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化州方面的暗战紧锣密鼓,但脸皮还没有撕破,大家酒该喝还得喝,戏该怎么演还怎演。只是有的人以为自己还是主角,整个舞台都是他的,却不知道剧本已经被配角给改了,并设置好了大逆转的结局。不过这样也好,大家都玩儿的高兴,也免得拳脚相向。

    “殿下,东西到了!”

    “好,放在这里,下去吧!”刚刚批阅完几本公文,准备喝口茶的赵昺看是事务局的书吏,知道最新的情报送到了,他点点头道。

    “哼,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赵昺翻出有关化州方面的报告,看罢伸了个懒腰笑道。化州方面的事情一切按照计划展开,如果不出大的变故,待朝廷派出的钦差到达后便尘埃落定,已不需要他再多费心思。

    将事务局的报告放置一旁,赵昺看看案上还有许多未批阅的公文只能忍住想将他们付之一炬的冲动,重新埋首其中。不过这些公文看起来比往日轻松许多,当然这不是他学识高了多少,而是这些公文多出自新征募胥吏之手,其中少了过去那些生涩难懂的措辞,也没了无用空洞的废话,行文也是条理清楚,极为精炼,让人对所陈述之事一目了然,使得古文一直不及格的赵昺欣慰不已,自己再不用边看边猜了。

    欣慰之余,赵昺也有所感悟,此后在选官绝不能给那些顶着进士、举人老爷们上来授官,必须将他们弄到基础锻炼几年再说。当然他不是对士子们有意见,而实是这些读四书五经出来的书呆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世道人情,全都是一片空白。因此这些人即便授了官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胜任安排的职务,可赵昺现在需要的是能尽快进入角色的熟手,根本没时间培养实习生。

    那些被破格提拔的胥吏却不同,选的都是些经世致用之才,他们皆是从基层做起,在底层打拼多年,熟悉职务职能,明辨人事曲直,为政能力突出,更能快速熟悉职务,马上开展工作,远非儒家经典经典教育出来的白面书生可比。现在有了这些人的加入,已经显现出优势所在,前时难以推动的征募工作已经顺利展开,对帅府的看法也大为改观,起码不再采用敌视的态度。

    赵昺当然不相信帅府只十几日时间便让这些人觉悟了,把他们变成一个个的忠君爱国的义士,转而向自己效忠。其实他更相信一句话——尊严与饥饿无法友好相处,主宰一个人的薪给,即可主宰其意志。这也是生存法则,也是社会的铁则。

    一个人没有独立的经济权利,别说独立的政治权利,就是在老婆面前都抬不起头,被人笑话是吃软饭的。因而只有有了稳定的经济收入,才能有独立的人格和完整的意志。经济上不独立,靠巴结混饭吃,首先道德上就很难守节。而个人一旦失去独立的人格,思想便会听命于他们的核心人物,做出不问是非,党同伐异的事情,根本无法产生忠义之心。

    现在赵昺给了他们能够过上体面生活所需,使得他们不必再靠敲诈勒索百姓,欺蒙上官骗些钱去得到衣食,那么道德水准也随之上升,谁也不会再去做那些伤天害理之事,毕竟人之初性本善吗!这也正应了管仲所言:粮仓充实就知道礼节;衣食饱暖就懂得荣辱……

    想到钱,赵昺就愁上心头。他眼前的公文起码有一半都是要钱的,而他从来到这个时代几乎也都是在为钱奔波发愁。按说现在他如今也算稍有积蓄,但自己从未觉得这钱是自己的,向来都是左手进右手出,他就是个过路财神。过去赵昺想着自己只要有了地盘便能征收税赋,有了固定收入便能以此养兵。而有了兵就能打下更多的地盘,获得更多的收入,养更多的兵,从而达到良性循环,滚雪球似的逐步壮大。

    但是赵昺终于争取到了一块地盘时,却发现琼州这地方的收入不但养不起自己,还得自己往里搭钱填窟窿,且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填满这个吸钱的黑洞。而造成如此灾难性的后果,他也是有责任的,主要是当初选择琼州时主要是出于军事角度考量,对于经济状况了解不深,困难估计不足。可他又觉的这也不能全赖自己。

    琼州穷,赵昺已经想到了,这才有冒险打广州筹饷之事,且也筹集到了足够帅府军维持两年所需,而实际情况却要恶劣的多。首先这里的基础设施根本不足承受帅府军的近十万之众,海防工程几乎为零,因此一切都得从头做起;其次,琼州不仅是粮食生产不能自给,税赋的收入也难以应付财政开支,更不要说与它们要钱了,所以一切都要靠帅府自己;再者,琼州地方已经糜烂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而帅府要开展工作,稳定后方又离不开地方官员的配合,这就必须重新构建官僚体系,修通驿路,可这也需要财政支持。

    现在帅府到了琼州等于得到一块白地,一切都需要重新梳理重建,这些钱花了也就花了,起码还看见点实在东西。而一些不可预见的开支依然不少,就说江璆闹这一场,不说军费开支,伤亡抚恤,他占领这三州之地也都是穷得揭不开锅的地方,估计也是倒贴钱的买卖。再有复杂的民族关系,在这大敌当前之际,也需出钱安抚,以稳定后方。

    种种开支算下来,赵昺觉得增建仓廪的计划可以砍掉了,这种只出不进,寅吃卯粮的花下去不等新库房建好物资便消耗没了,那时候耗子都不会有一只。可现在整个琼州都眼巴巴的看着帅府,若是哪天没钱可发,赵昺不敢想象将是个什么样的场景。但是要彻底解决眼前的困境还需长期规划,不是一朝一夕能办到的,而靠抢致富也并不容易,毕竟像广州那么富的地方也不多……(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