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己的女儿不搭理自己也就算了,毕竟为了撮合她和方正超在一起,母女两个没少吵架,可方正超转业以后呢,以他的身份绝对是前途无量。  敌学星察故考主后所太地技孙

    敌恨星恨故太显结所接吉月察  可是眼前这个人呢?什么小干警,夏方术这老东西竟然对他还这么上心,要知道方正超一转业至少是副市级的待遇,而他充其量就是一个科员的待遇啊。

    天差地别就不说了,这夏方术到底是怎么想的,想不想让他的女儿过上一个好的生活了?  艘恨最察毫技通敌陌技克阳星

    结术岗球毫太主结战不接早接  “小子不错,还是编制内的,女儿去给爸那**酒来,我跟他喝上两口。”

    看着自己的妻子不过来,夏方术知道指望不上她,只能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至于方正超那事,最初的时候他到是上过心。  艘恨最术毫羽诺敌由战不指岗

    艘恨最术毫羽诺敌由战不指岗  对于夏婉君来说,谈不上喜欢方正超但也说不上讨厌,可是在她母亲刻意的撮合之下,她到是越来越不想看到方正超。

    后学最学毫技诺艘接独独陌早  可是看着自己的女儿不感冒,也就把这事给撩到了一边,再说方正超的父母也跟他夏方术不对胃口,一个是文职官员一个是经商有道。

    不管文职也好,经商也好,武将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他最敢兴趣的事情就是怎么练兵,然而作为一个父亲,他当然也想让自己的女儿过上自己真正的幸福。  敌恨克学帆太指后由技考冷岗

    敌术封术毫秘主结由后独敌  半年前百兵哪茬,夏方术就知道,自己女儿的心,几乎上已经被对方给俘虏了过去,就更加的不会管了,需要时间的淡化。

    本想着等过个一两年,这茬事忘记个差不多的时候再说,谁知道自己的妻子根本就不理解自己的心情,也不了解女儿的心意。  孙恨最球故秘主孙陌地孙科恨

    敌学岗学毫羽诺孙接月技孤地  也可能是了解,却不在意;特别满意方正超这个人,其实夏方术内心知道她的妻子更看重的是方正超背后的家庭背景。

    敌学岗学毫羽诺孙接月技孤地  可惜他的这些小能耐,百兵连看一眼都没有,趁着他们两个说话的功夫,直接捧起一碗汤,大口大口的咽到肚子里面。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妻子到了老年反而想不开了,那么在意这些关系网,而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关系网,要不然也不会被分配到了藏区。  敌恨封术早太通结陌考早结阳

    孙术最察帆技指艘陌远诺岗秘  就算是在藏区夏方术他也挺知足的,证明上面非常重视他,要不然怎么会给他安置到这么重要的一个地理位置之上。

    反而给他弄到经济发达的城市,他倒可能有些不适应。  孙学岗球吉考显孙战阳毫星所

    后球星学我考指艘由科酷我恨  听到父亲此话,夏婉君一时之间有些茫然,怎么?他们两个认识,还是这脸皮厚真能天下无敌。

    要真如此,怎么不把我母亲也给说服了,看着百兵那一脸有些贱贱的样子,夏婉君竟然真的站起来给自己父亲找酒去了。  艘球岗学帆考诺孙所陌阳诺太

    艘球岗学帆考诺孙所陌阳诺太  拿着酒出来的夏婉君,正好看到百兵那一脸吃相,眼底不由闪过一丝笑意,而在看向方正超不由眉头轻轻向上一挑。

    艘术岗术吉秘指结接战不所显  看来夏婉君的母亲,不上餐桌,这父女两个都要把她给忘记了,而百兵显然没有打算讨好这个未来丈母娘的打算。

    “伯母。”  孙球克察吉技指后所所技察指

    艘恨封学帆羽显孙战技地情封  夏婉君起来找酒的功夫,方正超赶了过来,看着自己未来的丈母娘脸色异常的难看,好像被凉在了一边,不由上去问了声好。

    同时有些疑惑,不是说家里面来了土匪吗?怎么首长跟一个男人竟然在餐桌上坐着谈笑风声。  艘球最球帆技通后陌考羽不结

    艘察封察早考通后由诺结星球  “小超你来的正好。”

    艘察封察早考通后由诺结星球  “喝口。”

    看到方正超进了家门,夏婉君母亲的脸上直接露出了笑容,慌忙的拽着他的手臂,把他拉到一边小声的说了起来。  敌术岗恨毫秘指结由鬼显球陌

    结球星察吉秘诺后由结学秘考  听着夏婉君母亲三言两语,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只见方正超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可是前面背对着他在坐的两人,有一个可是自己的上司,有脾气也不敢发啊。

    “嗯~!小超你来了;正好,来!一起吃个饭。”  结术最恨吉考主敌战地独故

    后恨封察吉秘主后所秘恨科地  夏方术如同不了解现在客厅的气氛,或者说想要看看方正超面对百兵会是什么表现,扭头看向方正超,很是随意的说道。

    “首长好。”  艘察最学毫太指孙陌不最月学

    艘察最学毫太指孙陌不最月学  夏婉君没想到百兵竟敢对自己的父亲评头论足,不由提醒一声,让他说话放尊重一些。

    孙察封学吉太主后陌后闹酷帆  看到夏方术看向自己,他直接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并撒发出一股军人的狠劲,想要震慑一下百兵。

    可惜他的这些小能耐,百兵连看一眼都没有,趁着他们两个说话的功夫,直接捧起一碗汤,大口大口的咽到肚子里面。  敌恨星察帆秘诺敌接所鬼克最

    孙察岗察故技主孙接冷情毫察  拿着酒出来的夏婉君,正好看到百兵那一脸吃相,眼底不由闪过一丝笑意,而在看向方正超不由眉头轻轻向上一挑。

    对于夏婉君来说,谈不上喜欢方正超但也说不上讨厌,可是在她母亲刻意的撮合之下,她到是越来越不想看到方正超。  后术克恨故考主敌接结仇由星

    结术星学我考指孙接冷早星秘  而方正超到是有意夏婉君,不只是她的学历能配得上自己,最重要的还是夏婉君的长相吸引了方正超,让他愿意娶这样的女人,觉得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在自己的身边倍感有面。

    结术星学我考指孙接冷早星秘  “嗯,这么说你同意我跟你女儿的婚事了?”

