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滋滋啦啦~~!”  艘术最术早羽主孙陌结鬼术敌

    结术封术毫技指艘由方学方显  厨房里面响起了炒菜的声音,这让夏婉君的母亲挂完电话,完全愣在了那里,他不知道那个疯子到底要干什么。

    这时也不敢向厨房里面漫进一步,害怕对方哪根神经搭错,给自己一刀那就完蛋了。  艘球克术早技诺敌由方封毫球

    结球封察我羽指孙所艘技诺球  随后又来了两个警卫在夏婉君的母亲帮助下,直接把两个被百兵用掌刀砍晕的警卫给救醒了过来。

    五个人站在客厅里面,感觉人多力量大,可是没人愿意向厨房里面去;还好夏婉君的母亲也没有让他们四个警卫进去,就让他们在客厅里面呆着。  艘恨克学毫秘主后由战情闹闹

    艘恨克学毫秘主后由战情闹闹  百兵说着,趁热打铁,从口袋里面掏出张威给他发的证件,递给了夏方术。

    艘球克术故太主结所阳毫技克  只要百兵不从厨房里面出来,什么事情都好说,她现在内心就祈求着就是自己的老公赶快赶回家,好有个做主的。

    “吆~,来客人了啊,可我只准备了四个人的饭,你们小区不管饭吗?这天都黑了不回去吃饭。”  艘恨封察毫秘显结所冷学鬼结

    孙球封球吉考主孙由地星显鬼  端着两盘菜从厨房里面走出的百兵,一看客厅里面竟然站着五个人,没有一个落坐的,说上一句客气话,接着话风一转看着四个警卫质问道。

    四个警卫一愣,这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还是说百兵说的是真的;四人内心五味俱全,看着百兵又端出来两盘菜,闻着从上面飘出的香味,四人不由想要咽口水。  孙学星学毫考通结所考秘

    后察最球吉羽诺敌陌太不术最  “婉君,出来吃饭啦。”

    后察最球吉羽诺敌陌太不术最  听到父亲的话,急忙从夏方术的怀中挣脱出来,摇摇头说道。

    “你们也别站着,赶快回去吃饭吧,啊~!”  艘术岗学早技主艘战故最所秘

    艘恨封恨帆太通结战术太学克  百兵朝房间里面乱喊一声,也不知夏婉君在哪个房间,侧脸给了他们四个警卫你们不饿的眼神,觉得他们四人太没眼力劲。

    接着就见百兵从厨房里面端出一锅汤,随后是热好的馒头,碗、筷子。  孙察星察故技诺后接科闹指情

    结恨岗术毫秘显孙战故后显方  “哪个兔崽子敢绑架我女儿。”

    就在一切就绪,百兵准备吃饭的时候,一声咋咋呼呼的怒吼在门外响了起来。  结恨岗恨帆秘指后所考敌察显

    结恨岗恨帆秘指后所考敌察显  “对对对,你看我这记性,婉君咱爸回来了,快出来一块吃饭。”

    结学星恨毫秘通孙由情诺球故  听到这声音,整向碗里面盛着汤的百兵,丝毫不为所动,如同夏方术放了一个屁。

    而那四个警卫可是紧张了起来,这要是让首长知道他们不作为,那该怎么办。  艘恨最恨我太诺后所独孤封结

    敌察星察帆秘主后所太冷星最  “立正。”

    眼看第四碗汤就要盛好的百兵,一手拿碗一手拿勺,背对着夏方术站得笔直,他那动作到时让走进来的夏方术一愣。  敌学最察故太指艘由月情封陌

    后术封学我羽显艘接科术独学  他是对着那四个警卫喊的,并非是针对百兵,而百兵好久没有听到这样雄壮有力的口令,一时之间竟然本能的站了一个军姿。

    后术封学我羽显艘接科术独学  看到自己父亲关心的眼神,夏婉君不由走上去跟她父亲来了一个拥抱,所有受到的委屈好像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想要痛痛快快的哭上一场,可接着又忍了回去。

    “向后转,出去。”  孙恨最察我羽主结战主艘陌

    艘恨封球毫考指孙战早酷后所  夏方术虽然一愣,但是对于四个警卫施发的口号并没有停,直到说完,这时他看到转过身的百兵,百兵也看到对方并不是给自己施口令。

    “是你?”看到百兵的脸,夏方术睁大眼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结察封察吉考通后所所吉后情

    后察封学我考主结战察主阳酷  至于那四个警卫终于放下心来,“原来真的是家庭矛盾,那方正超以后还有脸见人吗?”四人一路走去还小声的议论着,不由同情起来方正超。

    而百兵也反应了过来,那笔直的架势一扫而空,看着虽然满头白发,可跟钢针似的,就知道对方绝对是火爆脾气,再看对方那眼神感情对方认识我,百兵内心有些惊疑。  孙术岗学早秘显敌由诺孤后接

    孙术岗学早秘显敌由诺孤后接  听到父亲的话,急忙从夏方术的怀中挣脱出来,摇摇头说道。

    结恨克学毫太主敌接冷星敌  ‘认识更好。’百兵内心说上一句,可嘴上却是没脸没皮的说道:“看来老丈人下班挺准时的,正好饭也盛好了,咱们一家子坐下好好吃上一顿。”

    “老夏,你认识他?”  孙球最恨我羽显孙所地孙陌

    后学岗察早考诺艘战科星酷恨  看着夏方术回来,她的妻子算是有了主心骨,可再一看夏方术直接把四个警卫给赶走,还对百兵如此,内心已经明白,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我家女儿的?”  后术岗恨吉羽诺结陌科远秘科

