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番谈话,赵昺便弄清楚了元朝的币制、钞法和流通情况,心里总算有了点谱。自己虽对经济不大懂,但给他的感觉是忽必烈简直在拿国家的经济开玩笑,漏洞开的比琼州海峡都大,这也就是在古代,若是放在现代只怕分分钟钟就国家破产了。

    按照庄世林的介绍,元朝如今发行的中统钞不限时间,不限流通区域,而如今又在江南推行,准备实现货币的全国一体化。但他却又采取了南北两种承兑汇率,那就问题大了。就说江南按照惯例一两金等于十两银,按其钞法一两金在江南可兑换三十三贯铜钱;可同样一两金子在江北的便可兑换二十两银,回流江南后便可兑换六十六贯铜钱,只是一来一往金价便已翻倍。

    对元朝在南方新设的平准库来说,买入一两白银,只能按中统钞法的规定付给纸币两贯。可对持有白银的宋人来说,面额为两贯的纸币,其价值是不可能超过两贯铜钱的。按南宋白银一两兑铜钱三千三百文的传统比价,付出一两白银,至少应该兑到面额为三贯三百文的纸币;再结合元朝政府规定的中统钞收兑铜钱比价来看,如果改按三千三百文兑银一两的比价以钱兑银,则一贯铜钱也能兑到零点六两白银,至少相当于中统钞一贯二百文。所以在宋人以钱兑中统钞面临铜钱贬损太大的情况。

    两相比较下,元廷行之已久的银钞买卖价,在宋人看来却显属不公。持有铜钱的宋人当然也不愿直接以钱兑钞,而是更宁愿以钱兑银,争相持有、使用由自身金属价值保证的白银,甚至宁可用银兑钱,而不愿用银兑钞。元廷新设的平准库自然难以收兑到预期的白银,反之兑换白银的黑市却会十分繁荣,不愁银子兑不出去。

    正是由于钞法造成南北金银比值相差巨大,其中做空中统钞的空间便是巨大的,只要将江南的金倒腾到江北换成银子折回江南价值便翻了数倍。而江北由于中统钞币值稳定,物价平稳又较低;可江南会子存量巨大,币值等同废纸,兑换后在江北若是换成实物再回流江南一样可以获得成倍的利润,用不了多久同样会波及到江北,造成贬值。

    退一步讲即便不倒腾白银、会子,中统钞依然面临破产的危险。因为民间如果用金银到平准库兑换中统钞,仍旧只能按银一两兑中统钞两贯的比价兑换;反之用中统钞到平准库买银,却只须付二贯中统钞,平准库就应当支付一两白银。两相比较,如果元廷坚持用白银收兑中统钞、平准钞价的话,库藏的白银不用几天就面临告罄的危险。加上白银和铜钱在江南地区的价值转移、支付、贮藏等领域继续使用,必然严重挤占了纸币流通的空间,也将直接导致纸币贬值……

    “庄主事,咱们府中还有多少会子?”赵昺问道。

    “府中还有贾相时印发的见钱关子有百万贯,殿下是想……”庄世林略一思索便报出了个大概数字,但隐约想到殿下要做什么,犹豫了又道,“殿下若是用关子去兑换伪钞,恐怕会惹人非议,有损殿下的名声。”

    “哦,你先说什么是贾相颁发的关子,不会是跟本王卖关子吧?”赵昺笑道,而想想其说的也不错,货币是一个国家的象征,自己带头去兑换虽说是为府里的利益,但他身为皇子代表的是国家利益,如此做肯定是说不过去。

    “殿下,咸淳十年时鞑子大将伯颜南侵,朝廷令贾相出兵抵御,为补军费不足加印会子一千万贯,称见钱关子,也就是鞑子此次要兑换的那一批会子。”庄世林答道。

    “原来如此,这样确实少了些。”赵昺有些失望地低声道。

    “殿下,已然不少了,见钱关子百贯可兑现银一两,比往界会子要高出十倍了。”庄世林摆手道。

    “呵呵,我说的是印的少了些!”赵昺听其所问非所答,笑笑道,“诶,咱们能不能印一些?”

    赵昺虽然找到了中统钞兑换中的漏洞,但是若想获利还需动用大笔资金。总计局的钱财大家都盯着的,自己调动资金也要有个正当理由的,可要拿去炒作中统钞谁也不会同意的。而内府的钱是还有些的,也归自己随便调动,问题是少了些,且其中也有风险,一旦有个闪失自己家底都赔进去了。

    因而赵昺便动起了歪脑筋,他要空手套白狼。当然说空手也是有些夸张,印假钞也要花些纸墨钱,给付工钱,发行费也总要有一些的。可下来他只需将印好的假会子拿到鞑子的平准库换成中统钞,再拿着中统钞到江北换成金子,然后在运回江南倒腾两趟便获利千百倍。即便不倒腾直接在市场上流通,几张纸便能换来粮食、丝帛,也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再有现在的钱币防伪技术几乎为零,因而这个门槛很低,只要胆子够大便能干起来。而现在的交通和通讯条件很差,即便一处发现大量假币出现,各地也难以做出迅速反应,等一级级的反应到朝廷的时候,再交付下边查办的时候,早已时过境迁,被逮住的机会并不多……

    “殿下……这会子不是谁都能印的,得朝廷颁布诏令,由会子务专门制版、印刷、发行的,咱们帅府是不能印的,私自会子是要处于极刑的。”庄世林大惊,一心想要打消殿下这个歪念,可又不知如何才能劝阻。

    “庄主事,你之心意本王知晓,但你可知决胜并非只要疆场,这货币争夺也是一场战争!”赵昺想了想说道。他知道自己若是不找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印假币,不只是庄世林,就是参与其中的人都会以为自己是个‘贪财好利’的小人,颠覆了在他们心目中的光辉形象不说,还会让他们对自己的‘复国大业’丧失信心的。

    “殿下此话怎讲?”庄世林没想到印假币还跟复国大业联系起来了,有些疑惑地问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