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转眼有过了两日,帅府军入主广州城已有十天。`此刻城中已经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热闹,解除海禁后不断有满载货物船只进入或是离开,各个港口和市场皆恢复交易。城中的大部分商贾们觉得与往年相比生意好做了很多,过去那些垄断市场的不法巨商几乎被一扫而光,杀的杀,流放的流放,给他们腾出了空间,不必再依附他们,自己便可从繁荣的海外贸易中分上一杯羹。

    另外大家发现帅府军与其它朝廷的军队有所不同,不仅军纪森严秋毫无犯,且做买卖也十分公平,从不强买强卖。再有帅府军旺盛的购买力也给了他们赚钱的机会,其简直就像一个填不饱的恶汉,布匹、药材、铜铁、皮革和硝磺、战马等军需物资有多少要多少,以致有些物品脱销或是价格飞涨。

    令人惊异的是粮食价格却相对平稳,帅府军只购进了相当于市面上大约一成的粮食,这对于存量巨大的市场来说并未造成多大波动,也使得百姓生活基本没有受到影响。而让他们兴奋的是帅府开始拍卖查抄的宅子和商铺,这些可都是寸土寸金的好地段。? ?.??`可起初众人还有些顾虑,担心帅府意在敛财迟迟不敢下手,没想到有胆大的,几个外地客商连连出手拍下了码头上最好的几处商铺,且都顺利成交,于是大家都坐不住了。

    帅府的一系列动作就像给日渐萧条的广州城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市场上交易频繁,出现了近十几年间少有的繁荣。但有些人却不能参与其中,还在惴惴不安地猜测着自己的命运,为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而寝食不安……

    帅府军抓获的人犯都被囚禁在城外的两个相望的沙洲上,一个用于关押俘获的军兵。一个用于羁押抓获的叛逆和通敌的不法分子。沙洲上的监所四周围着栅栏,外边不足五十米就是江水,里边的监牢也不过是就地取材搭建的草棚,要是没有林立的哨棚和巡视的兵丁这里更像个羊圈。

    这几天俘获的官兵已经陆续被送走,而这边的小岛上杀了一批,流放了一批。前天又有一批由家人缴了‘捐纳’被放走了。而今拥挤不堪的小岛上只剩下不到二、三百人,显得宽敞了很多,只要他们不离开栏围,士兵们并不干涉,默认他们自由活动。?.??`

    “胡头领,你说咱们什么时候能离开?”时近正午,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十多个人犯散坐在一棵大树下乘凉。一个穿着长衫作员外装束的中年汉子,可被关了多日衣服已经沾满了污迹。散发着酸臭味儿,他吐掉嘴里的草根问身边半躺在草地上的家伙。

    “趴地虎,别他娘的瞎叫,作死啊!”姓胡的紧张的看看四周脸色狰狞地低声骂道。

    “好,好,胡掌柜的、胡兄,该杀的杀了,该放的放了。剩下咱们这些人留着不放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想多要些钱吧!”被叫做趴地虎的家伙不以为意地笑笑说道。

    “别以为你穿着件长衫就真成了员外了,你什么货色别人不知道。洒家还不知晓。他们关着咱们绝不是为了钱的事儿,那帅府只抄了钱、孙两家所得便何止千万,如何看得上咱们这些小门小户!”姓胡的撇撇嘴说道。

    胡胜本是落草为寇的盗匪,前些年发了财便金盆洗手落户广州,买了个庄子开起酒坊,当起了买卖人。而那趴地虎也是什么好人。他姓秦名宝,年轻的时候好勇斗狠出了人命被充军。后来蒙古人南下主将叛降,他又杀了自己的主官挟持一帮人抢了艘船逃到海上,靠勒索过往商船过活。几年间也赚了不少,洗白了身份后当起了富家翁。看似脱离了江湖事,但混江湖的人都心知肚明,其与旧时的兄弟们并没有断了联系。

    “会不会有人漏了咱们的底儿,官府知晓了咱们干过的事情?城东的方盛昨夜便被带走了,现在也没回来,不会也……”秦宝摸摸额头道。那里曾刺着字,虽然已被用秘药洗掉,但他心虚的时候还会想起往事。

    “不会。入城的帅府军是已卫王为首,其是客军不会久留,杀的也都是大奸大恶之流,哪里顾得上追查咱们这些小鱼小虾,不过是觉得咱们还有些油水想慢慢熬,只要咱们咬紧牙关他们便没办法,早晚得放人!”胡胜冷笑着说道。

    “如此最好,可我总觉的不踏实,好像没有那么简单,否则像林家那种败了家的货色也留在这里作甚!”秦宝看看不远处窝在草丛中的个年轻人说道,“这怂货想投蒙古人,人家都会要,家里只剩下个壳子,要钱也没有。而他那胆子也就打个架,调戏下良家女子,做不来什么大事,还没过堂怕就尿了裤子。”

    “娘的,是啊!”胡胜想想也警觉起来,“林家小子别哭了,你过来,有事问你!”

    “两位大哥有何事?”那人爬起来,拍拍身上沾着的草叶,又拉拉衣襟苦着脸道。

    “他娘的,把你脸上的猫尿擦了,洒家就看不得你这样的怂货!”胡胜骂道。

    “别吓着他,林公子昨晚去过堂了,跟你同去的那俩人呢?”秦宝却和颜悦色地拍拍自己身边的块石头示意他坐过来说。

    “谢过秦兄了!”林公子用袖子抹抹脸上的鼻涕眼泪,受宠若惊般的坐过来道,他是知道这二位的,都是在各自地盘上说了算的人物。

    “快说,哪里那么多的废话!”胡胜厌恶的瞥了一眼催促道。

    “昨夜真是吓死人了,城北的孟员外想必两位兄长都知道吧,那是跺一脚北墙都要抖三抖的人物,结果被一顿暴打当场杖毙!”林公子心有余悸地说道。

    “孟霸天被打死了,为啥事?”胡胜听了翻身坐起,一把薅住林公子的衣襟喝问道。

    “离得远,听不大清楚……好像是要他答应什么事情,其不肯,那人便怒了,下令当场杖毙,孟员外便被活活打死了。”林公子结结巴巴地说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