    后术岗察吉太诺孙陌阳月接  看着百兵脸皮这么厚,夏方术没有回答自己妻子的问话,也没有答应百兵,而是反问了百兵一句。

    后术岗察吉太诺孙陌阳月接  “吆~,来客人了啊,可我只准备了四个人的饭,你们小区不管饭吗?这天都黑了不回去吃饭。”

    “对对对,你看我这记性,婉君咱爸回来了,快出来一块吃饭。”  后术岗恨我太通孙陌远孙察岗

    艘察岗术故太指艘所学地后  夏婉君怎么会听不到百兵的喊声,他真没想到百兵的胆子竟然这么大,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怕,不过这个时候再不出来,恐怕也是不行。

    “女儿,你真的回来啦。”  艘学最察帆羽通敌战月远科秘

    艘术克术我太诺孙接毫阳毫不  看着夏婉君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夏方术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针对百兵喊自己老丈人也好,爸也好,他都没在意。

    具体是怎么想的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敌术克恨吉秘诺结战地艘太考

    敌术克恨吉秘诺结战地艘太考  而那四个警卫可是紧张了起来,这要是让首长知道他们不作为,那该怎么办。

    后恨岗球早考显结由独克方封  “爸。”

    看到自己父亲关心的眼神,夏婉君不由走上去跟她父亲来了一个拥抱,所有受到的委屈好像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想要痛痛快快的哭上一场,可接着又忍了回去。  孙察最察我太指艘接恨冷由球

    结恨克球帆技主敌接显诺情独  她不想让自己的父亲为自己担心。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跟爸说说,是不是这个小子欺负你了,看爸怎么收拾他。”  艘学封察帆秘通后所科指察

    孙恨岗球吉技诺结由闹克主情  感受到自己女儿深深的两口呼吸,还不明白自己女儿受到了委屈,那这个父亲也就当的抓瞎了。

    孙恨岗球吉技诺结由闹克主情  四个警卫一愣,这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还是说百兵说的是真的;四人内心五味俱全,看着百兵又端出来两盘菜,闻着从上面飘出的香味,四人不由想要咽口水。

    “没有。”  敌恨克恨早秘诺结陌仇考察指

    后恨克学早太诺结由敌故陌毫  听到父亲的话,急忙从夏方术的怀中挣脱出来,摇摇头说道。

    “哦~!没有就好,没有那我们就吃饭,吃完饭,在跟爸说说,这两天你都跑哪了,也不跟老爸说一声,都担心死我了。”  敌学最术我秘诺孙所秘战毫诺

    结学克球我太主艘接诺术技敌  说着夏方术拉着自己的女儿向饭桌上走了过去,根本就没有看在那站着的百兵一眼。

    “老夏,夏方术我问你话,你听不明白吗?他是土匪,土匪来咱家抢闺女来的。”  后术最术我羽通艘战所我克封

    后术最术我羽通艘战所我克封  ‘认识更好。’百兵内心说上一句,可嘴上却是没脸没皮的说道:“看来老丈人下班挺准时的,正好饭也盛好了,咱们一家子坐下好好吃上一顿。”

    结术克球帆羽通敌陌酷酷我结  看着夏方术拉着自己的女儿竟然跟比往常吃自己做的饭还热情,不由气不打一处来,急的脸色都变了。

    “他,谁啊?”  后学封术吉秘通后战我指陌球

    孙察岗球故技指结战察帆指科  “哦~,你说他啊,没事,过来吃饭吧,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要是咱家女儿愿意就让他抢了去;要是不愿意,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我也会把他的脑袋摘下来当球踢。”

    夏方术说完淡淡的看着百兵,而夏婉君也不由看向百兵,让她看到不敢相信的一幕,只见百兵竟然缩了下头。  后察封察早考通结战考艘察不

    敌术最学早秘显结陌由敌鬼后  百兵可是没收少拿别人的脑袋当球踢,真知道那场面,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看着这个还真有可能成为自己老丈人的夏方术,弱弱的说道。

    敌术最学早秘显结陌由敌鬼后  说着他还没脸没皮的当着夏方术的面给夏婉君扎着眼睛,使眼色;一副讨好的样子,看的夏婉君不由扭过了头,心里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高兴。

    “开什么玩笑,我对你女儿那可是敬如天神、女神,可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任何事情。”  敌球星球早太指敌战指所敌显

    艘恨封球帆羽指艘陌诺岗恨  “是吧婉君?”

    说着他还没脸没皮的当着夏方术的面给夏婉君扎着眼睛,使眼色;一副讨好的样子,看的夏婉君不由扭过了头,心里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高兴。  孙察星学我技通孙陌羽地结接

    结学最察帆羽通后所考接鬼所  “敬如天神,怎么着你还想把天神娶回家当老婆,这就是你的敬畏之心?”

    一听百兵的话,夏方术可是被气乐,不过这也就是他知道百兵的一些底细,要不早就把百兵扫地出门了,那里会跟他说这么多。  后学封球故秘主敌陌指早情结

    后学封球故秘主敌陌指早情结  “婉君,出来吃饭啦。”

    孙术封恨毫技诺艘由术接主  “吆~~,做的菜不错啊,来来来,你也来偿一口;还别说现在会做饭的男人越来越少见,不过话说话回来,我手下的兔崽子还真都会做饭,你说那些个女孩要是都嫁给当兵的该多好?”

    “对对,爸说的一点不错,我以前也是当兵的,现在转正了,还是干警,你看这是我的证件。”  结学岗学帆技显后所鬼通孙阳

    结察封球帆考指敌所毫孤由  百兵说着,趁热打铁,从口袋里面掏出张威给他发的证件,递给了夏方术。

    夏方术能不接吗,当然不会,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小子在哪里藏着,半年多来可是对他念念不忘啊。  敌学最术故秘通后所后酷鬼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