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哪个我救的人她在家吗?”  孙学岗术故秘主艘陌科月

    后术星察故考显孙接孤球恨毫  看着夏婉君母亲递过来的钱,百兵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直接问上一句。

    “在家,谢谢,你可以走了。”  艘学星察吉羽诺艘接吉主由

    敌恨最察故秘通孙所羽仇早羽  “这咋能行,既然来了,她是不是出来看看我,跟我说声谢谢,再怎么说我也是她的救命恩人不是”

    “还有,我也不放心啊,要是我现在就拿你的钱,万一她不是你的女儿,我拿这钱不就成骗子了,到时你在告我诈骗,我咋办?”  孙术克球毫技诺结由闹战诺

    孙术克球毫技诺结由闹战诺  “这个,年轻人谈情说爱,您老;是不是应该少插嘴,多看?”

    敌球封球帆考通后所毫岗通岗  百兵看着夏婉君的母亲根本就不待见自己的样子,绞尽脑汁的想着,同时说道。

    “你。”  结学最恨早考诺后陌术主技月

    敌球最球我技诺艘所阳显阳陌  “婉君,出来一下,要不然有人可是赖在咱家不走了。”

    显然夏婉君的母亲发现她身上没有什么真正的伤害,同时也大概了解了夏婉君的情况,此时才敢这样呼喊她。  后术岗察吉秘显敌战学察陌吉

    后球克术早技指孙由毫结由最  听到这话,就算百兵的脸皮再厚,此时也有些不适应,不过愣是咬咬牙,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后球克术早技指孙由毫结由最  然而对于夏婉君母亲的话,百兵充耳不闻,此时他那冰冷中又带有一丝火焰的眼神,紧盯着夏婉君的双眼。

    “你。”  结球星恨我技主结接帆战方术

    后术克球我技通后所孤球学后  托着身心的伤,夏婉君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到站在门口的百兵直接睁大眼睛,竟然一句话没有说完。

    她没想到这么快百兵就能找来,两个人相隔也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同时他是如何找到自己家的?  后恨最恨早考主结战接主学恨

    结恨封学吉考诺敌由方不阳  “谢谢你救了我。”

    看到夏婉君,百兵脸上露出了微笑,那是感激的笑,让夏婉君感觉是那么的陌生,不过接着百兵坚定的话语和那自信的微笑让夏婉君内心闪过一阵暖流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百兵。  后术星恨早秘诺孙所冷科帆科

    后术星恨早秘诺孙所冷科帆科  “谢谢你救了我。”

    后察封术帆技显艘所恨后情克  “你,你干什么。耍流氓不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夏婉君的母亲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女儿救来了这个男人一命,而且他还要以身相许来报答自己女儿的救命之恩。  后恨最球我羽诺艘接地陌通由

    孙察封学吉羽指孙陌陌所早  这不是活脱脱的耍流氓吗,夏婉君可以忍受得了,她作为母亲可是如何也忍受不了。

    “立刻,马上从我家消失,要不然我可是叫警卫了。”  孙恨克察毫太诺后陌考冷克显

    艘恨星察吉太显艘由秘战封科  夏婉君的母亲此时恐吓着百兵说道,不过到也是说的事实,小区门口站岗的确实是警卫。

    艘恨星察吉太显艘由秘战封科  “去吧。”

    不过,突然来这么一个人;自己的女儿救了他不说,还要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这跟吃了个苍蝇有什么区别,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孙学星术吉技主敌接太地星

    孙术岗恨我羽通敌所不远后毫  “这个,年轻人谈情说爱,您老;是不是应该少插嘴,多看?”

    看着夏婉君的母亲威胁自己,百兵到也来了脾气,接着说道:“我看上你女儿怎么着,我要是真耍流氓现在就把你女儿绑走,让你永远见不到她。”  孙恨克恨我技诺结接情秘球恨

    敌学星察我太主艘所仇远方察  “再说,你现在也是有头有脸,高高在上的一医院的院长,说话怎么这么没有素质,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婉君的亲妈?”

    “你看我家婉君多温柔贤良,婉君她是不是你亲妈?”  结学岗球吉秘显结所闹仇秘毫

    结学岗球吉秘显结所闹仇秘毫  “果然,她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啊,怪不得这么凶,走;咱们去建造咱们自己的家,你以后负责养我,我那,就负责吃喝,怎么样?”

    结术克恨毫考诺后由考主方诺  “。”百兵看着夏婉君的问话,让夏婉君的母亲张大了嘴,一时气得竟然说不出话来;而夏婉君从来也没有见过百兵这么能说的一面。

    完全改变了自己心中对百兵的印象,不过站在她眼前的还是那样的一身傲骨,还是那么的不会转弯直来直去。  艘恨岗学早秘指后由恨吉敌羽

    结术封察帆羽指后由科冷最球  要是脑子真会转弯,是不是应该先讨好自己的母亲呢?不过貌似他也没有讨好我,怎么让我对他负责,我欠他什么了?还有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夏婉君看着百兵竟然也不知道张口说些什么,完全被百兵的话给问住了。  敌术最恨吉羽通孙所不后封早

    敌学最察我太通孙由不冷星  “果然,她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啊,怪不得这么凶,走;咱们去建造咱们自己的家,你以后负责养我,我那,就负责吃喝,怎么样?”

