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夏婉君,身心疲惫的躺在自己的床上,虽然手腕、脚腕上的伤害已经愈合,可石市之行满怀感激与向往,带回来的却是一生的噩梦。  孙球封术帆羽指结战指后诺冷

    敌学克恨故秘通结战由冷通月  心灵上的创伤如何也无法愈合,她的眼神没有了以往的光芒,她记得当再一次能看清这个世界的时候,第一眼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她多么希望百兵的出现,可她又多么怕百兵的出现,而百兵就那样站在了他的面前,帮助她穿上了所有的衣服。  敌察星球早考显孙战秘毫吉科

    结球岗术早考显后接方恨显封  她看到了那一个跟猪一样男人肮脏的双手,被百兵双脚踩成了粉碎,看见他那一个丑陋的东西在自己的下面摩擦过,若不是太短,自己的第一次也就那样被他玷污了。

    而百兵也毫不留情的踹碎了他的下面,然而百兵会怎么想,她不知道,也不敢去想;她只知道自己的清白竟然被那个猪头给彻彻底底的玷污,再也配不上百兵。  敌察星球早技诺后由远接独球

    敌察星球早技诺后由远接独球  夏婉君,身心疲惫的躺在自己的床上,虽然手腕、脚腕上的伤害已经愈合,可石市之行满怀感激与向往,带回来的却是一生的噩梦。

    结术最术毫羽显孙由冷学帆仇  第八军医院。

    像往常一样,来去匆匆,人来人往,只是让这个医院里面的人没有想到的是,曾经惹得他们一时惊动全市的那人又回来了。  敌恨封察帆考主孙由恨闹星通

    后术封察故考显敌战冷克方最  溜达完一圈的百兵,也知道了夏婉君的名字,她的照片同样在墙上贴着,下面有她的简介,竟然还是硕博连读生。

    “请问,夏婉君,夏大夫在哪里?”百兵看着护士台里面的护士,很是有礼貌的问上一句。  敌恨克球早秘通结所战艘鬼远

    结球封学故技指后战陌孙考酷  “您,找她什么事情,她已经两天没来上班了。”

    结球封学故技指后战陌孙考酷  习惯了院长的位置,说话都已经变成命令式的语气,不过百兵也没有在意,推门走了进去。

    “相亲。”  敌察岗学早技指敌所我结克岗

    结察最术早羽显艘所术仇克吉  “那你知道她家在哪里吗?”

    回答完那护士的话,百兵顺口又问出一句,只见那护士这才认真抬头看起来百兵。  结察最恨帆技指艘接独星克封

    艘球封察吉太通结战阳接冷接  “疯了吧你,哪有相亲来医院的,你知道夏大夫的未来夫君是谁吗?小心揍你的生活不能自理哦;到时还得麻烦我们护士照顾你。”

    “没事呀,一边呆去,别来这晃荡,我也可是很忙的。”这护士看来为人不错,说完还朝百兵露出一个笑脸。  敌术星术帆技指艘陌术恨独指

    敌术星术帆技指艘陌术恨独指  “这不废话吗?你到底知道不。”看着护士这个样子,百兵也很无奈,差点没被她逗笑。

    后术克学我考通后所所我科冷  “你还没有告诉我她家在哪?”听到这护士啰里啰嗦的一堆,百兵到也没生气,只是耐心的听着。

    “这我哪里会知道,你真想知道呀?”护士露出狡黠的目光看着百兵问道。  后学星术故秘指敌陌羽孤仇方

    结学最学故羽指孙由指孤闹冷  “这不废话吗?你到底知道不。”看着护士这个样子,百兵也很无奈,差点没被她逗笑。

    “问我们院长,我们院长就是夏大夫的亲生母亲,你敢去吗?嘿嘿。”  孙学最察故羽主艘战考战敌敌

    结学星球早秘主后陌冷敌毫技  “谢了。”

    结学星球早秘主后陌冷敌毫技  这可比执行任务和杀人难多了,他自我认为。

    闻听这护士所言,终于弄明白了怎么回事,转身就走。  后球封术毫太通后接察考诺孤

    敌恨克恨早羽诺艘接早地远地  “呀~!你还真敢去啊,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呀。”这护士看着百兵转身就走,小眼顿时睁得滚圆,怕是也被吓着了。

    “不是你说的我怎么知道。”听到那护士的话,百兵扭头也给了她一个狡黠的笑。  后恨最恨帆羽通结接太显封冷

    后术克察帆太主后陌指显指月  “哎呀,死定啦,你个坏人,要知道就不告诉你啦。”

    这护士脸色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可惜百兵没有再看她一眼,当然百兵也不会真的和她计较,就是吓唬一下她,看她以后还敢那么多废话不。  孙球星学毫秘通结由术太地科

    孙球星学毫秘通结由术太地科  “好吧!”

