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陈氏兄弟赵昺早有招揽之意,只是碍于‘清誉’还没有下手,没想到他们哥儿俩却先想出这么个顾头不顾腚的‘高招儿’,把自己放到火上烤。`若是放在别人身上可能还会有些犹豫,但赵昺本就是想一心逃命,希望能在乱世中寻个存身之地,却没想到摊子越铺越大,想低调都不可能了。而今只能是不断的扩张,使自己强大起来。

    至于朝廷怎么看,赵昺反倒是最不会放在心上。别人担心会被弹劾自己是想图谋自立,意图篡位。可他不怕,形势如果依然按照历史的轨迹发展下去,恐怕等不到自己生出要篡位的心思,小皇帝便归天了,到那时候他们都要哭着喊着求着自己当皇帝,说不定自己还不想干呢!陈氏兄弟如今使出了‘顾头不顾腚’**,尽管谁都看的出来是怎么回事,但面儿上也挑不出什么毛病,而自己只需顺水推舟便可。

    摧锋军就有些麻烦了,他们虽是地方部队,但也隶属于殿前司禁军序列。有和归附于帅府军的左翼军和勇敢军不同,其分别因为参加泉州之变和投降敌军而被朝廷视为叛军,赵昺兼并余部没有人会说什么。? ? ?.而摧锋军却不同,他们即便被赶出广州城也一直与敌作战,可赵昺又眼馋其战斗力,一支经过训练的百战之师总好过缺乏训练义勇,尤其是他们具有良好的血统,只要补充兵员经过一段时间的整训,便能很快恢复战力。

    “两位先生,帅府和殿前司及枢密院哪个权力更大一些,咱们帅府有没有权力调遣地方军队?”赵昺想了想问道。

    “殿下,这个不好说……也许有吧!”邓光荐首先说道。他知道天下兵马副帅这个官衔是临时授予的,并不常设,因而很难界定它的权限,对于殿下来说其实也是名誉大于实质。更多的是想以此为名号召天下兵马勤王军的。可说它大,并没有旨意授予权限,管了管不了枢密院和殿前司谁也说不清;说它小,这头衔却是太皇太后亲赐,当今皇帝又下旨确认的,有着钦赐的牌子意在代表皇帝行事,按例应该比其它各部司高上一等。

    “殿下,靖康年间金军南下,时高宗皇帝曾被授予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统帅天下兵马勤王。?.时只有兵马数千,但在收拢了两河和山东各路兵马将他们皆纳入麾下,才有了中兴之事。既然没有明旨,殿下效仿当年高宗皇帝之例收编各路兵马并无不妥,即便朝中有人非议,我们也尽可以此争辩。”应节严沉吟片刻道。

    “既然如此,我们就给来个糊涂僧断糊涂案,如今有报朝廷船队正向广东靠拢,广南东路制置使张镇孙大人也正率一应官员星夜来此。未免夜长梦多,先生便以帅府名义拟一道公文给摧锋军并上报朝廷,征调摧锋军马发部前往广南西路助帅府收复失地,镇压盗匪。然后让他们于明晚登舟以护送前往琼州船队为名即可离开广州。”赵昺听明白了。既然没有规定咱们就按惯例乱着来,反正这兵荒马乱的,朝廷自顾不暇也不会在乎千把兵丁的去向,即便有人想追究。自己在琼州天高皇帝远,他又能拿自己怎样。

    “好,殿下此议妙极。我们帅府是借调而不是收编,至于何时让他们归建,那就要看战事如何了。”应节严听了捋捋胡子笑道。他虽不明白‘糊涂僧断糊涂案’是啥典故,但也明白了殿下的意思是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了。

    “是啊,如此一来不仅堵住了他人之口,又得一支强兵,殿下真是妙计!”邓光荐也赞道,心中却也暗自佩服殿下有担当,他也帅府的名义下公文,却没有假借安抚司之手行事,等于将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这份胆气不是谁都有的。

    “两位先生,咱们在广州城此次所获不少,但也几乎将市面上的铜铁、皮革和硝磺等军需物资一扫而光,而张大人不日即将到任,咱们还需抓紧时间将东西尽数运往琼州,否则他开口讨要也不好回绝。”赵昺让了让,三人吃了些东西后,又说道。

    “殿下说的是,广东路历经战火,各州县衙门几经变动,府库亦已一空。而朝廷又难以拨付所请,只怕张制置使也穷的紧,也指望能从广州筹些军饷。”应节严点点头说道,他清楚大家都穷,但自己更穷,进了兜的东西向外掏都心疼,“现在粮食和抄没的财物已经尽数起运,所需军资也分批上船,明晚又有船队前往琼州,后军和左、右两军、征募的工匠业已随船同往。如今待运的只有牲畜和战马及前军和中军所部军兵,只待船只回返便可全部离开。”

    “嗯,先生,你们说咱们的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赵昺夹起一块软羊放到嘴里大嚼着说道,自己一番‘搜刮’之下,起码一、两年市场都难以恢复,给后任留下个烂摊子。

    “呵呵,殿下多虑了。”应节严看着吃的满嘴流油的殿下笑道,“殿下下令惩奸除恶,返还赃物,将敌产分发给穷苦,而军中又纪律严明秋毫无犯,购买物资也是公平买卖,城中百姓、商贾尽赞帅府军乃是仁义之师,殿下贤明。”

    “两位先生,我想既然咱们做好人就做到底,将府库中缴获的钱资留给张制置使如何,也免得他无米下锅,到了吃饭的时辰便骂咱们师徒!”赵昺咽下嘴里的东西说道。

    “殿下提议,老夫以为使得,大家毕竟同殿称臣,共同抗敌吗!”应节严愣了下,憋着笑道。府库中有多少东西大家心知肚明,比之抄没的财物不过是九牛一毛。但外人不知道啊,他们只需按所获账册移交便可。如此一来殿下可赢得清廉之名,苦却也只有张镇孙知道,可又说不出,还得陪着笑,而殿下的‘牌坊’无形间又高出了两丈……(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