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今日的晚膳比之宫中的御膳样式少了许多,也显得简陋,但比旁日丰盛多了。`赵昺却十分满意,平日里自己吃的简单,厨房中备下的材料也少,仓促之间能做出不少也够难为厨子们了,当然这也就是在广州,否则在它处现卖都买不到。三人边吃边说,应节严说得不假事情确实有些棘手。

    此次帅府军攻打广州,助战的有两支部队,一支是江璆的族兵和召集的义勇,人数有三千人左右;另一只是陈则翁兄弟率领的由盐民和收集的溃军组成的队伍,人数也有数千;再有便是俘虏的广州勇敢军残部和梁雄飞率领的九江军一部,也有三千多人。

    江璆是王府翊善,又是广南西路转运使,他率领的队伍归入帅府军名正言顺,谁都没有异议,也不会有什么麻烦。俘获的勇敢军和九江军算是战利品,被帅府军收编同样顺理成章。麻烦的是陈氏兄弟的队伍,他们二人都是广东南路的官员,被征辟为帅府官员虽有‘仗势欺人’之嫌,可要用强也并无不可,难以处理的是他们的部属,而其中还有一支溃军便是驻扎在广州的摧锋军。 ? ? ?说 . `

    摧锋军说起来与皇室还有些渊源,其是靖康之变后由信王赵榛组建,又先后转隶张浚和岳飞部,直至绍兴五年授予军号,归于广东提刑司节制,财物则由广东转运司负责,与湖南飞虎军、福建左翼军和广东勇敢军一样成为地方镇戊军,但名义上仍属殿前禁军系列,由枢密院管理。其间也曾多次受朝廷调遣出境作战,驻守战略要地。

    元军大举攻宋,临安陷落敌军进入广东,时任广东安抚使徐直谅遣广州人李性道权提刑,领摧锋军将黄俊,陈实。水军将领谢贤等至石门,阻止元军入广州。时广州兵力号称两万,李性道惧不敢战,仅黄俊部接战,余部畏缩不前,终于战败,退回广州。徐直谅逃出广州,元军入广州。李性道,陈实,谢贤投降。黄俊不屈,被杀于摧锋军寨佛殿下。

    不久,熊飞于黄世雄,梁雄飞交恶,宋朝廷遣制置使赵缙反攻广东,熊飞响应,易宋帜攻广东。赵缙兵至广州于熊飞会合。黄世雄等弃城,李性道献城归降。赵缙入城,杀李性道。陈实,谢贤等。`委任潮阳人马发为摧锋军正将,驻潮州,州人推为权知州事。号安抚使。今年正月元军二次占领广州,知循州刘兴,权知梅州钱荣之降,马发率部千人逃遁。后暂归入陈任翁麾下……

    “前次,陈佥事曾经向我提过归于帅府之事,但我已明确拒绝他们了。怎么又旧事重提?”赵昺听完应节严的介绍,皱皱眉头说道。

    “殿下有所不知,瑞州先生几次找到我称其弟伤势一直不能痊愈,而帅府军不日便要撤离,他欲携兄弟及老小一同前往琼州求医,却只字未提归于帅府之事。”应节严说道。

    “呵呵,他倒是有些意思。他们兄弟要走,其麾下的兵丁怎么办,难道要解散吗?而麟州先生的腿我早已看过,基本已经好了,只需将养些时日,根本不必前往琼州啊!”赵昺笑笑说道,这哥儿俩是跟自己耗上了,若不是不想与张世杰再起冲突,他还是真心想收了他们。

    “老夫也是如此和他们解说的,但昨日我听闻陈氏兄弟已经分别向朝廷上书请辞,而其麾下的义勇也纷纷前往府中募兵处应募,摧锋军统领马发也要求归入帅府。可现在广东制置使张镇孙已率部前来,不日即到赴任,如此一来,岂不徒生变数!”应节严有些无奈地说道,这种事情他们要管也管不了,不管又会让同僚之间相互猜忌,实在有些为难。

    “瑞州先生所为正是欲盖弥彰,想借此遮人耳目。不过其为归帅府,却也是一片苦心,让人难以辜负。”邓光荐也笑笑说道。

    “两位先生说的是,他们这哪是投效,分明是将个烧的通红的火盆塞到我手里,这扔也不是,抱着也不是。”赵昺苦笑着说道,他们哥俩的把戏并不高明,连邓光荐这个书呆子都一眼看穿,更不要说朝中那些人精了。

    “唉,殿下所言不虚。若是我们坚拒必然让要投效帅府之士寒心,若是收留又会引起朝廷和同僚的误会,恐有人会弹劾我们帅府有自立之心。留与不留确是两难。”应节严叹口气说道,他得到消息后也和各司主官商议过,可意见不一,这才想听听殿下的想法。

    “两位先生以为陈家兄弟如何?”赵昺夹起块肉吃了,抬头问道。

    “瑞州先生学识过人,为人忠义,有治世之能。出任广东副使之时,其掌管广东南路粮食货物转运,兼理边防治安巡察监督,忠于职守,调运广南粮食物资,尽力协助朝廷组织力量抗敌,一心匡复保国。值元军大举南下时局维艰之际,又倡义举勇起兵勤王。是个不可多得之才。”应节严说道,“麟州虽年纪尚轻,但吾观其谈吐不凡,对用兵之法很有见地,随兄至广东后领军奋战,以身许国,假以时日必能成为一方大将,国之栋梁。”

    “是啊,我也曾与其兄弟论过诗文,他们不愧为书读之家,对子集经典如数家珍,治国安民之策也深有领会,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只叹他们明珠暗藏,难尽其才!”邓光荐惋惜地说道。

    “那摧锋军战力如何,马发其人又怎样?”赵昺点点头又问道。

    “摧锋军有兵额三千四百人,分驻广东各州府不等,又抽调一部前往临安勤王,分散四方。后几经调增,广州尚有兵千人。其因作战勇猛为广东清剿匪类,镇压反叛的主力,历次奉调出境参战,曾平琼州黎硐之乱、战蒙军于阳平关、大散关,援广西之战皆胜,鲜有败绩。”应节严说道,“马发其人却不甚了解,但其能以战功升至统领想也有些本事,城陷后又可独领一军逃出广州而不溃,应有统兵之才。”

    赵昺听着二人之言好话说尽,不像在征求自己的意见,倒像是在为自己举贤……(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