    敌学最察我太通孙由不冷星  让夏婉君不得不信百兵所言,为了自己他真敢在自己家或者说在这个军属院子里面闹腾一番,就如同当初在医院里面一样,他也相信眼前这个男人有那样的能力。

    百兵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一脚漫进屋内,拉着正在发癔症的夏婉君就向外走。  孙察岗恨毫技显结由结独所球

    结恨最术毫羽通后接我球吉  而此时的夏婉君还真脑子一片空白,就这样被百兵给拉了出去。

    “站住,你给我站住,警卫,警卫快来啊,有人耍流氓。”  孙恨封球吉羽指后接孤酷岗球

    后恨最察吉羽诺孙由通冷仇恨  夏婉君的母亲反应过来,大喊起来,哪里还顾忌上自己的形象。

    “别喊了,恐怕别人不知道是吗?”  结恨封学早太指艘陌冷仇陌球

    结恨封学早太指艘陌冷仇陌球  完全改变了自己心中对百兵的印象,不过站在她眼前的还是那样的一身傲骨,还是那么的不会转弯直来直去。

    结术克察帆羽主艘所主闹孙  经过自己母亲这一喊,夏婉君的脑子里面终于补充进去来氧气,挣扎想要甩开百兵的手,可是以失败告终。

    她是知道百兵的能力的,也就不再挣扎,而是看着她的母亲,提醒的说了一声,随之又看着百兵说道:“她是我亲妈,是十月怀胎生下的我。”  孙恨封恨早考通后由敌通由

    艘术克球早羽诺艘由敌诺羽术  “请你对我母亲放尊重点,还有请松开我的手,我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谢谢。”

    夏婉君看着百兵一脸的冰冷,而听到夏婉君这些话,夏婉君的母亲一颗心放到肚子里面一半,另一半就是对这百兵的不放心。  孙察最球早考诺艘陌方克孙恨

    结学最恨吉技指结由鬼结术所  “美女,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善人了,说让我放手就放手。”

    结学最恨吉技指结由鬼结术所  而此时的夏婉君还真脑子一片空白,就这样被百兵给拉了出去。

    “母亲大人在上,今天我就在这对你发个誓,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以后你女儿就是我的人了。”  艘恨封球毫羽诺结所显吉我秘

    结恨最术吉考通后战主所远通  “还有你,不管你愿不愿意,你这辈子也别想从我身边跑掉,你对我的伤害,需要用一辈子来弥补知道吗?”

    百兵拉着夏婉君的手不放,另一手还在夏婉君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这让夏婉君的内心慌乱起来。  后学岗球吉技显孙所月月吉结

    后恨最术毫技诺敌接孙早通独  她装出的冰冷,想要拒绝百兵千里之外的心,可怎能抵得上百兵那真正冰冷的眼神,论无情,百兵比谁都无情。

    看到百兵这一副模样,再想到百兵那不择手段掠走自己所干的一幕幕的事情,夏婉君的心彻底的乱了。  孙恨封术我羽显敌接秘地冷最

    孙恨封术我羽显敌接秘地冷最  “你,你干什么。耍流氓不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孙球最球毫太诺结由闹秘考冷  她觉得自己配不上百兵,可百兵现在所在的,让她又该如何去面对。

    “你放开我女儿,你你无耻。”  艘学星学我考指结战鬼球地诺

    艘学星球帆太通艘由闹岗冷球  夏婉君的母亲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这么让自己窝火。

    “为了你,我不怕惹出天大的麻烦,你是了解我的,我是认真的。”  艘术克术毫太通后陌羽情方考

    结恨星术吉秘通艘接战由情诺  然而对于夏婉君母亲的话,百兵充耳不闻,此时他那冰冷中又带有一丝火焰的眼神,紧盯着夏婉君的双眼。

    结恨星术吉秘通艘接战由情诺  然而对于夏婉君母亲的话,百兵充耳不闻,此时他那冰冷中又带有一丝火焰的眼神,紧盯着夏婉君的双眼。

    让夏婉君不得不信百兵所言,为了自己他真敢在自己家或者说在这个军属院子里面闹腾一番,就如同当初在医院里面一样,他也相信眼前这个男人有那样的能力。  艘学星恨毫技显后接孙后不克

    敌球星察吉秘主后所羽故鬼不  “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好好考虑下。”

    看着百兵那不容拒绝的眼神,夏婉君不由得有些犹豫,犹豫着是不是要跟百兵离开,可是内心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你还有什么资格留在这一个男人的身边呢?  结察克恨故考诺孙接科远帆所

    艘学岗术故秘主后陌主秘不陌  “不会的,我是不会给你考虑的时间,给你一个小时收拾你那些证件什么之类的东西,到时你还可以找一个相同的工作,养我也方便不是?”

    “去吧。”  敌术最学吉羽主敌战月由显考

    敌术最学吉羽主敌战月由显考  这不是活脱脱的耍流氓吗,夏婉君可以忍受得了,她作为母亲可是如何也忍受不了。

    孙球封学毫技指艘战阳显不显  百兵那命令的语气让夏婉君产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念头,低下头向自己家中走去,而夏婉君的母亲看着对方松开了自己的女儿,内心终于松了一大口气。

    至于百兵说的话,她只当这个人犯了痴心疯,就是一个傻子。  敌学最恨吉技诺敌接阳考技

    结察封球早羽通后战技敌术球  “嗵~!”

    看着夏婉君走进屋子里面,夏婉君的母亲,直接把门碰上,并且反锁起来。  艘学岗学故太指后所术最毫远

    孙恨克球我羽主艘陌吉岗地我  “你干什么?”

    孙恨克球我羽主艘陌吉岗地我  “你放开我女儿,你你无耻。”

    看到自己的女儿魂不守舍去翻东西,不由一愣,难道自己的女儿傻了不成?  结术克术我技显孙接术太由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