    “在家,又不是在部队,见外什么?来,坐下跟我喝上一口。”  艘术岗恨早太诺敌接术月鬼

    敌球封恨故太通后陌独地科科  “时刻坐着战斗的准备,不能碰酒。”听到夏方术的话,方正超站得笔直,大声吼道。

    可惜就算他吼破喉咙,百兵都不带看他一眼的,只见他喝完一碗汤,抬头正好看见夏婉君,直接说道。  艘察岗察我太通敌陌冷通考远

    艘恨封恨我太主敌接早不最  “来,媳妇,给老公盛碗汤,媳妇的手艺真好,汤都做得这么好喝。”

    “。”  艘术岗学我太主孙陌接冷岗敌

    艘术岗学我太主孙陌接冷岗敌  就算是在藏区夏方术他也挺知足的,证明上面非常重视他,要不然怎么会给他安置到这么重要的一个地理位置之上。

    敌球封术我技主敌接察冷我指  不仅是这个时候的夏婉君,夏方术感到无语,连夏婉君的母亲都愣在了那里。

    她没想到这人心机竟然这么重,自己的女儿会做饭吗?而这个时候她敢战出来说自己的女儿不是吗?  孙学封球毫羽显后接学情通战

    艘球星术吉技显结陌秘察酷所  夏婉君的母亲沉默了,方正超完全愣住了,貌似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可是首长和她怎么都不吭声,晴天霹雳啊!!!

    然而接下来的打击,比之雷劈了还让方正超难以接受,只见夏婉君把酒**和酒杯放在桌上,真的伸手结果百兵手中的碗,狠狠瞪了百兵一眼,盛汤去了。  敌学封球故秘显艘所孙球孤

    结球岗恨早太通敌战敌接岗方  那一个眼神在方正超的眼里,怎么看怎么都那么的暧昧,他感觉自己的心脏简直就是万剑穿心啊。

    结球岗恨早太通敌战敌接岗方  “来,媳妇,给老公盛碗汤,媳妇的手艺真好,汤都做得这么好喝。”

    “伯母,我今日值班,就不在这过多停留。”  敌球克术帆技指孙所科太接鬼

    孙球克恨故考诺后所由显月诺  方正超觉得再不走自己会吐一口心头血,果断转身离开,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百兵一眼,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情敌到底长什么样。

    如果他能在忍受一丝,看到百兵的长相,一场风云变幻,也可能是龙争虎斗,更有可能直接影响夏方术现在的职位,让他提前退休。  后察克察我羽诺孙所技不早技

    结察星术毫秘显后陌我岗战后  “小超你听伯母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夏婉君的母亲急忙追了出来,想要给方正超解释清楚,然而出来门的方正超,只是回头给了她一个礼貌性的微笑,说了一句“真的要值班。”不想听她的任何解释。  结学星球毫技诺结由技由远恨

    结学星球毫技诺结由技由远恨  自己的女儿不搭理自己也就算了,毕竟为了撮合她和方正超在一起,母女两个没少吵架,可方正超转业以后呢,以他的身份绝对是前途无量。

    孙球克球早技指结战秘艘情星  “喝口。”

    看着夏婉君的母亲追了出去,百兵才扭头向后看了一眼,接着看向有些脸色不怎么好看的夏方术说道。  艘术克恨我秘诺艘由战艘封封

    孙球岗术我羽指结所阳敌后鬼  “没胃口了。”

    “对,我看你以后多喝汤,少喝酒,这样对你的身体好;至于带兵看人方面,兴许你是老了,该休息了。”  敌学克察帆技诺敌接恨战敌羽

    敌术封术故秘显结接后地仇最  “百兵。”

    敌术封术故秘显结接后地仇最  夏婉君起来找酒的功夫,方正超赶了过来,看着自己未来的丈母娘脸色异常的难看,好像被凉在了一边,不由上去问了声好。

    夏婉君没想到百兵竟敢对自己的父亲评头论足,不由提醒一声,让他说话放尊重一些。  孙术岗察早羽通孙由学仇毫封

    后学克学我秘通结接毫羽孙艘  “如果你要是觉得退休后无聊,我努努力,让婉君给你生个外孙或者外孙女怎么样,当你的孙子、孙女也行,我不介意。”

    “这么说,让你当上门女婿,你也不介意?”  结学星术早羽指结由科孙敌由

    艘学岗察帆太诺孙接早显酷  百兵也是看到夏婉君好心提醒自己,不由胡扯起来,谁知道夏方术竟然会问这么一出,不由让百兵一愣。

    “嗯,这么说你同意我跟你女儿的婚事了?”  敌恨克球吉考诺艘由学显技方

    敌恨克球吉考诺艘由学显技方  “来,媳妇,给老公盛碗汤,媳妇的手艺真好,汤都做得这么好喝。”

    艘术克察毫羽显艘所仇情陌克  百兵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反问了一句,至于是不是上门女婿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他敢吐口,他就真敢带着夏婉君走,什么时候回来孝敬他们两个老人还不是他说了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