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乃大逆不道之言,不可浑说,也许是刘大人的主意呢!”郑虎听罢打了个机灵,左右瞅瞅说道,妄论皇家之事那可是死罪的。?.?`

    “洒家看那刘大人只是个读书人,虽有忠义之心,却无领兵之才,若是其的主意,就不会妄言接战了。而我观殿下相貌与太祖绣像竟有六分神似,而其小小年纪便懂得因势利导,借天之力退敌,颇有将帅风范,其前途不可限量,也许他就是上天派来救我赵宋的。”赵大却似不闻,悠悠地说道。

    “你见过太祖绣像?”郑虎突然说道,他知道皇帝的龙颜并不是谁都能看到的,太祖早已逝去百年,其绣像也是收藏在大内之中,只有祭奠之时才会请出,而能得见者不是朝中重臣,便是陪祭的宗室子弟。

    “洒家……”听到郑虎反问,赵大知道自己失言了,想了想说道,“两位虽与洒家相识日子不长,但我们也算同舟共济,就不再相瞒。洒家乃是太祖后裔,真州副将赵孟锦是也!”

    “江湖中传闻,真州失守后,主将苗再成阵亡,将军攀上敌船桅杆射杀了十数名鞑子后,敌军砍断了桅杆致将军落水溺亡,尸还被鞑子捞起示众吗?”庄世林怔怔的看了赵孟锦好一会儿,确定他是人不是鬼才小心地说道。

    “呵呵……”赵孟锦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用手抹了抹胡须上的残酒苦笑道,“洒家当时身穿重甲落水后即刻沉入江底,但我还是在水底挣脱了,又不敢露出水面,只能憋着一口气顺水潜游,结果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等醒来之事已被水流冲出了数十里,却没有死。”

    “那尸是谁,将军又如何流落至此?”郑虎上下打量着赵孟锦又问道,似乎在确认他的身份真假。`

    “不知道,许是哪位我军阵亡的士兵,人在水中泡上两日,如何分得清是谁。待我将养两日后准备回城,却有消息传来,苗将军已然战死,鞑子恨城中军民不肯投降,被尽数屠之。洒家已无去处,便收拢了城中逃出的旧部数百人想来福州投奔新帝,后获知文右相已为枢密使,因在真州曾结怨于他而不敢表露身份,只能隐于军中,谁知沾染了疫病被送上了船。”赵孟锦无奈地说道。

    “原来如此,将军也真是九死一生啊!”庄世林给他斟满酒举杯邀他同饮。

    “洒家观郑壮士也非凡人,可否告之真实身份?”赵孟锦喝了酒,将酒碗在几上一顿看向他阴森森地说道,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已暴露,若是被人出卖岂有好果子吃,弄不好还得治个擅离防地之罪。

    “赵将军坦诚相告,某家岂有隐瞒之理,说来咱们都同是天涯沦落之人!”郑虎懂得赵孟锦的意思,而事情到了如此地步,他也不想再隐瞒,“某家便是郑虎臣。”

    “你便是会稽县尉郑虎臣?”郑虎一报名,把两人吓了一跳,不禁面面相觑,好一会儿,庄世林才问道。

    “正是某家!”可能是隐匿的时间太久,一朝说出自己的身份,郑虎臣反倒轻松了许多,淡然地承认了。

    县尉也就是咱们常说的九品芝麻官,主管一县的治安,大宋这等官员可以说如过江之鲫,一抓一大把,应是籍籍无名之辈。?. ?`但郑虎臣却不同,可以说鲜有国人不闻其名,因为他做了一件震惊全国的大事情——杀了被贬的权相贾似道。

    贾似道作为宋朝最后一个权相,历仕理、度、恭三朝,擅权时间长达十六年之久,连皇帝都不敢直呼其名,而将其尊称为“师相”。丁家洲兵败之后,在满朝的弹劾声中太后将贾似道贬为高州团练副使,迁往循州安置,会稽县尉郑虎臣便成了押送官。

    有时人不信命不行,天理循环,报应不爽。郑虎臣也算是个官二代,他爹郑埙在理宗朝时任越州同知,后遭到贾似道陷害被流放琼州,死在了那里。而郑虎臣也通过了武举,正是前程似锦的时候,受到父亲的株连充军边疆。这个时期正是宋蒙频繁生战争的时期,他也是历经战阵,九死一生,可总算保住了小命。

