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未时西南方的云层越来越厚,风也逐渐加大,即便在府衙中似乎都能听得海浪拍岸发出的巨响。?`到申时外边已然黑的不见五指,一阵电闪雷鸣之后,倾盆暴雨骤然落下,整个广州城皆笼罩在风雨之中。

    内书房中各处都点起了蜡烛,照亮了每个角落,隆隆的雷声,断枝落叶扑打着门窗,其中还夹杂被风吹飞的瓦片落地的脆响。王德指挥着几个小黄门检查门窗是否已经闭严,屋顶有没有漏水的地方,他不时偷眼看看小王爷,此刻其静坐在书案前托着下巴瞅着案上的烛火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外界的风雨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思索。

    其实赵昺此刻是在后怕。如果不是当时自己习惯性的看了眼风暴瓶,此刻前往琼州的船队恐怕已遭灭顶之灾,数千条性命消失于风雨之中,上百船的物资沉于海底。这对还很弱小的帅府将是个沉重的打击,甚至影响到琼州的局势发展,乃至改变整个国家的大势,结果很可能自己的‘小船’刚刚便翻了船。

    “筹建气象预测机构势在必行,绝不能再拖了。w?”赵昺暗筹道,这次能躲过灾难纯属侥幸,而自己绝可能次次都能如此幸运,必须建立专门的机构掌握气象变化,这不仅关系到自己的安危,也关系到战争的进程,国家的兴亡。

    赵昺如此想绝不是耸人听闻,天气、气候作为战场环境条件的可变因素,无论是在冷兵器时代,还是在现代高技术条件下的战争中都扮有极其重要的角色。赤壁之战就是诸葛亮用一场大雾借的数十万支箭巩固了联吴抗魏的基础,又用一场大风创造了火烧曹营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从而奠定了天下三分的格局。

    在现代,赵昺知道越来越多的国家和研究人员开始注意到天气、气候和战争的密切关系,并试图从浩如烟海的史籍中寻找对当今世界有启示意义的战例。总结人类在“与人斗,与天斗”过程中得到的宝贵经验和教训。如今甚至已经达到可以运用现代科技手段,人为地制造地震、海啸、暴雨、山洪、雪崩、热高温、气雾等自然灾害,改造战场环境以达到军事目的的气象战争。

    而对于古代海战影响最大的便是风和潮汐。??. `海浪能改变舰船的航向、航速,甚至产生船身共振使船体断裂,破坏海港码头,水下工程和海岸防护工程。小浪利于战船隐蔽接近敌方,大浪便影响舰艇安全航行,不利于登陆作战。掌握潮汐发生的时间和高低潮时的水深是保障舰船航行安全,进出港口、通过狭窄水道及在浅水区活动的重要条件。也是建设军港码头,水上机场,进行海道测量、构筑海岸防御工事,组织登陆,抗登陆作战和水下工程建设等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

    鹿耳门之战中,郑成功借助潮汐变化领军顺利通过鹿耳门登陆,造成对荷兰敌军分割包围的有利态势,保证了顺利收复台湾。也许不久后依然会发生的崖山之战,敌将李恒也是利用涨潮的时机率战船从宋军背后夹击。控制了另一条水道,切断了汲取淡水的通路,最终无水可饮的宋军兵丁战斗力锐减,从而间接的导致战斗失败。从而彻底亡国的。

    正是由于天气因素对战争的重要影响,才应该注意利用它们,避免它们对行动造成负面影响。这样才能在气象因素层面上确保战争的胜利。赵昺当然不会傻得以为自己能造出能影响气候的超级武器一举灭了鞑子,他只希望能预测出短期的气象变化。不要给自己造成大麻烦就烧高香了。

    在大宋朝现在预报天气除了经验之外,人们只能寄予那些能掐会算,夜观天象的术士身上。这有多不靠谱他最清楚了,指望他们还不如相信公鸡会下蛋。但即便前世有着现代工具的气象部门做出的天气预报都时常被广大网友们吐槽和调侃,那赵昺深知自己手中的‘风暴瓶’肯定也并不完全可靠。

    通过这段时间的使用,赵昺就发现风暴瓶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它能提供的只是即时预报,那留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就很短。比如此次是发生在船队没有的时候,如果他们已经入海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即便知晓风暴已经就要来临,那也毫无办法可言,只能是听天由命。而自己两次能成功利用风暴瓶的预报,不能不说有幸运的成分在里边。

    要解决风暴瓶存在的弊端,办法只能是通过另外的方式和手段来判断天气的变化,然后与之相互印证,从而做出预判。可眼前自己唯一的方法还只有风暴瓶,更为尴尬的是这哥们儿还没有兄弟,世界上至今只有这单蹦一个,坏了都没处寻。再有现在自己不是只有一条船的时候了,也不可能次次跟着出海,在没有有效通讯方式的情况下依然是两眼一抹黑。

    “我也许能给它找个伴儿!”想到此赵昺心中一动,风暴瓶中溶液的成分并不复杂,不过是蒸馏水、樟脑、乙醇、硝酸钾和氯化铵,这些东西也并不难找,如果能试制成功给帅府水军战船上都配备了这个东西就能随时了解天气变化,虽不能说万无一失,但总归多层保证。

    “王德,我们马上去医药局一趟。”美好的未来让赵昺坐不住了,他起身道。

    “殿下不舒服吗?我立刻命人去请危郎中!”王德还以为殿下病了,赶紧凑过来说道。

    “本王好好的有什么病,我要去寻些东西!”赵昺推开他说道。

    “殿下,外边风雨交加,咱们如何过去啊,不若等到明日?”王德指指门外劝道。

    “等不及了,即便下刀子咱们也要去。”赵昺大声说道。

    “是了!”王德见殿下如此说了,哪里还敢再劝,急忙命人寻来蓑衣给殿下穿好,又找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小黄门护卫着冲进了雨幕中……(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