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是,不过那倪亮也是傻人有傻命,其在泉州之变中曾护背着殿下血战十数日杀出重围,而深受殿下器重,把他和泉州义勇和残兵都留在自己身边。 ? ? ?说 . `倪亮曾为争抢船只当众殴打陈相,可得于殿下庇护而逃过一劫。而这次其被送上疫船也因前事而起,殿下得知后前来救护,误打误撞也上了此船与我们共患难。”庄世林撇嘴笑道,他都有些相信其是上天派下来帮他们的。

    “哦,没想到殿下年纪不大,倒是十分的义气,为了一个随从居然不惜以身犯险,与当朝宰相结怨,确是难得。”赵孟锦不无赞赏地说道。

    “唉,殿下一个孩童却比朝中那些满口仁义之人强之百倍,但是他毕竟有职无权,我们可是得罪的都是朝中宰执,只恐怕也难以庇护我等周全。”郑虎臣对赵昺的能力心存怀疑。

    “从前也许不行,但现在却有可能!”庄世林左右瞅瞅二人轻声道,“刘黻,刘大人乃是朝中的参知政事,殿下对他有活命之恩,又有师徒之实。那么殿下在朝中就有了强援,他有了事情做师傅的怎么会坐视不理呢。”

    “嗯,以殿下的聪慧和本事,加上朝中的助力,假以时日定会成大器,乱世之中封疆裂土也不是没有可能,富贵险中求,我们何不赌上一把!”郑虎臣沉吟片刻深以为是地说道,其他两人也重重的点点头……

    …………

    暴风雨无情的掀起阵阵大浪,诸多的岛礁和海湾虽然已将风浪的冲击力削弱大半,可隔离船依然像荡漾的秋千摇摆不定,船体在海浪的扑打下出瘆人的咯吱声,雨点更像齐的劲弩射出的箭矢敲打着船板,让人觉得下一刻便会被击打成碎片。 .? `

    赵昺也算经历过风浪的人,他估计风足有九级以上,放在现代即便是十万吨的巨轮也要小心应对,尽快就近入港避风。而在这个时代千吨级就已经是‘巨舟’了,如此大的风浪对其而言无异于在海上引爆了一枚核弹,对滞留在海面上的船只那是具有毁灭性的,此刻除非人神经粗的如同宽阔的海峡,否则还真的无法入睡。

    赵昺当然不是真的神仙,也害怕自己的小命扔在这,自然无法安眠,甚至怀念起前世看守的那艘大船,虽然孤独寂寞,但不会轻易的翻船啊!可他知道那已经是不可能了,不过越是这个时候越要给自己找点事儿做,否则更加难熬,而他的眼前恰好摆放着那副一直没有正眼看过的象棋。

    翻检一番赵昺现这宋代的象棋与后世并无多大区别,也是三十二颗子,有河界,将在九宫之中,想来走法应该也近似。这玩意儿后世早已普及到街头巷尾,上至退休的老头,下至背着书包的小学生都能走上几步,当然也曾是赵昺前世打无聊时光的游戏之一。

    守船的岁月更是闲的人疯,尤其起初刚从看守所放出来的时候,赵昺孤独无助,前途渺茫,尤其是等待判决的日子,惶恐一直伴随着他,却无人开解。他也只有让自己沉浸在网络的游戏室中跟人没日没夜的对弈,借此缓解心理压力,这才没有变成个精神病。

    赵昺的目光转了一圈,倪亮依然的守在舱门口,闭着眼假寐,手旁放着柄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长刀,时刻准备与上船的鞑子战斗。 `而刘黻可能是担心年幼的殿下会害怕,一直没有离开,他凑在灯前捧着本书眯着老花眼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又看到了什么精彩之处,似乎也无意陪他聊天。

    赵昺突然心中一动,也没有打扰两人,他左手黑、右手红,施展左右互搏之术,自己与自己战斗起来。二尺棋盘上兵来将往,车马纵横,炮石飞舞,阴谋诡计,步步杀机,他很快沉浸其中达到了忘我的境界,完全无视舱外的暴风骤雨……

    “好棋!”刘黻一直眉头紧锁,他在为大宋的前途担忧,如今的小朝廷如同这船一样自成立起便处于暴风雨的中心,四处漂泊,寻不到个安身之处。不过当他的视线转移到几上的棋局时却惊异的现,殿下小小的年纪并没有对外边的风雨心生恐惧,反而有心思下棋。

