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从外观和改造的难易度上来说艨艟是首选,但赵昺却没有选择它。? ?w?这是因为战船是用来作战的平台,还需要搭载武器。

    在这个时期战船交战的方式除继续沿用古老的接舷战的同时,更为注重抛射武器的运用。一般情况下,双方是隔着一定距离作战,因而抛射武器在海战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便有了海战中‘弓矢为上,钩枪次之,手刀又次之’的说法。而由于火器的发展,火箭和火砲此类武器在海战中也格外引起重视。

    当然宋元时期的火箭和火砲的应用还处于最初级的阶段。火箭不过是在箭矢上捆绑一个药筒,点燃后再用弓弩发射,以增加射程。而火砲也不是现代意义的金属身管火炮,只是以抛石机为动力发射的火药包。但因为此类武器既是抛射武器,又带有火攻的性质,在杀伤敌军的同时,又能摧毁敌船,还是受到了各方的重视。

    为了能够在海战中取得优势,赵昺已经‘发明’了弩炮,并用于实战,取得了不俗的战果。这便解决了由于没有火炮,而又需要远程大威力武器的问题。`但弩炮比弓箭不知重了几十倍,所需要占用的空间也大的多,操作弩炮的射手同样要需要多人完成,显然艨艟小巧的船身和较低载重量难以胜任。

    另外龟船除了远程武器外,还具有一项必杀技,那便是依靠船头上的冲角撞击敌船水线下的船体,使敌船进水沉没。为了获得最大的冲击力,除了船只要有较快的速度外,还要有较大的体量,否则撞上后,沉的不知道是谁呢?而同归于尽也不是赵昺想要的结果。艨艟这几项致命的缺陷使其不得不出局。

    以战船为载体进行水战的另一个特点是:战船必须根据战场的具体情况随时调整火力和兵力的配置。这就需要其具有良好的机动性能,快速分合聚散以取得战场的主动权。相反,战船失去机动性,则处于攻亦难攻,守也难守的境地,成为敌军肆意攻击的固定目标。从而失去战场的主动权。

    艨艟采用桨橹为动力,机动灵活。但海船体量大,所以主要是靠风帆为动力,因此受气候,主要是风力影响明显。`在顺风的情况下,水军战船乘驶自如,可以乘风直捣敌阵,尽量利用风力的影响,化为自己的优势。同理。要是逆风的情况下便会陷入机动困难,被动挨打的境地。而龟船是以突袭为主要战术选择,具有良好的机动性是必须的。显而易见海船难以胜任。

    这样一来多桨船便成了最后的选择,其机动性虽不如艨艟,但其船身长八丈三尺,阔两丈,载重达八百料,可载兵士二百人。完全可以满足搭载弩炮和兵员的要求。且其体量较大,配上冲角在撞击中既能重创敌船。又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而多桨船顾名思义是以桨划水驱动船只航行,其用桨四十二只,可以保证它能有较高的航速,有良好的机动性,改造时加装桅帆,同样也具有靠风航行的能力……

    “这也许便能守住琼州吧!”赵昺敲定了改造方案。也算是放下件困扰他多时的心事,大松了口气喃喃道,而脑海中出现了一副海上大战的情形。

    海峡中宽广的海面上两军对垒,我军首先派出火箭船前出在远距离上实施打击,在漫天飞舞的火箭轰击下。敌船或被击中起火,或极力躲避,混乱中相互碰撞,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待火箭攻击完毕后,敌重整队形欲再行发起攻击时。伏于暗处的龟船发起突袭,在中远距离上弩炮不断发射,杀伤敌船上的水兵,击毁他们的桅帆。

    敌船虽以抛石机和弓弩对龟船进行打击,但其背部的铁甲为它提供了良好的保护,无法对我方造成致命的伤害。在双方接近后,龟船转而使用冲角撞击敌船。而敌方士兵则想进行贴身近战,当他们成功跳到龟船背上时,才发现上面林立的铁刺成为新的噩梦,不是被刺伤刺死,便是不敢再动。有幸攀上船舷的,却被龟船中的战兵发射的箭矢或刺出的长矛击中,终难逃一死。

    经过两轮打击的敌船队此刻已经元气大伤,这时以大型战船组成的我水军船队发起最后的攻击,以泰山压顶之势碾压敌小型船,夹击敌主力战船,同时以装备的弩炮继续杀伤敌船上的敌兵,掩护我军战兵进行接舷战,杀伤敌船员,俘获敌船,结束战斗。

    当然这种理想的状况只能在敌我兵力相当,或是敌军略占优势的情况下。而如果在敌军拥有绝对优势的兵力或是多路进攻的形势下,恐怕依靠自己水军的兵力难免捉襟见肘,难以实现所想,毕竟蚁多也可咬死象,那抗登陆作战就将难以避免。

    “敌军强行登陆,我又该怎么守?”刚刚欢喜了片刻的赵昺想到这个问题又愁上心头,除了龟船、弩炮和火箭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利用,他又陷入了苦思之中。他觉得自己就像处于风暴眼中,虽然暂时躲过了狂风怒浪,但周围却是滔滔恶浪,稍不小心便又将投入其中,自己必须小心的躲过,要不就只能迎上去。

    “殿下,潘副使今晚便要率船队,押送最后一批物资前往琼州,他特来辞行,同时问问殿下还有何事情交待。”就在这时,一个小黄门在王德耳边低语了几句,他又凑过来禀告道。

    “本王没有什么事情,就按照预定的计划行事便可,我还有事情要想,便不见他了。”赵昺听了看看天已过正午,皱下眉道,显然对被人打断了思路有些不满。

    “好,小的这就转告潘副使!”王德笑笑说道,退后出门。

    “等等,命令潘副使取消所有出航计划,并令泊于外港的船舶全部进入内港,派水军巡视外海命留于外海船只在日落前必须全部回港!”王德的脚刚迈过门槛,便听到殿下急吼吼地喊声……(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