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认识他对不对?他是谁,你怎么认识上这么一个人,他会毁了你的前途知道不知道;你没有听明白他说的话,他让你养他,他还是不是一个男人。”  艘学最恨毫羽诺孙战术情科冷

    敌球克恨帆考主结接帆羽察月  夏婉君的母亲看着她在收拾东西,不由大怒,站在她身边不断的劝解着,然而她的劝解好像作用不大。

    “你回答我,听见没有?”  结学岗球故考主结接秘科通方

    艘学克学毫太显敌接情毫闹所  看着自己的女儿无动于衷,到了暴走边缘的的她,走到跟前去阻止着自己的女儿,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妈,你不了解他,他真的会说道做到,也许你对他态度好一点,我今晚还能跟您在家待上一晚,我真的不想让您和父亲再为我担心了。”  孙球克术早考诺孙由冷不所鬼

    孙球克术早考诺孙由冷不所鬼  “全军区都知道事?”

    艘球星球故羽主孙陌羽冷结诺  “你什么意思,你是怕他威胁我们,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会在乎那样一个人的威胁?”

    听到自己女儿那话,她露出难以置信之色,然而看着自己女儿那担心的眼神,她明白了,自己的女儿是真的害怕了那个男人。  艘察最恨帆羽显孙陌诺独毫情

    结察封学帆太主孙由仇术阳太  “不行,我得给你父亲打个电话,让他赶快回家。”

    说着她松开夏婉君的手臂,急忙朝客厅走去,随之拿起客桌上的座机,首先是给大院门口的警卫打了一个电话,通知一声,尽快制服自家门口的那个疯子。  结恨克球故太主孙由羽战察后

    敌球岗恨早太显敌所酷孤恨克  接着又给夏婉君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然而挂完电话还是有些不放心,随后又给方正超拨打过去一个电话。

    敌球岗恨早太显敌所酷孤恨克  “我们知道阻止不了你,职责所在,你不能打扰到他们。”

    在她忙着打电话的过程之中,夏婉君反锁上门,坐在自己的床上发起呆来,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干什么。  后察岗球我考诺后由察封敌星

    敌球克球帆技通艘陌羽地月术  到底该何去何从,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大脑里面已经忘记了百兵的话,几乎上也忘记了自己家门口外面,百兵还在那里等着她。

    “就是他了。”  结球克球帆太显结由察考主克

    敌球克恨故考显结由阳情敌故  两个警卫走到夏婉君家门口,果然看到一个年轻人在那站着,露着一脸的忐忑和自责之色,不管三七二十,直接朝百兵冲了过去。

    此时的百兵还在想着,用这样霸道的方法不知道能不能减轻夏婉君的一些痛苦,让她忘记前面发生的一切,这时竟然发现有人来找他的麻烦。  后恨封术早羽主艘接恨主月学

    后恨封术早羽主艘接恨主月学  “等下,你们两个说什么?夏首长认的女婿,也就是说夏婉君有对象了?”百兵看向二人,脑子此时感觉有些缺氧。

    敌学星察故考诺敌接术闹术冷  “边去,烦着那,没空和你们玩。”

    冲过来的两个警卫,直接被百兵给制服,不过百兵并没有难为他们两个,随之又放开了他们两人。  艘察克术我太显艘战诺通仇考

    敌球封术毫考显艘陌情秘羽酷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内心明白,这一次是遇见硬茬了,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可要是这样灰溜溜的走开,是不是太怂了。

    “同志,请出示你的证件,这是军家属院,没有允许是不准进来的。”老实下来的这二人,看向百兵客气许多。  艘恨星球我羽通孙陌闹学最考

    结恨克察毫秘诺艘陌学术敌学  “什么证件不证件的,我是夏婉君的老公,我这来丈母娘家串门,还要经过你们特批不成,哪暖和向哪暖和去,别在我眼前恍。”

    结恨克察毫秘诺艘陌学术敌学  冲过来的两个警卫,直接被百兵给制服,不过百兵并没有难为他们两个,随之又放开了他们两人。

    “,夏首长认的女婿可不是你,刚才我们也是接到电话才过来的,别让我们难办好吗?求先跟我们回去。”  结恨星察毫技显敌由我毫恨情

    孙术封恨帆考通后由月羽主早  “等这边同意你进门了,再过来也不迟,你说对吗?”

    “等下,你们两个说什么?夏首长认的女婿,也就是说夏婉君有对象了?”百兵看向二人,脑子此时感觉有些缺氧。  艘球最球吉太指敌战早独主不

    孙学克察吉太诺后陌通我最考  “全军区都知道事?”

    “所以,你也就别冒充夏首长的女婿了,我们还是走吧,真没意思。”  艘察星术早技诺艘由不星孤

    艘察星术早技诺艘由不星孤  此时的百兵还在想着,用这样霸道的方法不知道能不能减轻夏婉君的一些痛苦,让她忘记前面发生的一切,这时竟然发现有人来找他的麻烦。

    敌学最恨帆羽指艘所恨封酷后  “看你伸手不错,我们两个加在一起都不是你的对手吗,想必你也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

    “就是,像你这样的伸手,出来找份工作,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泡到手不是,没必要盯着夏首长的女儿不放。”  艘术最学帆技诺孙由科敌结术

    结球岗术早技诺后所诺鬼闹所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百兵一愣愣的,而他们两个也只能磨嘴皮,没办法,打不过啊。

    “难道是我自作多情了?”  艘术克学帆太显后战孙指太术

    结学克察吉技指艘所吉科察  听到二人议论自己,百兵不由犹豫起来,此时也不知道继续纠缠夏婉君会不会有什么结果,更重要的是自己这样做的是不是有点过分。

    结学克察吉技指艘所吉科察  夏婉君的母亲看着她在收拾东西,不由大怒,站在她身边不断的劝解着,然而她的劝解好像作用不大。

    “过分吗?貌似我并不是什么好人吧。”  结术星球早秘显后接吉阳独察

    孙恨岗术毫太诺艘接通通陌封  “算了,我还是当坏人当到底吧,如果她真是喜欢对方的话,那我如何阻止她也是不会爱上我的,嗯~~!就这么办。”

    想明白一切原因的百兵,解开了两个警卫给他下的心结,顿觉整个人轻松起来。  后学克恨毫考主敌陌独星冷陌

    敌恨岗察帆考诺后陌战太察鬼  “咕噜~~!”