    结察克术故秘指敌陌阳技孙  “当当当。”

    院长办公室的门被百兵敲响了起来。  艘恨星学毫考诺孙陌酷鬼结

    孙术克球我太通结由鬼技鬼通  夏婉君回到家的事情,做为母亲的她还不知道,正在办公室里面翻看着文件,听到敲门声抬头一看时间,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谁会这个时候来找自己说公事。

    “进来。”  结恨星恨吉太主结战敌战远方

    结学封恨早羽主孙接术指不地  习惯了院长的位置,说话都已经变成命令式的语气,不过百兵也没有在意,推门走了进去。

    结学封恨早羽主孙接术指不地  习惯了院长的位置,说话都已经变成命令式的语气,不过百兵也没有在意,推门走了进去。

    “你是?”  孙球最察毫太显后所球球战通

    艘恨克恨我秘指孙接独不仇岗  看到百兵进来,夏婉君的母亲明显微微一愣,她并不认识百兵,同样这人又不像是来投诉或者有事相求的样子,不由有些疑惑。

    “请问,你是夏婉君的母亲?”  艘恨星恨早羽主后所诺后吉最

    敌球岗学故太显敌所仇酷酷由  “是的,你是谁,还是我女儿出了什么事情?”

    夏婉君的母亲不由紧张起来,女儿的离家出走,方正超也不可能说离开部队就能离开部队,请了两个小时假的他,出来他也没有找到夏婉君。  结术克球帆羽显结接吉羽毫结

    结术克球帆羽显结接吉羽毫结  “哎呀,死定啦,你个坏人,要知道就不告诉你啦。”

    后学星恨吉羽主孙陌我闹秘恨  这不由让这这一个母亲担心了两天,现在听到有人忽然落实这样一件事情,内心不由有些慌乱。

    “却是,有点像,可是接下来我应该跟她怎么向下面聊呢?说我要对夏婉君负责。”百兵此时内心里面可是有些慌乱。  后学封察毫考显后陌不阳学阳

    艘学最学早技指敌陌通孙岗最  这可比执行任务和杀人难多了,他自我认为。

    “伯母不必紧张,您女儿没有出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百兵反而是在安慰自己的紧张。  后术星术吉秘主艘所酷球秘太

    艘术岗学吉秘主艘所孤地克孙  “你真的认识我女儿,在哪认识的?”闻听百兵所言,夏婉君的母亲直接问上一句,可此时百兵真不知该如何回答。

    艘术岗学吉秘主艘所孤地克孙  “是是,夫人说的对。”

    “在一个偏远的地区,受到了一点小小的伤害。”  孙球封术故羽指敌所察秘恨岗

    敌学封术我秘诺敌战孙察主技  “什么,她受伤啦,怎么受伤的。”夏婉君的母亲不由紧张起来,打断百兵继续不知道该怎么编的话语。

    “是的,一点小伤;她说没有大碍,我让两个朋友送她回医院,她说执意要回家,我不放心就来告知伯母一声,不如我陪同你回家看望一下如何?”  敌术最球帆羽诺敌陌早帆考早

    后球最学我技诺孙战鬼吉秘月  “那倒不必,我一人回去就可。”

    听到百兵吞吞吐吐的语言,夏婉君的母亲也不怀疑有它,收起文件,起身披上外套就向外走去。  后察克球我考主艘由地克主察

    后察克球我考主艘由地克主察  “你还没有告诉我她家在哪?”听到这护士啰里啰嗦的一堆,百兵到也没生气,只是耐心的听着。

    孙恨克球我秘主后战早孙情后  “那个,我是打车过来的,我的朋友可能还在您家等我,不如我跟伯母同行,这样我也可以少花些路费。”

    “好吧!”  敌术最术吉羽诺敌战闹由月

    艘球克球我秘指艘由鬼主远最  一听百兵说话在理,不像别有用心,到是有些会精打细算的小市民,也就真正的放低了戒心,向前走着的同时随口说上一句。

    同时她也是有司机护送的,也不怕这个看上去外表有些老实巴交,内心却是有些精明的男人做出什么坏事来。  敌术最球吉羽通后所结考情孙

    孙察岗球我太指结由孙显通察  “那真是太感谢伯母了。”

    孙察岗球我太指结由孙显通察  根本就没有让百兵进她家的屋内坐坐,只是在门口等着。

    “请改下称呼,可以叫我院长,也可以喊我夫人,伯母这个称呼有些不合适。”  艘球最学早羽显敌陌不羽由

    艘察星球帆考主后由敌科独所  一边向外走,夏婉君的母亲不由纠正了百兵对自己的称呼。

    “是是,夫人说的对。”  艘球星球故羽诺后所球羽故战

    后学星术我羽通孙陌战冷星早  路过护士台的时候,看着那个护士竟然敢偷偷的瞄自己,百兵不由给了她一个鬼脸,吓得那护士急忙底下了头。

    “完了,完了,看来他是真的把我给说出去了,我是不是要换一家医院工作?看院长的脸色可不好看呀。”这小护士内心里面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艘学星恨早技通结接科艘远通

    艘学星恨早技通结接科艘远通  “您,找她什么事情,她已经两天没来上班了。”

    孙术星察故太主后由吉孤岗球  “看来,你的朋友已经走了,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帮忙,这是给你的钱,谢谢你的帮助。”一路畅通来到自己大院门口。

    落实自己的女儿竟然是一个人回到了家中,夏婉君的母亲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随之就要赶百兵走。  敌术克学故考诺敌由由技封敌

    孙球封察我考主孙陌秘敌  可还真让夏婉君的父母猜对了,对方要要钱,而且张口不少,她也怕坏了自己的名声就只好把百兵带回到了家中,取了些钱递到百兵手里。

    根本就没有让百兵进她家的屋内坐坐,只是在门口等着。  敌球封学毫秘显后所鬼我早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