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设计师来说每一件作品可以说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赵昺为了复刻龟船这件经典武器也算是费尽了心力,为保证船的性能不降低,又要添加进自己的理念,他是经过一番严格的计算后才下手制作,这比只要其形的船模麻烦也困难很多。》,当然每个设计师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投入到生产,进而进入实战,体现出自己的设计理念,反之若是在评审阶段便夭折也会让赵昺这个当‘娘’的伤透了心的。

    “李老大,这船样你看如何?”一个中年汉子问一位发须花白的老者道。

    “这船底明显是沙船的,不过却加强了舷板,使龙骨更为稳固,便于加装冲角,使船在撞击时船体不会散架。再看这船分为三层,一层为桨手所用;二层两侧开设有活门设计颇为精巧,开闭灵活,关闭时可阻风雨和箭矢,战时可用推开放箭,比不可开闭的弩窗安全许多,只是设置的箭台有何用意还看不出来;三层即可藏兵,也可作战。”李老大指着被拆成几大块的船模说道。

    “老大说的不错,以我看这船顶还是更为精巧,其留有供桅杆起伏的缝隙,设有可升降的望斗,还布置了铁锥使敌不敢过船。尤其是舵楼最佳,不仅能看清周围情况,还可避开风雨、箭矢。”另一个船匠说道。

    “孙老大说的也不错,但我看还是此人颇为有算计,大家看在如此狭小的船舱中人可以活动自如,不必猫腰驼背,而其还留出了地方供水手休息,甚至伙房和茅厕都不缺。再有底舱经过改造后除可储存武器外,还可存放大量的粮食和淡水,比之其它战船上水手的日子会好过很多。”李老大接过话说道。

    “几位老大,我觉得这船要安置百二十人,还要储备如此多的物资,又不能造的很大,还设置了三层之高,能不能浮的起来?”又一船匠看了良久,有些怀疑地问道。

    “我看没有问题,而也正是作样者心思机巧之处!”李老大摸摸胡子道,“你们看虽然船有三层,但并不高,且其有意将桨仓压低,使得船重心下沉,从而保证船行平稳,即便有些风浪依然不会剧烈摇摆;再有其虽用的沙船底儿,可对其形进行了稍微的调整,增加了舷板和活水舱,以老朽的经验来看,可载千二百斛仍能游走自如。”

    “李老大如此说那定然便没有问题,只是不知此船样出自何人之手?”孙老大爱不释手的摸着船模叹道,显然也是极为喜欢。

    “老夫自幼便随家祖在船场中厮混,见过的船样不知凡几,可如此精巧细致的却还是头一次,居然能将船的内外每一个细小的构件都单独做出,且拼接的严丝合缝。想那人至少也得有几十年的功力,否则绝无可能制出。”一个略微富态的船匠说道。

    “嗯,谁不知王大匠祖上数代都是官场中的制样大能,所设计的的新船多为朝廷选中推广,父祖之名在咱们南海船场中谁人不知,能得你的夸赞可见此人却也是人才!”李老大笑道。

    “以我只能绝不敢与其比肩,其构思和手工皆在我之上,可谓是奇才。”王大匠却连连摆手道。

    “我看能做出如此玄妙之物者,称之为鬼才方恰当……”

    “大胆,妄议殿下你们不想活了!”

    “参见都院!”李老大话未说完,便听到屏风后传来一声怒喝,从后便转出两人,其中一个正是领他们进府周都院,另一个孩子却不认识。

    “混账东西,王府之中也敢浑说,还不快向卫王殿下请罪!”周翔本来长得就不面善,这脸板起来便是面露狰狞,吓人得很。

    “小老儿等胡言乱语,殿下还请饶恕则个!”几个人从娘胎出来都是头一遭进王府,也知道官宦人家规矩大本就紧张,自觉说活行动已是谨小慎微,一时也想不起怎么就触怒了眼前这位小王爷,可自己的头儿说有那肯定就有,急忙跪地连连请罪。

    “几位高能快快请起,周都院言重了!”赵昺还想听他们说说,哪怕多听几句美言让自己心里乐会儿也好,可好心情却被周翔给搅了。眼见几个老头又被其吓得半死,赶紧上前安慰道。

    “快起来吧,还等殿下扶你们吗?”

    “还不谢过殿下!”看着几个人颤颤巍巍地爬起来,腿抖的不停,耷拉着脑袋也不还礼,周翔深觉丢脸,气不打一处来地呵斥道。

    “谢……谢殿下不杀之恩!”几个老头参差不齐地颤声道。

    “免了、免了,本王想知这船各位能否造的出来?”赵昺有些无奈地道,再说下去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子,赶紧问正事儿吧!

    “启禀殿下,小老儿以为只要依此画出图样,可以造出来。”李老大在几个人中技术最高,资格最老,大家自然都等他表态。可又担心说错话得罪了殿下,但形势如此其也只能硬着头皮表态道。

    “嗯,需要多少时间、多少人能造出来?”

    “殿下,如果材料齐备,人手齐全的话,大约有两个月就能完成。”李老大答道。

    “如果是用多桨船改造,需用多少时间?”

    “回殿下,虽然省去了制造船体的功夫,可也要四十天左右。”李老大大概算了下估计道。

    “不行,时间太长!”赵昺摇头道,“本王要你们一个月内改造出第一艘船,三个月内改造出十艘,人、物这些东西都不需要你们考虑!”

    “殿下,这……实在完不成啊!”李老大腿一软又跪下了,“殿下,只造一艘船便需工匠各式百人以上,十艘船便需千人以上,即便人找全了,可从锯木、下料、安装,到试水都需时间,而一时也找不到那么多的船坞,小老儿实难完成!”心中暗暗叫苦,这小孩哪里懂得造船的事情,恐怕自己如何跟他解释也说不清楚……(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