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上辈子只经历过上百人追着自己上门讨账,还没见识过上百人上门给自己送礼,自然想感受下这场面,也好安慰下前世饱受惊吓的心灵。?  .??`但上门给人送匾这种事情自己前世也干过,对程序门清。

    雇个鼓乐队,领着人,这些人自然是穿着工装,面相朴实憨厚最好,但嗓门一定要大,演技要好,其中当然少不了还要夹杂着几位漂亮的女同志。大家一路敲锣打鼓、高喊口号,高举着匾额,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他们去干啥。到了地方人是不能进大门的,先要放上几挂鞭炮,吹打上一通,院里自然有人出来询问。

    那嗓门大的就该出场了,大声宣扬着领导的善政,感谢对自己的照顾和帮助,这时门口就已经聚满了热心群众,媒体记者也‘闻讯’纷纷赶到,架好摄像机开始采访。这时领导们闻讯小跑着迎出来大家进去,大家当然不能进去,客气一番就在门口上演一幕感人的戏码,接着自己出场宣读表扬信,向媒体介绍事迹。随后便是将表扬信张贴在大门口,由几位漂亮的女同志送上匾额,领导与大家合影留念,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w?

    最后压轴戏上演,大家都认为领导为企业服务很辛苦,为了表示诚挚的谢意送上一个大红包,至于里边有多少钱大家都心知肚明。一番推让后,红包收下大家走人,我出钱你得名利的和谐大戏终场。可每每演完,赵昺都要恶心好几天,因而他不愿意参与这种事情……

    事情果然如赵昺所经历的,古今程序都是一个样子,目的就是表示感谢之余,还有希望继续得到关顾。唯一的区别是没有扛着摄像机、端着照相机的媒体记着。但少不了八卦群众的跟进宣传,很快大家都知道是殿下首先发现了风暴来袭的迹象,从而下令采取措施,才避免了损失。于是大家‘呼啦’跪倒一片,又是表示感谢殿下活命之恩。

    赵昺既然来了,当然就要极力配合演好这场戏。表示帅府军就是为百姓谋福利,为国家而战的军队,要上报皇恩,下要对得起百姓。而功劳绝不敢自居,此乃是上天的怜悯,帅府军上下的功劳,风雨无情人有情,自己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大家如此盛情,那是受之有愧。绝不敢领。

    应节严在一边看得是目瞪口呆,他本还担心殿下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会打怵,说出些不合事宜的话,没想到殿下真不愧是出身皇家,不仅举止稳重,且言语得体。说话间又是上前搀扶谢恩的乡绅耄老,又是大礼相还,说话时是慷慨陈词。该哭哭,该乐乐。表情极为丰富,更极具感染力,将在场的百姓说的无不感动涕零……

    “上天看顾,皇恩浩荡,殿下有德,乃我广州城百姓之福。飓风袭城才得以脱难,财产无损。为谢殿下活命之恩,今城中各行会,乡绅耄老和百姓筹集些礼物特献于殿下,犒劳府军。还望殿下勿嫌微薄!”该说的都说了,广州船行的会首双手捧着礼单送上,后边的人将准备的各色物品抬至门前,摆满半条街。

    “各位员外,乡贤,大家厚意,本王心领。但这些财物实不敢受,还请带回!”王德接过礼单递与殿下,赵昺接过打开看看,上面所列礼物绝不止韩振所说的那些,仅银钱就超过五万贯,真可谓是厚礼了。

    “殿下,此乃城中上下的一片孝心,还望收下!”

    “诶,区区小事,本王受之有愧!”

    “殿下,自帅府驱逐了鞑子入驻广州城,惩处叛逆、救难济苦,使得天下太平,百姓安乐,可谓政通人和。此皆是殿下之功,众军之力,我等小民理当犒劳,万不要推辞!”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帅府自有帅府的规矩。妄动百姓钱财者皆斩,此乃帅府铁律,本王绝不敢犯,还请各位海涵,心意本王领了,东西还请带回!”赵昺再次拒绝道。

    “殿下……”领头的会首懵了,按照规矩三推三让之后便应收下礼物,大家其乐融融,但殿下明显是坏了规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噗通跪下了,后边的人也噼里啪啦跟着跪了一片。

    “殿下,府中虽有规矩,但这却是广州府百姓的一片赤诚,再说此事也称不上妄取,殿下便收下吧!”应节严见状急忙上前说道,殿下如此就太折了人家的面子,弄僵了大家都下不来台。

    “既然如此,众人也请起!”赵昺沉吟片刻,俯身扶起会首道。

    会首以为殿下终于回心转意,爬起来施礼后叫众人也起身,心里琢磨这殿下规矩是比那些知府,县令规矩大,还得多跪一次才肯收下。可正等着殿下下令收取的时候,却发现其下了台阶,走到那些礼品面前,转了一圈,又让随侍的小黄门将箱子全部打开,好似不相信他们似的要一一验收,这让其更看不明白小王爷要干啥。

    赵昺转了一圈在一个钱箱前立定,摸摸箱子中的钱,又从中拿出一陌钱,将穿绳解开,摘下一枚铜钱拿在手中,快步走回门前的高阶之上。此刻众人都不知道小王爷要做什么,眼睛都盯着他看。而应节严也搞不清殿下要做什么,但觉的他肯定又要做出点惊人之举。

    “各位父老乡亲,广州城两度沦陷,频遭兵火,今又遇风灾,可谓多事之秋。而大家依然捐饷助军,本王深为感动。如今盛情难却,便取一文铜钱以全诸位拥君之心,余下的还请诸位原数带回!”赵昺高举那枚铜钱向众人深施一礼高声道。

    ‘嗡……’殿下话一出口,底下一片哗然,连应节严也是一脸震惊,他没想到殿下会轻易舍弃到手的钱财,前些日子其可是还未缺钱愁得睡不着觉呢。喧声过后转而又陷入一片寂静,几个领头的乡绅会首也是面面相觑,大家过去见过清官,可那也都是两手沾油的,一时也不知道如何进行下去。

    “好一个忠肝义胆,万贯钱财只取一文的小王爷!”正当场面尴尬之时,突然人群中有人高声喊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