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被‘重兵’押回岸上,即便大家都知道殿下水性非凡,但再想下水已是万难。不过好在海滩上有一顿海鲜大餐可以安慰他受伤的心灵。前世只能看着流口水的两尺长的龙虾、小锅般的海蟹、筷子长的大虾、有已经列入濒危物种,有钱也吃不到的鹦鹉螺,还有从未品尝过滋味的海龟肉。在这个时代,这个地方都不是事儿,前世号称三十块钱的‘大虾’只有被弃之海滩晒成虾皮儿的命运。

    “殿下,再尝尝大蚵的味道!”看着殿下吃的欢,郑永又递过来一只比大盆还大的贝类道。

    “这……这是砗磲?”赵昺被吓住了,他前世只从博物馆中见过这玩意儿,有点不大确定的问应节严道。

    “不错,这正是砗磲。”应节严仔细看看确定地道。

    “哦,这东西十分珍贵吧?”赵昺知道砗磲在前世与熊猫处于同等的地位,别说吃它,恐怕摸摸都会进大狱,且其价值与玛瑙、琥珀等值,他疑惑地问道。

    “殿下,这不值什么,都是常见之物,只是想让殿下尝个稀罕,这还是小的,大的可以作为澡盆用的。”郑永指指道。

    “是吗!”赵昺这才发现盛放菜肴的盆子都是砗磲壳为之,可见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他以手撕下一块嚼了嚼道。

    “殿下,还要慎食,不可吃的太多。”赵昺刚吃出点滋味,便被王德端走了,不肯让他再吃。

    “滚,在府中天天让本王吃鱼干,把死鱼当成鲜鱼糊弄我,现在还让本王吃个够!”赵昺眼见刚吃了一口的美食便被拿走,忍不住骂道,顺手又抄起一只大龙虾,其胆子再大也不敢从自己手里夺去。

    “呵呵,殿下爱吃,属下每日让人送到府中就好!”见殿下熟练的拧掉大鳌,拔掉虾爪,撬开背壳,用手掏出虾肉,一系列动作十分熟练,肯定是常吃的。郑永见状笑道,也算是替王德解了围。

    “那感情好,这海味只有鲜活才美,蒸煮最鲜!”赵昺嘴里塞满了虾肉使劲点点头,努力咽下后含糊着道。他到了这个时代才知道御膳并非是世间最好的美食,皆是糊弄没有吃过外边美食的皇子皇孙的,否则也不会有皇帝、太后吃过些乡间小吃便大声称赞,然后便被他人借题发挥成为招牌的事情发生了。而在这个时代运输工具落后,海鲜送进首都皆成臭鱼烂虾了,因而宫中很少有海鲜可食,到了这里厨子们旧习不改,弄得赵昺守着大海也吃不到。

    “是啊,殿下,卑职也以为如此!”黄福听了也是使劲点头道。

    “当日在甲子时,你们不是整日抱怨吃鱼干下饭吗!”赵昺瞪了他一眼道。

    “殿下,此一时,彼一时,鱼干哪里有鲜鱼好吃!”黄福嘿嘿地笑着道。

    “你们又不同本王,有人管着不给吃,有出不来门,难道不会自己去弄来吃?”赵昺有些奇怪了,不解地问道。

    “殿下,军中伙食皆有定制,只准供应猪羊肉,却没有鱼鲜,卑职想吃也只能私下买来吃的。”黄福解释道。

    “真是死心眼,伙食钱皆是拨付到各指挥,多少肉食只是为保证士兵们训练所需,又非限于什么肉,只要保证能让士兵们足额吃到肚子中就好。而这鱼肉中还有的蛋白质、氨基酸、维生素……反正比猪羊肉要好处多!”赵昺听了急道,说到半截猛然发现几个人都蒙头蒙脑的,显然是不知道自己所云,马上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急忙打住话头。

    “如此最好,琼州猪羊几乎被各军抢光了,肉价飞涨,还买不到,鱼鲜却便宜的多,明日我便联系鱼牙子购买。”黄福虽然没有听明白蛋白质、氨基酸是什么鬼东西,但是殿下说好那就是好,且省下的钱可以买下更多的东西。

    “找什么牙行,这里守着渔船,直接买了便是,何必让牙行中间再赚上一道。”赵昺生气地道,这些当官的就不知道厂价才是最便宜的吗?

    “殿下,这……这不合规矩。”黄福看看殿下,又看看郑永道。

    “哦,买个鱼鲜还要什么规矩?”赵昺真是奇了怪啦,难不成这也如同水浒传中的江州一样由黑社会头子张顺把持市场。可在这琼州地面上自己才是最大的黑社会,敢跟自己定规矩,那是不想活啦!

    “殿下,黄指挥说的不错,我们疍人是不能将鱼鲜随便出售的,只能卖给牙行的。”说到此事,郑永黯然道,几个陪坐的疍族长者也是唉声叹气。

    “什么?!还真有这规矩,你细细说来,到底是为何!”赵昺皱皱眉头道。

    “殿下,规矩如此并非本朝才有,少说也有数百年了,其中缘由族中长者也说不清了……”郑永施了个礼说道。

    听了郑永的讲述,赵昺才清楚疍族人的生活并非自己看到和想象的那么自由、惬意,而是充满了艰辛和耻辱。疍民们先祖为避免战乱和灾荒,由岭南地区驶进南海,并进而跨过海峡来到海南岛,见岸遇港就泊船扎营,靠海吃海繁衍生息。但却被世人歧视,有‘出海三分命,上岸低头行,生无立足地,死无葬身地’之说,被历朝视为贱民,不能参加科举,不能迁居陆上,不能与岸上人通婚等等。

    即便与人交易,疍人也受严格限制,捕获的海产品不能进入墟市直接交易,只能售于牙行。而牙行趁机压价,使他们所获甚少,但为了交换日用品又不得不忍受其盘剥。以致他们有时宁愿将捕获的鱼鲜扔掉,也不愿卖给牙行。本朝为了运输粮食,疍人又被征发为兵,往来于海峡两岸,做些代人运送物资的生意补贴所用,日子才好过些。

    “岂有此理!琼州虽偏处一隅,却也是在王道之中,本王治下更不容得此种事情发生!”这简直就是搞歧视,大家本来就苦哈哈的,还要欺负更苦的人,真不知是何道理,赵昺听罢正义感爆棚地怒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