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好的谁愿意死呢?何况是江璆这种有理想、有抱负、有本事的中年大叔。他也不是笨人,从中很快分析出殿下是在救自己,为此不惜以自己的地位来作为交换,从而将他从这团乱麻中摘出来。激动之余,江璆还是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殿下定然也知道曾渊子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会轻易将如此重任交到一个背主的人手中,殿下定还会留有后手。

    琢磨清楚了的江璆却一时想不通殿下会采取什么方法让曾渊子会按其安排行事,要知道这曾渊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熟知官场的各种规则,并善于加以利用,且精于阴谋诡计,掏个裆,使个撩阴腿什么的无师自通。更让防不胜防的是其做事没有底线,为了一棵苗敢于毁了千顷田的主儿。而殿下怎么说也是初入官场,与这么个老油条斗弄不好便着了他的道。

    “高大人,殿下到底怎么样?”江璆想了半天仍有些地方琢磨不透,且对琼州的事情一概不知,因而他决定先找高应松问个究竟,不等早饭便急匆匆的赶到驿馆。

    “殿下说的一点没错,可没想到你这么快酒就醒了!”高应松请江璆坐下,命人上茶后将下人都打发出去,笑着说道。

    “怎么讲?”江璆也不客气,喝了口茶问道。

    “殿下没想到翊善酒后还能这么快便想通其中关节!”高应松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这,殿下连这个也猜到了?”江璆惊讶之余也有了答案,一切皆是殿下策划的,“高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殿下到琼后,一直未得到翊善的任何消息,而派出的信使皆有去无回,便明白翊善遇到麻烦了!”高应松轻笑着说道。

    “什么,帅府没有收到我的书信?而我在你们之前压根儿也未见过帅府来人!”江璆忽的站起身惊道,这可不是小事,有事不报、截留上方信使,哪个罪名也不轻,且会让人往歪处想。

    “江翊善稍安勿躁!”高应松让江璆重新坐下道,“因为与翊善断绝消息多日,众人皆以为你是率军出走,叛离了帅府,要采取断然措施予以镇压。但被殿下以情况不明而暂时压下了,他不相信翊善会背叛帅府,并加派人手寻找。后有一队人马躲过了截杀才带回了翊善在雷州的消息。”

    “信使遭到截杀,这是何人如此大胆?”江璆愤然道。

    “还能有谁啊?由此殿下猜测翊善被人设计了,目的是想分裂帅府,引起内讧,从而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高应松反问道。

    “可恨,吾如此待汝,汝居然要陷吾于不仁不义之中,真是可恨!”虽然早已想到可能是曾渊子捣鬼,但听旁人说出,江璆依旧愤然,但其中又夹杂着些许无奈。

    “殿下知道翊善乃是重情重义之人,因此判断可能被宵小利用,从而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唉,我愧对殿下,愧对帅府啊!”江璆叹道,“不论如何我已经触犯国法军规,甘受处置,绝无二言,我这就随大人回帅府禀明一切,静待惩处!”

    “翊善依然心向帅府,殿下一定倍感欣慰。”高应松拱拱手道,“但暂时翊善还不能回返琼州,一切还待殿下下一步吩咐。”

    “也好,若需我做些什么,敬请高大人吩咐!”江璆还礼道。

    “殿下吩咐,翊善不要有任何举动,只需静观其变,切勿打草惊蛇。”高应松言道。

    “殿下是不想放过曾渊子?”江璆一听便明白了殿下的意思,但觉得一切事情皆由江家的事情而起,心中还是有丝不忍将其置于死地。

    “翊善,不是殿下不肯放过他,而是其不肯放过你。”见江璆被曾渊子害的如此狼狈,却还欲为其求情,感叹江家的忠义的同时又觉他还认不清当前形势,不想他因一时之仁而误了事提醒道,“昨夜曾府连接派出几队人马出城,分赴高州、雷州军,还有一路乘船出海,向东南去了。想必翊善也应想到其欲何为!”

    “想是考虑后军撤离在即,是欲调集两州兵马回防吧,那派遣信使前往朝廷又是想做什么呢?”江璆皱皱眉说道。

    “呵呵,如不出殿下所料,其必是告翊善的黑状,欲将你置于死地!”高应松见其还心存侥幸,干脆点明道。

    “其竟然如此无情,终是为了什么呢?”江璆愣了会,激愤难以自抑地说道。

    “其欲何为,翊善想必心中了然。此乃关系到帅府,甚至殿下安危之事,切不可贸然行事,以免误了大事!”高应松正色提醒道。

    “高大人,我清楚,绝不会意气行事的!”江璆颓然坐下点点头道,而此刻却心如刀绞,自己冒着天大的风险为其打下了这一片天地,其却为了一己之私欲置自己死地,被背叛的感觉让他心如刀绞。

    “翊善,临行前殿下让我将此物转交给你!”高应松说着从怀中掏出个锦袋双手递上道。

    “哦,其中是何物?”江璆接过锦袋,却有些压手,他好奇地问道。

    “我确不知,殿下只是嘱咐我将此物亲手转交给翊善,并无多言。”高应松摆手笑道……

    江璆自驿馆回返府中住处,将所有人全部打发出去,令亲兵远离门窗,严令没有吩咐不得让任何人靠近。然后又亲手关闭了门窗从怀里掏出锦袋,他上上下下仔细检查过并无拆开过的痕迹,这才用小刀破开,取出其中之物,却是一封书信和一个小木匣。

    “此命广西南路转运使江璆先行前往琼州,主持迁琼事宜,处置府中事务,各州县及各军皆听从其号令。另如有战机,可相机跨海收复雷州军等沿海州县,以固琼州……”江璆先展开书信,一读之下大惊失色,这乃是帅府签发的公文,上面赫然盖着殿下的印信,签的画押正是殿下手笔。

    “唉,殿下之恩,某家真是无以回报!”江璆放下书信,打开木匣里边正是调遣后军的令牌,这让他感慨万分。如此形势下殿下还无条件的信任他,有了印信和这张令牌不仅可以名正言顺的调度后军,还可堵住悠悠众口……(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