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府现在别看人手少,但人员精干效率并不低,吩咐下去后各司立刻派人前往各处查验灾情,驻扎城外各军也接到命令开始救灾,医药院留守的几位医士也在衙外设堂接诊,免费发放药品。?.?`到晚上情况已然汇总报了上来,由于离城较远的地方接到消息晚,措手不及之下受灾比城中严重的多,农田和盐田被毁不少,人员伤亡也较大。

    赵昺便又召集诸官商议如何救灾,由于他们是客军,没有权力减免租赋,只能自己筹措钱粮和物资救灾。这次殿下没有像往日那样吝啬,主动从内府拨付五万贯资金,帅府总计司又拿出五万贯用于救灾,这笔钱虽说不能完全弥补灾后的损失,但也能借灾民的燃眉之急。稍后就如何调拨物资、发放赈济做了详细规定,会后相关人员便连夜出城,分赴各处展开工作。

    府里的人大部分已经转往琼州,余下的几乎倾巢而出去救灾,府衙一下变得十分冷清。赵昺看了会儿书便觉得昏昏欲睡,可现在大家都在忙,想找个说话的都没有,只能在空荡荡的府衙中闲逛,说实在的他自住自住进来还真没有全部走过,现在就当参观文物古迹了。?`

    “启禀殿下,有众多百姓向府衙涌来,不知予以何为,属下是否派兵拦截?”刚刚走过一半,中军统领韩振突然小跑着过来禀告道。

    “是饥民闹事,还是府中有人不法激起众怒?”赵昺听了有些吃惊地问道,好端端的百姓们上衙门能干啥?依照他前世的经验不是上访,多半就是请愿。

    “殿下,下官不知。见情况不好便调兵分守府衙各处,未及查问便先来禀告。请殿下暂避。”韩振答道。

    “嗯,应大人知晓了吗?”赵昺点点头,这韩振还不错最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安危,而不是贸然行动。

    “下官已经禀告过抚帅,他已前往大门迎候。”韩振说道。

    “好,你即刻命军兵全部撤入衙内待命。切不可与百姓发生冲突,更不得妄动刀枪,违者军法处置,本王稍后便到。”赵昺听闻应节严已经前往处置,心中暗松口气,其治理地方多年,经验丰富,定能有办法先安抚住百姓。但他突然想到军兵们都是些上过阵的厮杀汉,百姓们难免有过激行为。一旦激怒了他们起了冲突,伤了人那事情就复杂了,于是他严令韩振约束士兵不能动手。w?

    “殿下,抚帅要殿下先避一避,万不可露面。”韩振却劝阻道。

    “本王知道如何做,你即刻去保护抚帅,情况不妙便先将他抢下来。”赵昺催促道。

    “是,末将遵命!”韩振犹豫了下答道。施礼后既往前去。

    “倪亮,你带几个侍卫随我前去。看我的眼色行事,切不可妄动。”看韩振走远了,赵昺转脸对倪亮说道。他知道百姓们如果不是忍无可忍绝不会来找官府的麻烦,因此他还是决定亲自前去看看。但话又说回来,爱惜百姓可以,却也不想搭上自己的小命。于是吩咐倪亮跟紧自己以防有变。

    “殿下还是等等,待情况明了再去不迟,万一……”倪亮对殿下是言听计从,王德却不能眼看殿下涉险,连忙阻止道。

    “哪里那么多的万一。你去是不去?”赵昺不想听他啰嗦,打断王德道。

    “小的当然要随殿下同去,可……”王德知道殿下一旦打定主意,谁也拗不过他,而自己虽一万个不愿意,但又是殿下的总管怎能不去,刚想再争取一下,殿下已经迈开小腿先走了,他只能追上……

    一伙人鬼鬼祟祟的摸到前衙却没有听到争吵和喧闹声,退守到衙内的军兵看着也是一脸轻松,丝毫没有大敌当前的紧张,反而有种莫名的兴奋。这场面太诡异了,让赵昺有些迷糊,无法判断当前的形势,一时不知道是该走出去,还是退回去。

    “殿下,殿下,让末将好找!”

    “韩统制,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当赵昺犹豫不决的时候,韩振寻了过来。

    “殿下,末将刚刚已经探明,那些人是城中的商贾和士绅,他们并不是前来寻事的,而是有感于殿下入城后惩奸除恶,爱惜百姓,前几日又及时告知有风暴来袭,使得全城百姓得以及早准备避免了损失,因此特来谢恩的。”韩振三言两语道明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如此,白让本王担心了。既然无事,本王便走了,大家谢来谢去的太没意思。”赵昺说罢转身便要走。

    “殿下留步,抚帅的意思还是请殿下露下面的好,如此即没辜负城中百姓的一片赤诚,也让百姓们一睹殿下风采。”韩振又叫住殿下,转述了应节严的话。

    “本王不过一个小胖子有何好看的,一切交给应抚帅处理吧!”赵昺可不愿意出这个风头,让人指指点点,然后夸赞一番,自己还得陪着笑,跟傻小子似的。

    “殿下,那些人可不是空手来的,他们带来不少东西孝敬殿下,以报救命之恩的。”韩振听了也笑了,殿下虽小却真有意思,他往前凑凑轻声说道。

    “哦,都带来些什么,跟我说说。”

    “其中有一块‘救苦救生’的大匾,足有门扇大小!”韩振极力张开双臂比划着说道,可殿下对此似乎无动于衷,又赶紧回报说,“末将还看到有十多抬绢帛,后面有十多车粮食,几十头羊,百十坛酒。另外有几个大箱子看起来沉甸甸的,估计装满了银钱。”

    “送来的东西还不少呢!”赵昺停下脚摸摸下巴道。

    “是啊,殿下,末将估摸着加起来至少有四、万贯。”韩振伸出手掌说道。

    “你没看错?”赵昺抬起头问道。

    “没有,只多不少!”韩振信誓旦旦地说道。

    “这些人还挺大方的,是吧!”赵昺舔舔嘴唇说道。

    “是啊,当然以殿下的恩情相比也不算多。可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殿下现个身也算给他们脸了。”韩振弯下腰说道。

    “嗯,你说的有些道理,咱们去看看?”

    “那好,末将给殿下引路!”韩振直起腰大声说道,心中却暗道还是抚帅了解殿下,只要提到钱他必会前去……(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