    而再观棋局,刘黻也暗自惊叹,殿下岁数小点,棋力却沉稳老道,左手布局长远,绵里藏针,奇招迭出;而右手大开大合,杀伐果断,毫不拖泥带水。两手杀了半个多时辰,当其执黑的左手以‘重炮’定局时,他不禁叫了声好。

    “嗯?!刘大人也会下棋?”入迷的赵昺却被刘黻的称赞声吓了一跳,他猛然抬头正看到两眼放光的刘黻,心中暗叫不好。从老头兴奋的神情中就可看出其不仅会下象棋,且定是其中高手,但他还是徒劳的问了一句。

    “呵呵,老臣略知一二!”刘黻捋捋胡须道,目光中带着丝玩味。

    “唉,大意失荆州啊!”虽然已经料到,但赵昺还是懊恼不已,古代的士人们不是都玩儿高雅,喜欢围棋吗?怎么也他妈的懂这下里巴的玩意,自己别是心急吃了热豆腐吧……

    说起来赵昺还是对中国的千年历史文化了解太少,唉,不过也不能怨他,现代的年轻人又有几个能说得清。其实象棋在中国战国时期就已经出现,经过历代的展和变化,在北宋基本定型成近代模式。而这种后世已经普及到街头的游戏,在古代绝对是高大上的东西,被列为士大夫们的修身之艺。

    到了南宋时期,象棋已经‘家喻户晓’,成为流行极为广泛的棋艺活动,甚至宫中设的‘棋待诏’中,象棋手就占了一半以上,足以和围棋分庭抗礼。上行下效,皇帝喜欢,底下的大臣们没有不学的理由,因此朝中许多人都嗜好下象棋,该赵昺倒霉,刘黻也精通此道。

    “殿下棋艺精妙,从师于宫中哪位国手?”刘黻不知道殿下所想,笑着问道,他以为殿下棋术高,定是受过名家指点。

    “没有,没有人教过我!”赵昺摇摇头道。

    “嗯?!”刘黻看着殿下充满天真的小脸不似说谎,难道他是无师自通,那就更不得了啦,于是又问道,“那殿下定是看过宫中所藏棋谱,不知是哪位先师的所留?”

    “棋谱……这还有棋谱?”赵昺满脸疑惑地问道。

    “那殿下如何懂得这象棋之艺?”刘黻有些抓狂了,这孩子连棋谱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自然也没有读过了,总不会做梦学会的吧!

    “哦,我自出宫后,每逢夜晚总是梦到两个老者对弈,便在一旁静观,因此学会了些皮毛。”赵昺摆着棋子想都没想便说道。

    “梦中观棋?!”没想到不幸被猜中,刘黻只觉的后脊梁直冒冷气,观殿下的神态又不似说谎,而是随口说出来的,左右手两种截然不同风格的棋路也就可以解释了,“那……两位老者长得什么样子,可知他们的尊号?”想了片刻,刘黻意识到殿下遇到的奇事,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遇仙’,但这种事情太过悬乎,而他对怪力乱神之事一向十分反感,但殿下说的有鼻子有眼,不像是编排的,否则也不会脱口而出,于是他打算再探究竟。

    “一个老者体态魁伟,穿黄衫、金冠束,声音洪亮,只让我称他为太祖;另一个老者却是道冠木簪,布衣麻履,丹颜皓,身宽体胖,太祖让我叫他老祖。”赵昺答道。

    “太祖、老祖?!他们相互如何称呼?”刘黻听罢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急问道。

    “他们间相互以睡老道和九重先生称呼,刘大人可认识?”赵昺仰着脸问道。

    “下官……下官不识!”刘黻听罢额头见汗,脸色陡变道。刚才他已想到两个人,此时殿下所言已然印证,但他却不敢说出口。‘九重’正是大宋太祖皇帝赵匡胤的别号,睡老道乃是世人对仙师陈抟老祖的俗称,可他们都故去二百多年了,他如何相识。

    但刘黻知道这两个人都非常人,太祖皇帝自不必言,陈抟只其一百一十八岁的寿数就足以名动江湖,而他一生也留下了无数的传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