    就在此时百兵感觉自己的肚子有些不舒服,原来是肚子饿的开始反抗起来。  艘术克球早秘指艘由显仇情恨

    艘术克球早秘指艘由显仇情恨  “妈,你不了解他,他真的会说道做到,也许你对他态度好一点,我今晚还能跟您在家待上一晚,我真的不想让您和父亲再为我担心了。”

    敌学岗察帆太指结由远阳星科  “你们两个有吃的吗?”听着这两个警卫在不断的对着自己bb,百兵不由看着他们两个问上一句。

    “什什么?”  后术星球帆太主艘由察闹科远

    结察克球毫太指敌由羽通故岗  得,貌似这人根本就没有听进去我们两个的一唱一合,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口水,两个警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肯定的问上一句。

    “算了,还是我自己找吃的吧。”  孙球最术帆考通后由不酷通冷

    敌球封察毫考诺孙战术羽克仇  看着这两个人的表情就知道,这俩货肯定没有,丢下这句话的百兵,转身向夏婉君家的门上敲去。

    敌球封察毫考诺孙战术羽克仇  起身攻击,两掌下去,两个警卫只感觉俩眼一抹黑,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住手。”  结学封学毫羽主后战闹指吉通

    艘学克学早太显后所冷艘恨  看着百兵要去敲夏婉君家的门,两个警卫直接紧张了起来。

    “怎么,你们两个还想阻止不成。”  孙学星恨毫秘指艘接艘封由鬼

    艘学星恨故技主敌接诺远所  “我们知道阻止不了你,职责所在,你不能打扰到他们。”

    “除非你把我们都打趴下。”  敌察岗学帆考通艘战远冷考

    敌察岗学帆考通艘战远冷考  “你们两个有吃的吗?”听着这两个警卫在不断的对着自己bb,百兵不由看着他们两个问上一句。

    结球封恨吉秘主孙所后结术恨  看着两个警卫坚定的眼神,百兵明白了,这两个警卫并不滑头,是属于那种敢于承担责任的人,不承担也不行啊,这可是首长家。

    “行。”  后术岗察我秘指敌战诺帆主独

    敌球克术毫秘通艘所酷敌方显  百兵看着他们一点头,给予了他们足够尊重的目光,随之动了,他可没有那么多的仁慈给予他们。

    重重的两击让他们两个倒飞出去,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接着百兵伸手拍起来夏婉君家的门,他要进去,他要找吃的。  后恨星察故考主结接诺技技远

    后学封球帆考通后由孙克情酷  “住手。”

    后学封球帆考通后由孙克情酷  说着话转身向大门口走去,从没有养成看猫眼习惯的她,顺手把门打开想要表扬一下警卫,结果却是看见了一张让她现在感到特别讨厌的脸。

    两个嘴角上明显有血痕的警卫,竟然还敢从地上爬起来,让百兵无奈的摇摇头,再次给予他们足够尊敬的敬意。  敌察封术早羽显艘由术方恨结

    艘术最学故羽通艘战秘冷星球  起身攻击,两掌下去,两个警卫只感觉俩眼一抹黑,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夏婉君的母亲站在她的门口还在不断的开导着夏婉君,这时听到外面的敲门声,直接说道:“看,现在已经把他制伏了,你完全不必担心。”  结学星学吉太诺敌战秘早结仇

    敌恨岗球帆秘通敌所孙地球帆  说着话转身向大门口走去,从没有养成看猫眼习惯的她,顺手把门打开想要表扬一下警卫,结果却是看见了一张让她现在感到特别讨厌的脸。

    “你。”  敌察克恨我考主敌由冷诺陌岗

    敌察克恨我考主敌由冷诺陌岗  “算了,还是我自己找吃的吧。”

    结术最恨毫太指后由独指后孤  “妈,我进去吃点东西太饿了。”

    百兵对着发愣的夏婉君母亲,说上一声;真跟进入到自己家一样,目光扫视了一圈,直接向厨房里面走了过去。  后术最学我羽诺艘接通后独故

    后察最察毫秘显孙接所不酷结  “无耻,无耻,土匪。”

    看到两个警卫被打晕在自家门口的外面,反应过来的夏婉君母亲,哪里还能看到百兵的身影,站在客厅直接大声的骂了起来。  艘学封学帆技指艘陌鬼主地敌

    结恨星恨帆技显艘由地封月孤  “喂~!老夏你到哪啦,赶快呀,再不回来,你家女儿就要被那个土匪给劫持走了。”

    结恨星恨帆技显艘由地封月孤  “喂~!老夏你到哪啦,赶快呀,再不回来,你家女儿就要被那个土匪给劫持走了。”

    知道她一个妇女人家斗不过百兵,此时她唯一的希望,还是放到了自己老公身上。  后恨星学帆技主孙由技孙所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