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这个时候抛出曾渊子也是有目的的。…,他在郑虎臣走后想了半天,觉得江璆算是好人中的坏人,当然这是以他的评判标准衡量的。说实在的赵昺心里还是挺羡慕其的,他家世好、有本事、学问高,人也正直,只是行事有些激进。但这也情有可原,自己的父母兄弟死的那样惨,能不想着复仇吗?换作自己也同样会如此。问题是自己现在只想先保住性命,而其天天要复国报仇,争执自然难免,大家也看着俩人似乎不睦。

    除了敬佩江璆人品和能力外,赵昺还是必须要保他。无论怎么说他是自己的师傅,在这事师如父的年代,自己将其军法从事,震慑力自然毋容置疑,但也担上了弑师的恶名。让人畏惧军法是不错,但让人****生活在恐惧中却是另一回事儿,想想一个连师傅都能杀的人谁敢跟你,在这乱世中但有机会就得逃之夭夭,甚至改换门庭。

    赵昺也琢磨了,自己要保江璆虽然能让众人松口气,感到殿下还是有人情味儿的,但此时正是整肃的关键时刻,自己大明大摆的放过其又显得没有原则了。想两面讨好当然就得用点技巧,不留痕迹的把事儿平了,又得让当事人接受教训的同时对自己感恩戴德。可两面讨巧的事情做起来又岂是那么容易……

    “曾渊子?!”邓光荐听到这个名字皱起了眉。

    “曾渊子为人阴险狡诈,被贬到雷州为知州,起复后为广西宣谕使,宗保怎么和他搅到一起?”应节严也是十分纳闷。

    “我怀疑江翊善前往雷州便是受其之邀,据称曾渊子对江翊善十分恭敬,礼数周全待若上宾,而即便两家有亲其也是长辈,万没有如此之理。”赵昺又放出点信息,听着不多但颇有嚼头。

    “事情反常即为妖”应节严虽不知殿下说这些有什么用意,但似有为江璆开罪之意,接过话说道,“广微擅于揣摩人心,江家在与其女的婚事上似有亏欠,而宗保又是仁义之人,受其蛊惑出兵援助大有可能。”

    “婚姻之事乃是家事,帅府镇守琼州是国事,再有亏欠也不能因私而废公,江翊善意气用事总是不对!”邓光荐言道,仍然咬着江璆的过失不放。

    “中甫此言不虚,江氏一门为国忘死,舍身赴难。可宗保却做出如此糊涂事,使得江相一世英名付之流水,又让殿帅在朝堂上如何自处!”应节严痛心疾首地说道。

    “是啊,江翊善如此让本王也很难做!”赵昺也跟着叹口气道,不过他听出应节严的意思也是要保江璆,否则话中不会有以大化小之意,这让他心中有了底儿。

    “殿下有何为难,这也只能说江氏家门不幸。如今帅府正是整肃的初始时刻,若是殿下为此而有所顾忌、瞻前顾后,又如何向帅府全军将士和琼州上下交待!”邓光荐看着殿下以质问地口气说道,显然对其暧昧的态度极为不满。

    “这……那当如何?”整肃军纪是赵昺提出来的,有是力主邓光荐执行的,关键时刻他怂了岂不成了耍人玩儿,他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问道。

    “应速派使者持殿下手书前往雷州召回江翊善及后军,查明情况后,按律治罪,已正军法!”邓光荐言道。

    “那……那按律该当何罪?”赵昺又急问道。

    “殿下,江翊善无令牌而擅自调遣后军,事后又不禀告,已有谋逆之嫌,按律当斩!”邓光荐皱了皱眉说道,府军的‘两明三不留七斩八律’便是殿下制定的,到琼州后自己主持勘定的军法细则是其亲自修改审定的,现在殿下却明知故问,显然是心存侥幸,希望自己能网开一面。

    “是吗……”赵昺听了一下便蔫了,心不在焉地哼了声道。

    “殿下,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江翊善即为王师也当明白,若是声明大义便应主动归府首告,敢当军法……”邓光荐侃侃而谈想打消殿下最后一丝侥幸。

    “殿下,你怎么啦?”应节严却发现殿下有些不对,眼圈发红,两眼无神,坐在那里发呆一副丢了魂的样子,他急忙凑上前问道。

    ‘呜呜……’应节严这一问不打紧,殿下抽噎了几下放声大哭起来,边哭还边说,“江翊善你为何如此不知检点,要本王悔诺亲自将你处以军法,这让本王如何面对江老大人,又如何对的起为国殉难的江氏一族数百英灵啊!”

    “殿下,江翊善触犯国法家规完全是咎由自取,而整肃军纪、严明法度事关帅府生死存亡,复国大计能否实现,殿下切不可因一念之仁而误了国事,而殿帅深明大义定能体谅殿下,绝不会怪责的。”邓光荐脸色铁青地说道,谁都看得出他对殿下如此‘软弱’感到不满。

    ‘哇……’赵昺听了不但没有噤声,反而捶胸顿足大放悲声,“江老大人待本王如亲子,不仅疼爱有加,且百般维护,才使得本王能有今天局面。而江翊善及二位先生自入府后不惧辛劳辅佐、教导本王,江翊善更是召集数千义军亲冒矢石攻下广州城,其后又为本王四处奔走筹措军需,呕心沥血不畏艰难,可如今本王却救不了他,哇哈哈呀哇哈哈……”

    “殿下,忠心侍君乃是本分,而江翊善恃功自傲,恣意妄行,负了君恩……”

    “邓侍读还请谨言,殿下虽小却是有情有义,知恩必报,不似邓侍读长了副铁石心肠!”府中议事在一边伺候的王德都是谨守本分,从来不插嘴,更不会参加讨论,但今天看着殿下如此难过,哭的撕心裂肺,而邓光荐不仅不劝慰,反而仍然火上浇油。这让王德怒从心中起,上前拦下正义感爆棚的邓光荐笑中带讽地说道。

    “中甫,若有一****落得江翊善这般地步,你是希望殿下袖手旁观,还是网开一面呢?”看邓光荐还要争辩,应节严冷冷地说道。

    “抚帅,我……我当然想……”邓光荐想想还是没有说出口。(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