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郑虎臣可以说是王府中除了王爷外最忙的人了,现在各部都已经搭起了架子,投入工作,不需他亲自东奔西走的四处收集情报。而为了应对各处蜂拥而至的信息,事务局总部也进行了改组以便管理、以便协调各分部工作,训练培养谍报人员,分设总务处、情报处、作训处、交通处,行动队改为行动处五个部门。同时应王爷的要求设立特勤处,不过现在只有一个气象小组和一个专门负责为殿下搜买稀奇古怪物品和人才的采办组。

    到琼后,王府的住处太小无法安排这么多人员入驻,郑虎臣又忙着在王府附近找寻了一处僻静的宅子作为办公场所,又在城外为作训处选定了一处荒僻之地营建训练基地,以便尽快开始培训谍报人员,应对越来越多的任务需求。而今天刚回来便又被殿下喊了过来,不过他也习惯了,谁让自己是殿下的第三只手呢!

    郑虎臣来了以后听了殿下的构想,并没有觉得吃惊,因为他早被其满脑子的奇思怪想弄得麻木了。现在别说印假币,就是说上天入地他也不新鲜了。前两天,殿下就设计了个叫什么水下呼吸器的东西,人戴上后便能不必露头换气在水下长时间潜游,从而不被水面上的人发现,让大家觉得神奇不已,尤其是受行动处的水鬼们欢迎。

    对于让自己主持此事,郑虎臣也不意外。制造假币那是见不得光的事情,别说是鞑子那方面,就是府中这些大儒们知道了都能把殿下洗吧洗吧生吃了,而自己作为殿下那支看不见的‘黑手’,他不干谁干啊!不过他也觉得这是件一本万利的好事,如此不仅能扰乱敌国的经济,还能肥了自己,又减轻了百姓的负担,反正最后一切都是忽必烈买单,大家连个谢字都不用说……

    “殿下,事务局正好刚刚买了块地皮准备建个庄子,那里偏僻的很,方圆十里难见人烟,且又有重兵把守,出入皆在监视之下,保密没有问题,将地点设置在那里神不知鬼不觉。殿下以为如何?”制造假币的地点,郑虎臣马上想到了再建的培训基地,那里只需隔出一块独立区域便可,反正地方大得很。

    “那里出入可方便?”赵昺觉得不错,不过自己花了钱,地儿还不知道在哪。想到原料和成品需要运进运出,交通必须得方便才好。

    “殿下无需担心,那里虽不通陆路,但有一条水道可通小船,出入还算方便。”郑虎臣答道。

    “好,地方有了,负责雕版的人也要尽快找到,不然开不了工啊,是不是从都作院遴选几个!”赵昺在甲子镇时便注意搜罗各种匠人,可以说其中五行八作样样齐全,找几个雕工应该不难。

    “殿下,这个容易解决!”郑虎臣说道。

    “哦,你知道何处有这样的巧匠,我们可重金礼聘!”赵昺惊喜地道,他本来还为此发愁,没想到在郑虎臣眼中根本不是事儿。

    “殿下,根本不用重金礼聘,只要让他们能吃饱便会感恩不尽了!”郑虎臣摆摆手道。

    “还有这等事情?”赵昺更加惊异,世上光干活不给钱的好事谁都愿意。

    “殿下,这琼州便有火门中人,只需将他们找到一切便都有了!”郑虎臣笑笑说道。

    “火门?他们是干什么的!”赵昺糊涂了,做假币和火门有什么关系啊!

    “哦,属下冒昧了,火门是江湖人对造币人的称呼……”郑虎臣见状立刻醒悟,殿下生于宫中,哪里知道这江湖中的事情,更不会知晓这些隐晦的黑话,于是详加解说一番。

    原来早在汉代的时候,假币就已经泛滥成灾了,在江淮一带情况尤为严重,假币泛滥严重扰乱了金融秩序,对国家的经济生活造成恶劣的影响。政府被迫采用严刑重典,在汉武帝时期,私自铸钱被处以极刑的人多达数十万。而历朝货币皆以金属货币为主,在造假的时候需要进行冶炼,因而造假钞的行当便有一个别称——火门。以后火门也就成了造假钞的代称,包括后世伪造纸币的行为。

    “火门中确有许多能人,他造假钞并非皆用铜板,可以是铅锡索铸,也有以硬木,甚至瓦片雕刻而成。采用的纸张则是已经作废的宋朝纸币‘关会’,也有用白纸或者普通纸张经过熏烤之后印制假钞的。此外他们还能采用剔、补、修、挖等手法将面值以小变大,以旧变新,使人难以识别,令官府防不胜防啊!”

    “呵呵,他们确实是有本事,那他们也可以制造中统钞了?”赵昺听了也笑了,原来造假币也是有传承的,后世的‘同业者’造假也无外乎采用这些方法。

    “殿下不知,因为中统钞能兑换白银,当然也是火门喜欢看顾的。不仅是这些纸钞,便是盐引、茶引、关券同是他们仿造之列!”郑虎臣言道。

    “还是郑主事有见识,这些隐秘之事都甚为了解,以后还要多加指教!”庄世林拱拱手道,他是买卖人自然短不了收到假钞,也知是有人造假,却知之甚浅,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门道。自己还大言不惭的说很快便能上手,想想真是汗颜,这也幸亏郑虎臣来了,否则就闹了大笑话啦!

    “庄主事拗赞了,郑某人早年做过县尉,有缉拿匪盗之责,因而对这些江湖秘闻略知一二罢了。”郑虎臣还礼道。

    “如此说来,郑主事与火门中人还有联络,那便叫他们来一同发财吧!”赵昺两眼放光道。他清楚这火门就是团伙犯罪,不仅有精通造假的人,也必有负责销赃的渠道,熟知制度上的漏洞,这样才能屡屡得手,有了这些专业人才的帮助事情就好办多了。

    “殿下勿急,这些人都是在殿下治下,敢不从命,可还需殿下发话,属下才能前去招纳他们啊!”郑虎臣施礼笑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