    郑虎臣后来遇赦放归,但贾似道依然当权,只能做个九品县尉,要多憋屈有多憋屈。国仇家恨加一块两人可以说是仇深似海,如今贾似道落到郑虎臣手里是啥结果可想而知……

    当然郑虎臣也不是什么好鸟,没有以德报怨,逮着机会便开始变着法的折腾贾似道。贾似道待罪建宁府时,他的身边还有侍妾几十人侍候着,珠宝财物更是无数。郑虎臣在起解刚一出城时就把他的侍妾全部遣散,财物施舍给民间。押解途中,正是农历七月,夏季三伏天的,而贾似道有罪也还有官身,路上坐着二人抬的小轿子,郑虎臣命人将轿顶给揭了,把个贾老头晒的头晕脑胀,黑得像包公。

    除了**上不断折磨贾似道的同时,在精神上郑虎臣也不断打击其。他故意在轿前插旗子,上面写着“奉旨监押安置循州误国奸臣贾似道”,还把他的罪行丑事,编成杭州曲调,教轿夫们唱,冷嘲热讽,嘻笑怒骂,轿夫们越唱越高兴,越骂越过瘾,贾似道只能龟缩在轿里挨骂,连走路也不敢抬头,每日掩面而行。

    郑虎臣也不傻,他知道自己可以尽情折磨贾似道,但是要明着杀他,那就是犯了大罪,因此押解路上,他故意不断羞辱贾似道,就望其能自我了断以谢天下。可无论他如何其只是唯唯诺诺,却毫无自尽谢罪之意。逼的急了,便以“太皇太后许我不死,有诏赐死,似道怎敢不死?”的话搪塞他,遇到个厚脸皮弄得郑虎臣毫无办法。

    眼看着车子行至漳州境内,郑虎臣知道漳州知府正是贾似道的门生,如果此时再不除去这条害虫,就再也没有机会杀他了。行至漳州木棉庵时,虎臣故意领他到庵内歇脚,趁贾似道上厕所,将其杀死在厕坑之中,其后又杀掉他的两个儿子,以其病死上报朝廷。

    纸里终究包不住火,郑虎臣诛杀贾似道后,宋帝在陈宜中等贾似道亲信的一再请求下查办郑虎臣,于是便命丞相郑清芝到福建公干。郑虎臣知道自己犯下大罪,便携四子离家出逃。而负责此事的郑清芝是他的叔父,如今又是乱世,结果可想而知,以将其诛杀上报朝廷。

    郑虎臣不敢在露面,将四子分遣四方,开始了隐姓埋名的逃亡之旅。他知道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而此时太后和皇帝都被俘,于是混进了流亡政府。一者是有个容身之所,二者也希望能重新得到朝廷的重用,免得落个叛逆的结局,而陈宜中的到来让他的盘算落空,只好躲上了隔离船……

    “真没想到咱家这艘小船上居然是藏龙卧虎,有许多人物啊!”庄世林瞅瞅这二人笑道。

    “唉,都是些落魄之人,哪里敢言龙虎!”赵孟锦得知郑虎臣的真实身份后,敌意大减,叹口气说道,“咱们都是有家难归,报国无门之人,还不若与鞑子血战一场来得痛快,省的受那些腌臜气。”

    “我此次丢失了货物,给族中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即便回去也会被逐出家门,与两位同是沦落之人,但也不是没有翻身的机会。”庄世林看看消沉的两人说道。

    “哦,庄员外有何高见?”郑虎臣皱了皱眉说道,此刻危机虽然解除,但是他们站出来必然已经引得众人的注意,一旦靠岸身份便有泄露的可能,再藏下去就难了。

    “只有这一条路可走,投靠卫王府。”庄世林仰脖喝下一大碗酒咂咂嘴说道。

    “卫王殿下虽然治好了疫病,躲过了鞑子的追杀,但其中太过诡异,也许只是碰巧,也许他极有天资,可终究其还只是个孩子,他如何护的住我们,又如何肯救我们?”郑虎臣摆摆手说道,他出身官宦世家,见多了其中的阴谋诡计,尔虞我诈,一个孩子再聪明也斗不过那些权柄在握,老谋深算的权臣们。

    “不然,你们知道殿下的亲随吗?”庄世林举杯邀两位喝了口酒又吃了两口菜问道。

    “当然知道,就是那个憨货,倒是有把子力气!”赵孟锦笑笑说道。

    “你们又可知殿下是为什么上了疫船的?”庄世林不以为意地又问道。

    “这……不会是为了那憨货吧!”郑虎臣被问的一愣,按照常识殿下即便传染上了疫病也不会被送到疫船上,退一步讲身边也应该有众多服侍的人,不会只有一个脑子不大灵光的憨人,何况殿下能救治众人,又怎么可能治不好自己,想来也只有这个理由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