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番真真假假的试探,庄公哲基本可以断定二弟没有哄骗自己,倒是被曾渊子糊弄的不轻。不过这也不能怨兄弟,自己若是不得殿下的提醒,也难以发现其中的破绽。而今之计是要设法稳住后军顺利带回,以将功折罪,求得殿下的原谅。但庄公哲亦清楚曾渊子大肆拉拢江璆和后军将领,又试图贿赂自己,其狼子野心以暴露无遗,他就是要窃取广西南路大权,进而以此要挟朝廷。

    “二哥儿,后军之中补入了多少新兵?”庄公哲觉得自己能想到的,曾渊子这个老狐狸定然也能想到,其几次三番的设法留住后军,必然是想将他们收为己用。以其老谋深算的性情不会不留后手,而最方便的法子就是借为后军补充伤亡的由头安插自己的人手。

    “大哥,后军连番征战,折损颇大,几次补充约有七、八百之数。”庄思齐正为自己所为懊悔不已,听兄长问起急忙答道。

    “居然损失了这么多人,这可都是咱们乡中子弟啊!”庄公哲听了心痛不已,这些人可都是自己带出来的,每个人的身后又都有一个家庭,就这么白白死在雷州,弄不好还得落个叛逆的恶名,不禁气恼地道。

    “大哥,都怪我太傻,现在才醒悟。”庄思齐也痛心疾首道,“自后军到达雷州后,每战必为先锋,而曾贼统御的新军只在后边摇旗呐喊,当时我竟还觉得十分得意,还以为是为国建功,现在才知其是有意消耗后军实力。”

    “你才知晓啊,其每次只拨给你们三日粮草,便使得你们根本无法远行,即便想回琼州也不能,而你还以为其筹措军饷困难。你看这一颗珠子便价值数万贯,他们怎么会是缺钱呢!”庄公哲言道,“而我如今最为担心的是后军中其已经埋下眼线,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甚至会随时取你性命,取你而代之,以便将后军篡为己有。”

    “大哥,不会吧?其为朝廷重臣,怎会做出自毁长城之举!”庄思齐听的汗毛倒竖,却又不敢相信曾渊子如此胆大妄为。

    “哼,一个可以弃朝廷、陛下于不顾的逃兵有何事不敢干的!”庄公哲恨恨地说道。

    “什么,他是个逃兵?!”庄思齐不敢相信地说道。

    “这还有假,当年临安城陷在即,其贵为参政知事却在城破前夜携家眷潜逃,以致早朝仅有八人,使太皇太后愤怒不已,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携幼帝请降,其罪不容恕!”庄公哲厉声说道。

    “曾贼原来就不是好人啊!”庄思齐以手击掌,痛心地道,“其常在我们身前夸耀如何得到太后的宠信,正是自己仗义执言才搬到了奸相贾似道。而自己本想为国尽忠,无奈太皇太后密令他出京召集勤王之军,以图复兴大宋。原来其所言都是放屁,以此蒙骗我等。”

    “呵呵,他也真够无耻!此次同来的高大人当年便是他同殿臣僚,你看他可否在高大人面前敢否再夸耀!”庄公哲气极反笑道,这真是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如此无耻的,居然还能将自己行的无耻之事拿出来夸耀。

    “大哥,既然他不仁也就别怪咱们不义,咱们便将他一举拿下,为国除奸,免得在遗祸殿下!”庄思齐也是恨得牙根痒痒,自己居然被这么个玩意儿骗得团团转,当下便要动手。

    “切不可妄为。曾贼现在身上有收复失地之功,若是贸然动手,便会让殿下背上戕害同僚,残杀功臣之名。”庄公哲急忙制止道。

    “大哥,此次我所为定是已遭殿下怨恨,必然会殃及你和两位兄弟,不若就让我杀了这个恶贼,以消除殿下疑心,我即便死了也能还庄家的清白。”庄思齐想想道。他现在已然清楚自己捅了多大的篓子,这绝不是仅能用被人蒙蔽便可洗脱罪名的。而自己死不足惜,只要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便好,免得兄弟们被自己牵连。

    “切不可莽撞,殿下既然能窥破其奸计,定有反制之策,如今你只要佯装不知一切就好,而暗中却要稳住后军,免得其安插的人趁机生乱。那两个官妓有可能是曾贼伏在你身边的眼线,要小心提防,不要遭了其暗算。”庄公哲赶紧制止道,但心中却十分欣慰,感到自己的兄弟还是以前侠肝义胆的兄弟,并没有改变。

    “大哥是说,殿下早有安排?”沮丧中的庄思齐惊问道。

    “你以为呢?若不是殿下想到你和江翊善可能被曾贼蛊惑、蒙蔽,怎会力阻出兵讨伐,并给你们送来粮饷,还不是希望你能迷途知返!”庄公哲瞪了其一眼说道。

    “大哥,殿下没有以此作为条件要挟你和两位兄弟吧?”庄思齐往大哥跟前凑了凑轻声问道。

    “放肆,殿下要是心存此念,如何会以我为副使,将我一并扣下本钱岂不更厚!”庄公哲没好气地说道。

    “江翊善哪里如何处置,要不要我将他拿下,一并裹挟而走?”庄思齐脑子也活泛起来,献策道。

    “你……江翊善那是王师,又是一路转运使,你若动手岂不是以下犯上,而殿下也要背负弑师的恶名。那你害了自己不说,连殿下也牵连其中了。”庄公哲简直不知如何说他了,叹口气道。

    “那殿下就想出来让位的招数儿,这只能让他们更加放肆,轻视帅府无人了!”庄思齐不服气地说道。

    “你怎知殿下没有后招?而那高大人也不是善与之辈,这只是殿下不想因为内讧而影响大局,能兵不血刃将曾贼拿下才是高明……唉,与你这莽夫说不清楚!”庄公哲说到半截突然住了嘴。

    “呵呵,曾贼常常在我们面前抱怨朝廷让殿下这么什么也不懂的孩子主政地方,只知困守一地,却不敢乘势而为。还说应大人已经老朽,早已没有进取之心,只会抱残守缺,颐养天年。他却自诩高明,吹嘘若让他主政广西如何如何。而今看来他还真不如个小孩子高明!”庄思齐也不是笨人,听出殿下早已布好了局,就等曾贼自己钻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