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送给郝云通一个大人情,当然有拉拢其的意思,但也不全是。

    郝云通可以说是他一手扶植起来的,其虽能力有限,却也一直尽心尽责,鞍前马后的伺候着。而那些‘新人们’轻视、排挤其,在赵昺看来那就是打自己的脸,给自己难堪,但现在正是用人之时又不能都一棍子打死。因而以一个药方巩固其位置,可以说是本小利薄。

    与此同时,赵昺又严令郝云通对药方保密,严禁扩散也是另有原因的。瘴气自古以来便是个令人恐惧的存在,疟疾的易感染,治愈率低,致死率高往往使人望而却步,这也是导致中国岭南地区迟迟得不到开发的原因。而全球的情况也是如此,同样是疟疾高发区的非洲也是如此。

    十五世纪,葡萄牙国势正盛,国王“幸运儿”曼努埃尔一世国王派出一支探险队,沿西非的冈比亚河溯流而上,去探索那“黑暗的中心”。然而,探险队最终只有一人安然返回,其他人全部被疫病留在了非洲大地上。以致后世的历史学家若望?德?巴洛斯哀叹道:“上帝派遣一位天使,挥舞着致命热病的火焰之剑,阻止我们进入这花园里的清泉,黄金的河流从那里一直流入我们多次征服的大海。”

    此后数百年,疟疾仍将欧洲冒险家们拒之门外,使其无法深入“黑暗大陆”的内陆,直到欧洲人从美洲的金鸡纳树中提炼出治疗疟疾的特效药奎宁。即使如此到一九零零年,非洲仍尚有四分之一内陆地区未被勘探。迪安?斯威夫特曾这样描述人们绘制这片黑暗大陆时的窘境:“在非洲地图上,地理学家们用野生动物填补空白。因此,对于不适于居住的丘原,便填上大象以代替城镇的缺乏。”

    所以说疟疾不仅是戕害人类的恶疾,同样也可以阻挡入侵者的脚步。而如今蒙古人的铁蹄已经踏上了岭南的土地,他们下一步将进入海南岛。而赵昺还知道蒙古人在几年内将发起征服交趾和占城的战争,结果虽然迫使两国称臣,但先后出动的数万大军仅有万余人活着回来,余者皆抛尸于热带丛林中,疟疾恰恰是最大的杀手。

    赵昺琢磨着如果自己将治疗疟疾的方法公开,那蒙古人肯定会得知。而青蒿这种植物在江南遍地都是,并非什么稀缺资源,自己想控制都无处下手。那他造福人类的同时,也是助纣为虐,间接的帮助了敌人,消灭了自己。因此最为稳妥的办法便是从根儿上掐断,使他人无法获知这个秘密,同时还成全了与郝云通的君臣之谊。不过他心中还是有些忐忑,觉得自己的心胸是不是太狭隘了,没有为地球上的广大人民的身体健康着想……

    “郝院长,以青蒿治疗瘴疫虽然有效,但仍难以避免传播,难以根治,因此你还要做几件事!”赵昺知道疟疾是通过蚊子的叮咬来进行传播的,因而只有切断传染途径才能避免更多的人感染。

    “殿下尽管吩咐!”郝云通刚得了份大礼,哪里有不尽心的道路,施礼道。

    “瘴气乃是蚊虫聚集所成,因而若想避免染病,只有设法消灭蚊虫。”赵昺想了下,尽量以‘古人’能够理解的语言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殿下,蚊虫以万亿计,若想将其尽数除掉属下万万做不到啊!”郝云通一听立刻苦了脸,蚊子数量巨大,飞来飞去,来无影去无踪,自己哪有本事将他们全部除掉。

    “你莫急,本王又未让你将天下的蚊虫都灭掉!”赵昺却笑了,心说别说你,就是人死绝了,蚊子都不一定能死绝,彻底消灭那是开玩笑呢。

    “哦,那殿下的意思是……”郝云通暗松口气,暗自庆幸殿下明白事理没有让自己干这大事。

    “本王问你可有驱逐蚊虫的药方,以防被其叮咬?”

    “殿下,这个不难,属下便知道多种,只要制成装入香囊,便可驱逐蚊虫。药方属下随时可以奉上!”这个比较简单,郝云通立刻答道。

    “那还有没有其它避免被蚊虫叮咬的方法呢?”海南岛这个地方没有冬天,四季都有蚊虫,而现在是雨季蚊虫更为肆虐。

    “殿下,可以为军兵配备帷帐以防叮咬,还可以通过燃烧艾草驱蚊,有些花草也将蚊虫赶走!”郝云通想了想回答道。

    “很好,你回去即可写个条陈,报到制司,本王召集各司集议后便可实施,届时可能还会落到你们医药院的身上!”赵昺说道。

    “殿下的意思是不是那是仿照甲子镇时禁止随处便溺之事啊?”郝云通笑着问道。

    “正是,本王装药,你放炮,然后咱们再通令全军实施!”赵昺也笑了,看来这家伙还是有些政治头脑的,一点就通。

    “属下遵命,殿下若无吩咐,属下便告退了!”郝云通得计,躬身施礼道。

    “那便有劳了!”赵昺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次日,医药院主事郝云通上书制司称军中瘴疫肆虐,以致数百军兵染病,此时人心惶惶,军心动荡,请求殿下尽快采取措施以免瘴疫扩散,稳定军心。接报后,赵昺当夜便召集各司首官到府中议事,商定办法。郝云通首先发言称医药局已经查明瘴疫流行乃是人被蚊虫叮咬后沾染瘴毒所致。当前在积极治疗病患的同时,要做好防范工作,以免军兵继续感染。

    在座的众人都知道瘟疫流行的后果有多严重,当下同意由医药院主持灭疫工作,各司通力配合,而后商定了办法。一、以预防为主,治疗为辅;二、由医药局配制防蚊香囊,由都作院制作后,急速发放到军兵手中,务必日夜携带;三、由总计局拨付专款制作帷帐,配发全军;四、清除营区的积水,以防蚊虫孳生。同时采取一切可行措施驱赶、消灭蚊虫;五、发现有感染者迅速隔离,交由医药院治疗;六、全军上下必须遵照执行,违者军法处置……(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