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的话虽不是金口玉言,但也是一言九鼎,于是其它龟船的船号便都已勇字为头。大家也觉起的贴切,陈任翁又借机请殿下亲自题写船名,大家便簇拥着他上了顶舱,这里早已备下了笔墨。这让他有种被算计了的感觉,可此刻已是骑虎难下也能献丑了。

    盛情之下,赵昺酝酿了半天,憋着气、红着脸、拿着劲,挥毫泼墨,写下了‘勇士’两个大字。而陈任翁却不肯放过他,请殿下一并将其余十艘船的船名都顺便题了。他叹口气,反正丢一次人也是丢,丢十次也是丢。一咬牙、一跺脚,大笔连挥分别写下勇猛、勇敢、勇力、勇毅、勇气、勇略、勇武……

    “陈统领,看你船上的战兵军姿严整,定是战力不凡啊!”应节严看看列队两厢的四十名战兵,似有感慨地说道。

    “抚帅拗赞了,不过这些兵丁也皆是从军中选出的锐士,皆有以一当十之勇!”陈任翁听了夸奖当然是喜上眉梢,谦逊地说道。

    “嗯,看着便勇悍之士啊!”应节严瞥了眼还在题字的殿下拉着长音儿大声道。

    “我靠,还是师傅懂我!”赵昺心中暗道,手下却没闲着笔走游龙写下最后两个大字‘勇悍’后,掷笔于案长出口气,暗自向应节严拱拱手。

    “哼!”老头儿鼻子喷了口气似是没看到,心中却暗下决心回去定要向元妙学习,好好操练殿下,免得给自己丢人。先不说这字写的如何,刚刚若不是见殿下越写越慢,意识到他肚子里没货了,今天师徒俩人的眼就显大啦!

    赵昺见状也敢到不妙,瞅老头儿这样子回去定然饶不过自己,苦练书法首先是跑不了,弄不好还得背书,这不要了老子的命了。而想想这些皆是自己刚才太过得意忘形招来的‘祸患’,便将主角让给了陈任翁和周翔,自己低调再低调,由他们得意去吧……

    眼看已经日上三竿,陈任翁下令起航,他的命令通过指挥台上的传声管瞬间便传达到每个岗位。紧接着瞭望台缓缓升起,帆缆手收起舷梯、转动绞车起锚,桨手在鼓声中喊着号子摇动船橹,舵手根据舟师的口令调整舵板,战船缓缓离开码头,驶入南渡江顺流向北而去。

    船入江心,鼓声逐渐转密,速度逐渐加快。赵昺自船启动后便通过身边的弩窗向外看,他心中默数计算着时间,估算了船的时速能达到八节左右,瞬间峰值约有十节。即便减去水流速度,仍然超过了设计时速。而在高速行驶的状态下,船的横向摆动幅度很小,起伏几乎微不可查。且提速、转向没有阻滞感,起码表明船的稳定性和操控性都不错,这还是在严重超员的情况之下,如果负重减轻可能表现更为出色。

    在大家的赞扬声中,赵昺暗自松了口气。按照设计龟船为千石船,定员二百人,其中正副船长三人,舟师一人、舵师及舵手四人、观通哨五人、随船医士一人、船匠两人、弩炮队九十二人、战兵队四十二人、水手队四十八人,另外还配有火军两人。按照现今一人顶两石的算法,兵员即占去了四百石,而船上还装备有二十二门弩炮,加上储备的弹药和生活物资及沉重的铁背甲,留有的余量并不多。

    今天原定只有应节严和刘洙、周翔陪自己视察海防,没想到一帮送行的人觉得稀奇也临时决定都跟着上了船,赵昺掐指一算这些人加上自己的十多个随从,一下子增加了五十来人,人员超载达四分之一。而查看底舱的时候,他已看到为了测试船的性能,里边是摆满了东西的,也就是说船起航前便达到了核定载重量,甚至是已到了最大载重量,这让赵昺暗自有些担心。

    而现在战船并没有受到超员的影响,也只能以自己不清楚古船的结构,或者是采用的材质不同影响了计算结果来解释,毕竟自己前世接触的东西与现在有着天壤之别。可此刻不管问题出在何处都得待以后慢慢查找了。不过也表明战船还有开发的潜力,比如加载更多的武器、携带更多的生活物资、偕行或搭载更多的人员,这些都能进一步提高船的利用率,有朝一日换装成真正的火炮也不无可能……

    八、九月份是海南最热的年份,顶舱的舷窗虽然都已打开,但封闭的船里还是有些闷热,再说赵昺今天因为在众人面前不能失了体面,一身礼服把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热得有些难受。但是自己又不能脱,只能忍着,让他直羡慕那些只穿半袖短衣的战兵和水手们。

    船行半个时辰便自河口入海,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船顶裂开一道缝,两支桅杆竖起挂起风帆,转以风帆驱动巡航,沿着海岸线行驶,速度虽然有所降低,但依然平稳。而这次赵昺学乖了,一句话也不再多说,任凭陈任翁和周翔跟大家得瑟,领着众人上上下下的参观,自己在船艏的瞭望口吹着风,端着单筒望远镜眯着只眼向外观瞧,而耳朵依然不得清静。

    “你们还说殿下不偏心,只这一艘船上便配有大小弩炮二十余架,而我们的大型战船才配有五架!”刘洙看罢忍不住抱怨道。

    “你们已经不错了,我们步军现在一个统领手下才配置一个炮队,辖有二十架弩炮,都宝贝的不行,可你们水军每艘船上好歹都配有弩炮!”黄显耀更为‘嫉恨’地道。

    “诶,你们步军不是还有炮台吗?我看过了,那抛石机不比鞑子的襄阳砲差,三十多斤的石弹能射出三百余步,什么船也搁不住这么砸啊!”刘洙见他有攀咬自己的意思,赶紧转移话题。

    “刘都统,你看到那可以连射的弩炮了吗?可以自动上弦、击发,一气连射十支弩箭,真是箭如连珠,若是你我都能装备上百十架,即便鞑子的千军万马来攻,也能将他们都射翻。回去一同去找殿下说说!”黄显耀舔舔嘴唇偷眼看看殿下道。

    “唉,还是年轻啊……”赵昺扭脸瞪了眼还在得瑟的陈任翁,暗骂这哥们儿怎么就不知道有宝藏着点啊,还拿出来穷显摆惹人红眼……(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