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趁着郝云通清创的功夫,赵昺将面饼上的霉菌用竹片轻轻的刮下。?. ?`这个活也不轻松,大喘口气都可能将轻如灰尘的菌丝吹飞,他不得不背着身子挡着风,旁人看了却更觉的神秘。而用这种原始的方法治疗感染,绝不是他的原创,那是他前世在一期还原古代人生活的电视节目中看来的,他记得其中有古埃及人用霉的干面包和蜂蜜治好了他们法老的腿伤的内容。

    古人可能只是偶然现这种方式能治疗感染,在现代科技的解读便是以一类微生物抑制或杀死其他种类微生物的拮抗作用,诸多的抗生素便是这么诞生的。而蜂蜜的酸度可以避免细菌在创伤部位生存,即便没有细菌,也还能起到减轻伤口肿胀和疼痛程度的作用。同时由于蜂蜜中具有生物素,能够让创伤部位迅长出新组织,消除死去的肌肉,加快伤口愈合度。

    赵昺如此做也正是古为今用,只不过加入了些现代医学中最基本的消毒措施,清除器械、操作者手上和敷料上的细菌。而这个时代棉布还是稀罕物,常用裹伤的丝帛是好东西,但纹理细腻,不透气,并不利于伤口的愈合。麻布虽便宜,但布理间隙较大,和现代常用的棉纱布比较相似,比之丝帛要好一些。

    “殿下,好了!”这边刚忙乎完,那边郝云通报告道。? ?  .??`

    “好,将布条解开!”赵昺强忍着仔细检查了伤口,目测没有什么遗漏,指指扎在腿根儿的布条道,看着有鲜红的血逐渐渗出,便将霉丝抖落在上面,又用涂抹了蜂蜜的布块敷上,再示意郝云通用消过毒的麻布条包扎好。

    “你把下脉。”各自洗净手,丫鬟已经将现场清理干净,赵昺对郝云通说道。

    “殿下,属下……”

    “嗯!”赵昺重重哼了声。心中暗骂说你笨是真笨,老子哪里会那么高深的东西。

    “殿下,脉象虽还略显缓慢,但已平稳、有力。”郝云通看殿下面色不善。赶紧麻溜过去把脉,过了好一会儿才兴奋地说道。

    “哦,那就好。”赵昺略松口气,总算没有死在当场,至于脉象好转。他以为这是退了烧的缘故,那霉菌起作用没有这么快当的。?`

    “殿下,贱妾多谢了!”别人却不这么想,后事都准备的人在小王爷的一番医治下脉象转稳,便都以为濒死的人被救活了,陈任翁的老婆紧趋两步跪在殿下面前施礼道。

    “下官代舍弟谢过殿下活命之恩……”陈则翁也是热泪横流深施一礼道。

    “快快请起,本王实不敢当此大礼,现在还只是暂且稳住了伤势,能否痊愈还要看看!”赵昺连忙相扶道,至于能否真能好他也没底儿。正好先借机打了预防针,免得人死了或残了埋怨自己。

    “殿下,舍弟还需多久,是否还需用药?”赵昺的话果然起作用了,把人的注意力又拉回到病情上。

    “嗯……倒也没什么特别的,伤口绝对不可沾水,稍后可以喂些淡盐水和糖水,热仍用烧酒依刚才的法子擦拭。醒后可吃些稀饭。”赵昺沉吟片刻道,自己知道的也就这些了。

    “殿下,醒了……”陈任翁也真给赵昺长脸。他突然喊了声疼,又叫水喝,虽然没睁眼,但也足够让众人惊喜了。危氏兄弟更是紧走过来一人拉着一条胳膊把起脉来。而脸色也是几变,对视一眼后将‘难以相信’写在了脸上。

    “危先生,你再开些清热解毒的药备着,待其稍缓后喂下。”俩人的小动作如何能逃过赵昺的法眼,而看到他们的神色也放心了,人家毕竟行医数十载。经验比郝云通丰富多了,他略作轻松地对二人说道。

    “殿下神技,在下如何敢卖弄薄技……”危子美拱手施礼道。

    他哥俩来府中不久就听说殿下在疫船上救人之事,但并未放在心上。想想自己幼年跟着父辈们修习十余年后才开始坐诊,又十年才独自行医,即便如此也不敢说能治好时疫。而殿下才几岁,在娘胎中便开始学医也没几年,治病的肯定是另有其人,府中的人为了抬高小王爷便加在了其头上,不知真相的人又以讹传讹,便将殿下吹成了神医。

    但今日却开了眼,陈任翁是刀伤久治未愈,已经成疮,危子美以刀剜去腐肉,排出脓血,又敷上祖传的金疮药,辅以汤药清热排毒,可还是未能止住伤势的恶化,药也灌不进去了。昨晚他会同兄长一同看过,皆以为毒已攻心,医药已经无力,只能告诉家人准备后事。当今晨听说殿下前来诊病时,他们也赶了过来,原本只是想尽人事罢了,没想到殿下却把人给治活啦!

    在治疗过程中,两人离的虽然远些,可还是能看的清楚,听的明白。王爷的手法看着繁琐些,却也与自己诊治的程序没有多大区别。因而他们都怀疑是在药上,但刚刚查看过,那里就有一只面饼,一碗蜂蜜,都是寻常东西,甚至称不上是药。而事实又摆在眼前,人是他们看着治的,脉也亲手把过,人确实有所好转,不能不信。

    现在殿下吩咐开药,危子美并不想做。一是自己想看看殿下有何秘方;二是担心再出了问题,被当成替罪羊。可殿下吩咐了后,也不管他们如何想,话也不等说完便甩手出门了……

    昨夜了笔洋财让赵昺兴奋异常,大早晨救死扶伤又使他紧张的要命。如今事情一完,亢奋的神经冷静下来,立马瞌睡虫就上了脑。在陈氏家人的千恩万谢中,赵昺哈欠连天的出了门,没想到外边也聚了不少人,他此刻也没心思显摆和寒暄,只想躺下好好睡一觉,略点点头便走。

    “殿下稍候,臣等有事相询!”

    “啊?!”听到这个声音,赵昺立马不困了,笑容满面地转身施礼道,“呦,三位师傅都来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