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瘴气按现代意义上的解释是热带原始森林里动植物腐烂后生成的毒气,主要原因就是无人有效地处理动物死后的尸体,加上热带气温过高,**后产生的有毒气体。但是古人对瘴气认识有限,把一些原因不明的疾病都归功于此,什么皮疹、过敏、时疫,甚至高原反应都跟着躺枪。而热带季风区致病瘴气大多数是由蚊子群飞造成的。

    在古人看来,大量带有恶性疟疾病菌的蚊子聚集在一起飞行,远远的看就像一团黑沉沉的气体,乌烟过后,人畜皆面目狰狞的倒地身亡,因而中国南方热带、亚热带地区的瘴气更多的是指疟疾。赵昺没见过那么恐怖的场面,但总觉的有些夸张,人即便感染了疟疾也不可能立刻暴毙。以他估计人是被传说吓死的,而幸存者实际上是人畜被它们叮咬过之后,感染了恶性疟疾导致身亡的。

    “郝院长,久治不愈者是不是昏迷时胡言乱语、小便带血、浑身抽搐的症状?”赵昺想了想问道。

    “是了,是了,殿下所言症状皆有,有的还伴有腹泻。”郝云通兴奋地说道。殿下没见着病人,可做出的判断竟似亲见一般,让他看到了希望。

    “那可能还有救,你将开的方子都拿给本王看看!”赵昺点点头吩咐道。

    郝云通立时回去取方子,时间不长便将这段时间开出的药方全部拿了回来。赵昺哪里看懂这个,更不知道什么药物配伍,但依然看的十分仔细,他要在其中寻找自己熟悉的一味药——青蒿……

    疟疾可以说自人类诞生便相生相随,直至现代依然没有得到清除,依然肆虐。而人类在数千年的时间中也是设防治疗这种顽疾,可也是到了近代美洲喹啉被发现后才有了治疗的特效药,算是阶段性的战胜了疟疾。而中国自古受热带气候影响的岭南地区便是疟疾的高发区,尤其是广西和海南都是重灾区,历代医生也设法诊治,取得了无数验方,但到了大宋朝还是没有彻底治愈的法子。

    而赵昺现在也不知道是否该感谢老天,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前正是中国在疟疾治疗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研发出抗疟新药青蒿素,并获得诺贝尔奖金的时候。当然以国人的心性这么好的事情没有不大肆宣传的理由,而他也正是在铺天盖地的这方面的资讯中进一步了解了疟疾,知道了青蒿素的发现也是来自于古人的记载。

    赵昺也清楚青蒿素是提取物,别说现在没有生产条件,便是给他一套现成的试验设备自己没那本事,好歹那是两代专业人员几十年的科研成果,若是让自己个造船的给鼓捣出来,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可他明白当年奎宁发明,也是研究人员发现当地人以金鸡纳树的树皮泡水治疗疟疾后从中获得的灵感,才最终研制出成品药。

    自从以自己发明的‘新药’治好了刘黻和疫船上的病患,赵昺胆子大了许多,他觉得既然青蒿素是青蒿的提取物,那么作为原材的青蒿同样也应该有治疗效果,大不了服用剂量加倍。可胆大之余,他并没有妄为,觉得还是看看当今的医生们是否知道以青蒿治疗疟疾,毕竟发明人葛洪是东汉时候的人物,距今也有上千年了,他的方子可能还有人在用。

    “嗯,就是这个了。”赵昺突然抬起头透过窗户仰望天空喃喃说道,脸上竟然带着少有的虔诚。

    “殿下,是这个方子吗?”郝云通凑上来问道。

    “是的,效果如何?”赵昺抽出药方点点道。这是唯一用到青蒿的药方,也是最为接近原方的,是以鲜青蒿若干洗净捣汁煎汤去渣,加酒适量拌匀,然后服用。但是他记的葛洪的方子是将青蒿绞汁后直接饮用,不需煎制。且当时报道还强调制取青蒿素技术的关键是温度控制,以免药性改变。

    “殿下,效果不佳。”郝云通看了看言道。

    “唉,这么好的方子却让后人糟蹋了。”赵昺故作高深地叹口气道。

    “殿下,这有何不对?”郝云通急忙问道,他知道有的药方开出后,后人在应用中会根据病情填减药物,以致传至后世的药方与原始的配方有了很大的差别。

    “郝院长,你回去取新鲜的青蒿洗净榨汁,不需煎制,不要添加其他药物,直接给病人服用,再看效果如何。”赵昺说道。

    “是,殿下,属下这就回去依法救治。”郝云通大喜,殿下这次依然没有对自己有丝毫隐瞒之意,便将其中秘密告知,看来自己并未因办事不利而失了信任。

    “慢着!”郝云通刚要告退,赵昺忽然叫住了他,“郝院长此方先不可告知他人,制药时也要避开他人,一切由你个人掌握,也不可泄露方子来自于本王处。只需记的将治疗效果告知本王”

    “殿下,这是为何?”郝云通不解地问道,此前殿下从未隐瞒过他人,这次居然连出处都不得泄露,让他十分奇怪。

    “这有何不好吗?”赵昺笑笑道,“本王知道医药院进了不少新人,其中有人对你不服。如今只要你治好了瘴气,恐怕再无人敢废话!”

    “殿下如此抬举,属下粉身碎骨在所不辞!”郝云通听了楞了片刻‘噗通’跪下,泪流满面地说道。

    正如殿下所言,郝云通虽然在国子监学习过,且受了官身,但是自己坐堂时间短资历太浅,更没有过什么大的业绩。只因殿下抬爱做了王府医药局主事,不过那时还好过。可殿下开府后,他一跃成为掌管一路医药的高官,府中随后也招进来不少医士,其中不乏杏林圣手。

    当他们发现郝云通不过是仗着殿下的宠爱才当上这个头儿时,不免对他轻视,言语间多有不敬,使自己这个领导很难做。现在殿下不但赐下药方,还把功劳记在自己身上,那么仅凭这个方子他便可扬名天下,同时也巩固了自己在医药院的位置,这让郝云通如何不感激涕零……(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