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一行人循梯而上回到一层便是桨舱,这里便相当于现代舰船的动力舱。其位置高于水线,低于船舷,舱中净高在六尺左右,赵昺在里边蹦高都没问题,倪亮这样的个头儿活动也不会受限。舱中两侧各置橹十条,靠近舱顶部开有舷窗,风浪大时可以封闭,平时用于采光和通风,因而比之底舱要清爽许多,并不感到气闷。

    在底舱的前部和后部均设有木梯,方便人员上下。前方放置小型战鼓一面,这就相当于节拍器,桨手通过鼓声的缓急调整划桨的节奏。而尾部设有厕所,用于解决生理问题,又能保持船舱中的卫生。因为船的整体长度在十一丈余,宽度最大处二丈五尺余,看着面积不小,但还要留有摇橹的动作空间,则舱室便显得拥挤。而这其中还要安排水手的吃喝拉撒睡,就需要好好的设计和安排了。

    “谁是水手长?”赵昺进舱,船员们以列队迎接,他看了看问道。

    “禀殿下,卑职蒋春添为水手长!”见殿下询问,站于队首的一个汉子出列行礼道。

    “嗯,本王问你,你属下有人几何?”赵昺看他胸章为蓝色,正是中低层军官的标识,点点头问道。

    “禀殿下,水手队置水手长、副长各一,下有桨手四十人、帆缆手六人,计有四十八人!”蒋春立定报告道。

    “蒋队正,桨手或帆缆手若有伤病,不能履职,如何处置?”赵昺又问道。

    “禀殿下,出海前若有人报伤病,由随船医士相询,确认后报知船长禁止上船,由指挥使自预备人员中抽调补充;出海后若出现伤病,如人数较少则在本队中调配,本队无法调配则上报船长从本船中调配,以保证船只正常行驶!”蒋春立刻答道。

    “不错!”赵昺人模狗样的点点头微笑着道,“舱室狭促,你们又如何放置随身物品及休息!”

    “殿下,请看!”蒋春退后一步蹲下掀起脚下的底板道,“平日船员个人随身的衣物、被褥及杂物皆存放放于此,休息时取出,不用时放回。还有地方是用于存储武器及工具的,甚为方便。”

    “船员休息采用轮换制,以巡航时以帆驱动,留帆缆手二人,桨手十人值守,每两个时辰轮换;若进入战备,则以桨手二十人,帆缆手三人值守,仍是每两个时辰轮换;战时则全员在岗值守,不得擅离。”蒋春站起身拉开舱壁上折叠的搁板说道,“非轮值人员可在搁板、橹台间隙席地而卧!”

    “那你在何处休息?”赵昺看过点点头,如此安排完全可以满足水手们都有休息的地方。

    “殿下,卑职及副长分居首尾梯下隔间!”蒋春后退两步拉开木梯下的隔间门说道。

    “不错,安排的甚为妥当!你们以为如何呢?”赵昺探身进去看看,隔间的空间并不大,也就是放下一张窄床和一张书案而已,但这却标明了阶级与特权的存在,而阶级在军中是必不可少的。

    “禀殿下,卑职以为甚善,使物有定处,人有所安。比之其它战船方便了许多,彼时如遇大些的风浪则杂物乱滚,人也无所把持!”蒋春又指着无处不在的扶手、暗格说道。

    “此皆是出自殿下之手,便不要考教他们了!”周翔笑着说道,船上的水手听了都十分惊奇的看向殿下,“难道你们还不信?这船上的每一样东西,每一次设计都是殿下亲自设计的……”

    “如遇险情如何逃生,可否知晓?”赵昺听了心里美滋滋的,看来自己的苦心确实没有白费,他摆手制止了还要啰嗦的周翔,又随手指了一个桨手又问道。

    “禀殿下,出舱作业、轮值及有战事发生时必须身着救生衣。如船只遇险,必须身着救生衣等待命令;若需弃船,按照职务由低到高的顺序乘救生船撤离。”桨手挺直身子答道。

    “嗯,不错。”桨手的回答皆是手册上载明的,能一字不漏的背下来,说明还是用心的,“你们可曾操练过?”

    “禀殿下,统领严令每十日必须进行一次求生演练,摧锋军上下人人皆要参加,不合格者禁止上船!”桨手回答道。

    “陈统领干的也不错啊!”赵昺看向陈任翁说道,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现在摧锋军已经取得的经验,针对各个岗位制定了训练大纲,展开有计划的训练,当然这也是他的授意。

    说话间应节严几人正拿着件救生衣研究,赵昺笑笑没有说话,这东西在现代几乎沾水的工作都是标配,可在这个年代还是新鲜事物。而古代不可能有泡沫、橡胶这类东西,他只能用一种重量较轻的软木代替,分成数块以橙色细麻布包裹用皮带连接,上面还配有一只哨子。而龟船的救生船则采用折叠冲锋舟的样子置于舱内,一旦有警则从尾门推入海中,却不是像其它战船那样在船尾拖带小船作为救生之用。

    “殿下真是偏心,这种好东西都给了摧锋军,其它水军却没有啊!”刘洙看了不无嫉妒地说道。

    “呵呵,我们这里都是试用,待做出好的来才会给其它各军配发,可不是殿下偏心啊!”陈任翁笑着替殿下解围道。

    “陈统领,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我那将船都不比你这船舒服,现在都想与你换换,做这摧锋军的统领!”刘洙揶揄道。

    “不要取笑末将了,如今所有船只都已入役,却连船号都没有,还说殿下偏心!”陈任翁面带沮丧地说道,可大家却头也听出话音中不无得意。

    “殿下正在,赶紧讨要啊!”大家见状半是怂恿,半是起哄道。

    “殿下赶紧赐名吧!”应节严也凑热闹道,而边上的众将也跟着嚷嚷,唯恐不热闹。

    “这……”赵昺前世根本没有给人题词、取名的资格,到了大宋也都是能躲就躲,唯恐露怯,可今天是躲不过去了,抓耳挠腮地想了想道,“摧锋军取自摧敌于正锋之意,此乃勇士之为,便叫勇士号吧!”……(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