不得以次充好,还要足斤足量;三者,各军散布全岛,你们要保证按时按量送到;第四,你要保证不得贿赂相关人员,否则本王即可取消你们供应资格。

    “殿下放心,这些事情我们都能办到。如今各个港口都有我疍族人扎营,可以就近送货。我只是担心……”郑永保证道,但仍有担心犹豫了下却没有说出口。

    “哼,你们办的军需,谁敢阻拦,耽误了事情砍了他便是,本王给你做主!”赵昺冷哼一声杀气腾腾地道。

    “谢殿下活我全族之恩,疍族上下定不相忘!”郑永听了翻身跪倒叩首道,其他几个族中长者也跟着跪下磕头。

    “区区小事,不必如此!”赵昺急忙将他们搀起道,“本王看了,海上风雨无情,近日会诏令有司选择近海之地拨给你们上岸定居,并开放墟市。有了收入,也可礼聘塾师让孩子们读书识字,将来博取功名。”

    “殿下如此大恩,让我等如何相报?”郑永等几个族中长者听了已是泪流满面,殿下这样等于除掉他们身上千百年的贱民之名,彻底改变了他们子孙的命运。

    “嗯,说起来还真有件事情让你们帮忙。”赵昺听了想想道。

    “殿下吩咐,我们举族万死不辞!”

    “近日战事紧急,敌军有可能会遣军过海来袭。你族长行于海上,若是发现有敌船往来,可否抢先示警,也让我军有所防备!”赵昺说道,现在虽然水军遣船往来巡视海峡,又有沿海岸设置的瞭望哨,但是总有盲点。而疍族千百条渔船遍布海上,正可时时监视琼州周围海面,有了他们提供预警,则等于建立了千百个监视哨。

    “琼州也是我疍族世居之地,岂容异族侵犯,这也是我族本分,殿下尽管放心,有敌船过海必会抢先示警!”郑永听了大松口气,殿下所提的要求就这么点事,可谓是举手之劳,立时便应了。

    “好好,你可告诉族人,此时若成,本王定有重赏,绝不吝啬!”赵昺大喜道,有他们的帮助,不止是监视敌人水军,将来清剿海盗,追踪走私船,都可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他高兴之余,又给郑永出主意。要他们将平日多捕的海鲜,制成鱼干、干贝等便于保存的干货。不仅可以卖给往来的商贾,还可以供应军中作为出海征战时所食。这样既可以解决登陆后一部分人的生计,也可增加些收入。

    在一边听着的应节严却是感慨万分,殿下今天不仅白吃了一顿海鲜大餐,还收服了疍族人的心,使帅府凭空得了上万水上精兵。而所付出的代价不过是一个承诺,却没多花一文钱,这买卖做的可是赚大了。要是谁不幸得罪了其,被殿下算计还真不如趁早一头撞死……(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