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纸币的出现,是整个金融史的一次飞跃,易于携带的特性,极大的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也被世界上所有国家所采用。但是,纸币也曾一度不幸的成为妄图称霸世界的独裁者手中的武器,将假钞作为一种战争武器并不新鲜将假钞作为一种战争武器也并不新鲜。

    据赵昺所知拿破仑就曾经批准印制假冒的奥地利和俄国纸币;美国内战时,南北双方为了打击敌方财政系统,也曾广泛使用假账单。而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众多国家都参与其中,其中德国和日本更是有计划,成规模的使用假币打击敌对国,作为摧毁敌人经济的一种重要武器。

    德国主要针对英国进行打击,专门的假币工厂在高峰期一个月生产的假钞总额就超过了八百万英镑。造出来的假币一部分被空投到了英国境内,另外一部分被用于支援纳粹的大量“隐秘行动”,如暗杀、贿赂、购买武器等等。到了战争末期,在世界上流通的英镑已有三分之一为假钞,以致假币工厂号称为德意志第三帝国的“英格兰银行”。假币泛滥加速提高了英国的通胀率,风暴式地袭击了其经济,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而英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才彻底清除了假币的影响。

    日本在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后,陆军省和陆军参谋本部专门制定了对华经济谋略计划,目的是“破坏民国政权的法币制度,继而搅乱中国国内经济,毁坏中国的战时经济能力。在那段艰苦卓绝的日子里,中国不仅需要抵挡拥有装备优势的日军进攻,还要防备来自各个领域的阴招。流通在中国大地上的假币不仅造成通货膨胀,还给日本疯狂掠夺资源和各种生产资料提供了巨额资金,使中国经济陷入困境,极大损害了国民的利益……

    赵昺熟知这些黑历史,也清楚其中的危害和手法,说服庄世林参与其中并未费多大力气。且让其觉的自己不需上阵杀敌、攻城掠地却能给鞑子造成重创感到无比自豪,又能亲身在殿下领导下参与一项如此伟大的工程中是十分光荣的事情。有了内行的支持,赵昺便与他先商定本着先易后难,逐步扩大,安全第一的方针实施。

    首先从熟悉的下手,先印制一批会子兑换中统钞,然后再将大部兑换成金银,少部分用于开支和购买急需的物资。这样做是考虑到钞法刚刚在江南施行,必然会出台些优惠政策以鼓励百姓和商家兑换,再者他们为了迎接大规模的兑换平准库的金银也定然充裕,不会出现兑不出来的事情发生。

    另外一个原因是己方对于会子十分熟悉,模板容易制造,钞纸和油墨易得,容易上手。而蒙古人的纸钞与宋的却有很大区别,赵昺所说的容易也是相对现代来说的。蒙古人也不傻,当然会吸取宋金发行纸钞时遇到的假币泛滥的问题。因而在制定了严刑厉法进行惩处的同时,也设法从根本上杜绝假钞,这就得从手法上做文章。要是纸钞做得太简单,那模仿起来也是十分容易,因此,必须将其做得复杂,这样才不易被模仿。

    想想古代没有水印,纸钞只靠手工印刷,要是纸钞做得太过简单,上面只有面额和朝廷盖章,这十分好模仿,所以,为了杜绝这种状况出现,便从纸张和图案上想办法。由于纸钞用的材料比较特别,而且要有政府的批准才能使用,从材料上有效的减少假钞出现的机率。要是满大街都能买的纸,造假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费力气就可以印刷出假钞了。要想印制出民间难以造假的纸钞,就要设计花纹和图案都比较多,且难度大的图案,这样才不易被模仿。纸钞上印刷的图案错综复杂,这样就算是拿在面前临摹,也何难实现。

    蒙古人造币用的纸也由专门作坊抄造的特种纸,这种纸以桑树皮为主料,添加适量的棉、麻植物纤维抄制而成。纸质暄厚挺阔柔韧耐磨,且又耐水、耐腐蚀。缺点是颜色暗淡发灰黑色,如印墨及印制技术稍掌握不好,钞券就会呈现出字迹图案模糊不清,未发行即成昏钞。而这种纸产于四川,那里早在蒙古人的统治之下,偷运也要谋划安排,无法及时获得。制版同样不是朝夕可成的事情,即便不能造的完全一样,起码也得有九分像才能瞒过世人的眼睛。

    正是基于上述的困难,赵昺决定两条腿走路,先以兑换会子为契机试水,完成机构的组建、打通渠道,捞取第一桶金,同时扰乱江南货币市场,使得中统钞和会子的兑换难以为继,从而破坏蒙古人妄图控制江南经济的图谋。与此同时,开始仿制中统钞的模板,试制或购买印钞所需的专用纸张。一旦成功,便立即投放市场,并借机大肆利用假币购进物资,补充琼州不足之余。

    而大量假币的入市,进而会造成中统钞迅速贬值,抬高金银的价值,使其丧失在江南市场上的信用,使中统钞更难在江南立足,或是形成几种货币共存的局面。最后的结果便是江北市场也受到波及,物价飞涨,使元廷不得不靠超发来维持市场,引起全国性的通货膨胀……

    “殿下,我们总计局人多嘴杂,操办此事怕是多有不便,是不是……”庄世林吞吞吐吐地道。

    “嗯,总计局确实不便主持此事,那便由内府事务局操办,由你们总计局协理,如何?”赵昺当然清楚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让外人所知,对内部也要保密,参与的人越少越好,事务局是当前最为隐秘的部门,且有些事情必须由他们操作,既然无法迈过去,拉进来最好。

    “殿下高明,事务局手里掌握着几支商队,又有铺子,他们操办此事要方便的多。”庄世林在广州曾参与事务局布置眼线的事情,知道些内幕,当然十分赞成殿下的安排。

    “既然如此,那边请郑主事一并过来商议!”赵昺立刻吩咐人去召郑虎臣速来……(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