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钱、钱、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可说八百遍也变不出钱来。对于如何解决财政困境,赵昺也不是没有想过,为此也与几位主官专门商议过。办法无外乎劝农开垦,增加耕地面积,以增加秋税;再有便是发展贸易,促进出口,可琼州能拿的出手的土特产也不多,只有槟榔、黑糖和吉贝布,可以说是供不应求,但无奈产量都很低,要培养这个产业也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见效益的。

    再有就是加强缉私,以增加市舶司的收入。这倒是个立竿见影的法子,可要做成也不容易。市舶司贪腐成风,上下截留的积弊先不说,海南四面临海,大小港口众多,若想完全堵住走私渠道是不可能的。而可以作为缉私主力的水军还在整训期间,没有人手和精力去做这件事,且水军是关系到能否守住琼州的关键,现阶段拿着去缉私等于是自杀一般。

    赵昺琢磨过,这些事倒是可以作为长远发展目标,但以帅府当前的经济情况恐怕等不到那会儿便会崩溃,他现在需要一个可以快速致富的途径。增加税赋是个法儿,但也是饮鸩止渴之策,强征之下民生会愈加困难,引起百姓的逃离和反抗,与作死没啥区别;请求朝廷拨款,即便搭上自己的小脸,最多也只能拨些钱应急,不可能再向从前一样养着你。

    “至元十四年四月,禁江南行用铜钱,亡宋铜钱三贯,准中统钞一贯;会子五十贯,准中统钞一贯……”赵昺在心烦意乱中批阅完公文,又拿起事务局送来的情报翻看着,突然发现其中夹杂着这么一段话。

    事务局设立之初,赵昺便将收集经济情报作为其工作之一,凡涉及物价变动、粮食丰欠、税赋多少,甚至工资多少、消费变化等等全部在报告之列。而情报员显然并没有将钞法变动这种公之于众的东西,当做重要信息,只是将其夹杂在这些内容之中一并送来的,而在他看来却是不同。

    在前世的世界中,货币改革的直接目的是为了抑制严重的通货膨胀,消除经济失衡现象,在深层次上,是为了控制市场上流通的资本,并监控市场,以重新把整个经济纳入中央政府的管理范畴,称得上重大的经济活动。现在蒙古人的货币改革只是针对原来的大宋统治区,目的是推行本国的货币以取代被占领国的货币,从而达到经济一体化,便于货物的买卖和流通及税赋的收取。

    赵昺虽然对经济不懂,但也知道币改会使汇率发生剧烈震荡,物价的强烈波动,影响到每个人的生活,往往会对本国经济,甚至世界经济造成影响。但这也往往是货币玩家们的盛宴,他们会利用手中的资金狙击币改中的漏洞,汇率和物价的变化从中获得巨额利润。那么自己是不是也能蒙古人推行中统钞之际揩点油,补贴下‘家用’呢?

    现在想法是有了,可赵昺对于古代货币的认知还停留在最初始的阶段,只知道交子是宋代出现的,是是世界上最早使用的纸币,最后因为滥发而引起通货膨胀,丧失了信用而崩溃。如今自己府里还有不少这种花不去的‘废纸’,而其后的元代纸币也难逃同样的命运,变成了统治阶级敛财工具,以致货币超发导致经济崩溃,被掠夺的一干二净的百姓们揭竿而起,发起声势浩大的起义,最终终结了蒙古人统治。

    赵昺深知就凭自己肚子里这点货根本无法操作,目前为止连中统钞道长得什么样还不知,更不知道它的信用和购买力如何,发行了多少,一问三不知也就无从谈起从中炒作获利了。不过他并不是自负之人,懂得有事问专家的道理,立刻传令让总计局的庄世林立刻前来见自己……

    “殿下,鞑子做的是赔本买卖啊!”庄世林来了后,赵昺没有说什么只是将情报员抄录的公告给他看。

    “哦,此话怎讲?”有人赔钱自然有人占便宜,赵昺立刻来了兴趣,往前探探身子问道。

    “殿下,如今我朝的会子已经愈发不值钱了,现在市面上兑换已经是百贯而难得一贯所值,我们在广州时都难以花的出去,购买货物皆是以铜钱和银子结算。鞑子以中统钞一贯兑换五十贯我朝会子,肯定是吃亏的。”庄世林答道。

    “嗯,那如此占便宜的事情,如果众人都蜂拥而至进行兑换,必然引起抢兑,鞑子岂不只能让中统钞也变得不值钱了?”政权更迭,夺取政权者出于政治、社会稳定等综合元素,新朝收兑些旧钞也不能说错,但忽必烈开出如此优惠条件,转眼间便也将中统钞贬值了赵昺点点头沉吟片刻又问道。

    “殿下,以属下所知鞑子如此是为了加大收兑力度,以安抚当地人心,为此往往在实施地区设立平准库,储存贮存金银丝帛为保,从而保证中统钞价值不变。”庄世林答道,“不过过去鞑子所占地盘往往不多,只需少量金银便可维持。如今江南以尽落其手,散落各处的会子又何止万千,其若仍勉力维护币值,那代价肯定不小。”

    “哦,他们这次是打肿脸充胖子啊!”赵昺想想庄世林所言很有道理,忽必烈是以金银作为保证金进行兑换,而大宋朝后期为了筹措军费和各项开支,在税赋不足的情况下只能通过印刷纸钞来弥补财政不足,这部分钱大部分都散落民间,他这么搞很快平准库就会被兑空,除非不断动用国库中的金银的补充,那样将危害到整个国家财政体系。

    “殿下聪慧,正是这个道理!”庄世林听殿下说的有趣,笑着道。

    “粗俗俚语,让你见笑了。”赵昺不好意思地搔搔头皮道,“听你的意思,鞑子早在以前便行过此法,详细的说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既然有空子可钻当然也要了解清楚窟窿有多大……(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