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殿下,人我已经带来了,是否召见?”周翔施礼问道。︽,

    “好,周都院辛苦了,还要注意身体不要累坏了!”赵昺点点头道,挥手让小黄门去领人。

    “殿下才是最辛苦,属下哪及万一!”周翔又赶紧施礼,陪着笑道。

    “你啊,说话总是那么中听,不过差事确实办的不错,想要什么告诉本王!”赵昺点着他笑道,让人给他搬个凳子坐下。

    “殿下,这些都是属下的职责所在,怎敢要殿下的赏!”刚刚坐了半拉屁股的周翔听殿下如此说又赶紧站起惶恐摆手道.

    “你此次差事确实办的好,难道不该赏吗?”周翔此人一向会察言观色,马屁拍的人浑身舒服,当然其中有多少水分就不好说了,但此刻脸上少有的带着诚恳,赵昺有些奇怪的问道。

    其实赵昺说的也是实话,自迁琼后周翔可以说是最忙得人,他领导的都作院不但要择地搭建营盘,安排先后抵琼的各路军兵入住,还要为各司安排办公住宿的地方;同时要修整仓廪,搬运货物,营建房屋安排招募的流民;另外还要为都作院各个工坊选址,以便尽快投入生产。简直是忙得脚打后脑勺,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一张大胖脸瘦成了大饼子。

    “殿下,属下是个粗人,本也没有什么大志,原来只想着能在将作监混个主事当当就心满意足了。可自追随殿下后,才懂得朝廷中并不都是些贪赃枉法的无能之辈,还有殿下这等忠心为国的忠臣,为了我等这些草民不惜自身的良主。”周翔深施一礼又道。

    “若说辛苦,府中上下谁敢说比得了殿下,说本事谁又敢不服殿下?当初在疫船上朝不保夕,甲子镇上衣食无着,后来承蒙殿下收留,开府设衙时兵也不过千余、战船不过十艘。可如今我们不仅打下了广州,还拥兵数万,战船千艘,拥有一州之地。府中分兵之事,我还暗自埋怨殿下收留那么多的闲人,徒耗衣食,可如今我只嫌人少,也正因为有了这些人属下才不至于抓瞎!”

    “周都院再夸,本王都汗颜不已了!”赵昺听了心中还是有些感动,更多的是愧疚,他尴尬地笑笑道。

    “诶,殿下当得起,不管他人如何,反正属下这些日子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儿,好像又年轻了三十岁,忙忙活活的根本没觉的累。”周翔晃晃胳膊说道。

    “如今是非常时期,大家都辛苦了,待局势稳定下来再好好歇一歇!”赵昺看他滑稽的样子大笑着道,“昨日我偷偷溜出去看了看工坊的选址真是不错,临江近水,地势开阔,物资运转方便,又离府城不远,看来你是用了心的。”

    “这个功劳属下可不敢领,那尽是营造监张栩的功劳,他说江边不仅便于各工坊用水,还可利用水流驱动水车节省人力!”周翔摇头道。

    “哦,府中还有如此人才?”赵昺清楚当初成立匠作局更多是为了安置那些投奔的流民,没想到其中还有如此人物。

    “是啊,殿下也当见过此人!就是府中挑兵那日有个老头称自己年轻时当过木匠,做过铁匠,盖过庙,建过桥的那人。”周翔说道。

    “嗯,本王还有些印象,是不是有六十多岁,一脸花白胡子,大高个子的老者。”赵昺想想说道。

    “对、对,就是那人。”周翔迭声道,“当时属下眼拙,只以为他是年纪大了为混口饭吃瞎吹的,没想到他年轻时就是广福一带有名的大木作,主持修过宫殿、建过城池,只因兵灾家里人都散了,他独自逃难到惠州的。可人们都嫌他岁数大,没人收留,这才让府里捡了便宜的。”

    “哦,原来如此,既然这张……张栩有大才,就当重用,切不可埋没了。”赵昺点点头道,他知道这大木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那相当于现代的建筑公司的首席技术总监,一座房子弄否建的起来全靠他。

    “是了,属下发现后已不让他做粗活,弄到院里帮闲呢!”周翔说道。

    “不行,不行,太小气了!怎么也得让他在营造监当个指挥使,咱们现在建城修寨正是用人之时,可让他主持修建白沙水寨,若是真有本事,还可重用。”赵昺摆手道。

    “是,属下代他先谢过殿下了,来日在让他来府谢恩。这也是其祖上有德,能得到殿下青睐!”周翔答应道,当然免不了又是一阵马屁,而心里也是有些酸溜溜的。

    “呵呵,这也是你周都院举荐之功,本王不会忘记的。不知道这次你找来的造船匠如何?”赵昺看出他的小心思,笑笑道。

    “殿下厚爱,属下敢不用命!”周翔听了果然是喜上眉梢,毕竟谁也怕上边有了新人而忘了旧人的,“殿下吩咐,属下自然用心,这次挑选的几位都是官场中的大匠,本事手艺都是上乘!”

    “王德,端出去让他们瞧瞧,这船能不能造出来,你不可胡乱说话!”赵昺并没有亲自接见他们,一是怕他们诚惶诚恐之下没了方寸,顺嘴胡说;二怕他们慑于自己的身份,而不敢讲真话。可这关系到船能否下水,他当然不想被人糊弄。

    “是了,殿下!”王德早得了吩咐,让两个小黄门捧着船模到偏厅给几位造船匠审看。

    赵昺随后便拉着周翔从后门转进去躲在了屏风之后想听他们说些什么,可等了一会儿却不闻有人说话。他有些等不及了眯着眼从缝隙中向外看去,只见三个人围着摆在桌上的船模瞅了一番后,才小心的将它捧起,一件件的拆开审看。

    见此一向沉稳的赵昺却紧张起来,就如同前世拿着自己的设计方案等待专家评审时一般。他虽然清楚以自己掌握的知识复制龟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也清楚古代的造船工艺和现代是完全不同的,而自己在设计时不可避免的会加入现代的理念,因此能否造出来还要此刻的这些专家们点头……(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