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拿着狙击的百兵,就如同拿着一把手枪一样,在浮丘峰上,连续拨动几次,直接干掉六人,剩下一人,正是那一个被称之为老大,藏的位置也是最佳的一个。  后术星术早技显敌所术冷我仇

    敌恨最察早羽主孙由接仇通冷  当听到第一声枪响的时候,他就知道遇见了硬茬,自己手下的人至少被干掉了两个,他藏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连呼吸都变得异常的微弱。

    此时冷汗不断从他额头向下低落着,他已经明白除了他自己再也没有活着的弟兄。  敌学最球故羽显后战闹闹诺通

    艘学星术毫技指结所毫不岗我  “救,救我们。”拿着狙击的百兵,躲在一个石头的后方,他知道还有一个人没干掉,因为干掉的那六个都是业余的,并不专业。

    剩下的一个才是最难缠的,虽然猜出了他的位置,可是他还需要一个活口,他不相信自己要救的人就在这山顶之上。  敌恨最术吉考主艘由陌闹球闹

    敌恨最术吉考主艘由陌闹球闹  “在天上人间,天上人间。”

    孙察克察我羽诺结由通不封岗  哪有傻逼绑票,帮到山顶之上的,分明就是设的一个局,要置自己与死地的同时,也没有打算放过照片上的那个女的。

    置于那个女的是谁,百兵没有印象,可是那个女的要是因为自己而死,百兵会悔恨自己一辈子。  后球封术帆考主敌陌地接仇星

    敌球最恨故羽通后由吉显吉秘  置于喊救命的人,不排除是和劫匪一伙,放出的烟雾弹,所以对于那喊出救命声音的地方,百兵直接撩出一枪,吓得那些干警一个个嘴唇发紫,再也没有一个敢乱叫。

    “老子说弄死你们,你还不信;都是道上混的,互相给条生路,我弄死你七个兄弟,就算是你对我女人的不敬的回礼,就此揭过放了我女人如何?”  敌球最球毫太诺结陌学酷地通

    艘察克术我太通结陌敌地孤我  百兵的声音,这个时候在浮丘峰上飘了起来,随之他喊出来的时候,手上的狙击已经放下,整个人如同一条猎豹。

    艘察克术我太通结陌敌地孤我  “在天上人间,天上人间。”

    窜到了另一个大石的后方,没有停下,快速向他认为的那一个目标后面爬了过去,那荆棘,悬壁对于他来说就就如同平路一般根本就不影响他的速度。  孙术最察我考通后陌远仇由

    艘恨封球我考通孙陌帆主不方  而听到喊话的那个老大,哪里敢动,他没有想到对方直接就能确定自己是老大,而干掉的那些人里面没有老大。

    “栽了,老子这一次是彻底栽了,他妈的,对方这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人。”  结术克恨故考显后陌所察封独

    敌学最恨帆羽指艘陌方冷最主  老大心里面想着,憋着气,再等,等对方搜索一遍,没有发现自己的时候,就能逃出升天。

    “喂~。”  艘恨克术帆考显艘由技方通主

    艘恨克术帆考显艘由技方通主  “问你话呢?”

    敌球岗恨毫考诺结所通察敌地  “问你话呢?”

    老大趴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站在他身后,像是跟熟人聊天一样,问了一句。  敌恨最恨早技通敌由冷太所仇

    结察最学故羽指孙陌孙羽冷不  吓得他身体不由一颤,同时拿起手中的狙就要反射后面的百兵。

    “啊~~!”  后察最球吉羽主结由冷月艘帆

    后恨克学故羽主结接孤学恨艘  百兵怎么会给他还手的机会,一脚下去,直接踩断了他的一条手臂,听着他的惨叫,直接把他从荆棘从下面给拽了出来。

    后恨克学故羽主结接孤学恨艘  “先生。”

    “你以为,藏在这里,老子就找不到你,你他妈怎么不藏到山缝里。”  结术最恨吉技诺艘由结技所阳

    后术克察帆秘主后陌接诺陌艘  看着老大豆大的汗珠向下面滴着,百兵没有一丝的心软,这个时候接着说道:“老子说放你一条生路就会放你一条生路。”

    “还等着让你回去,给你这些兄弟报仇呢?要不是他们雇佣你,你的这些兄弟也不会死,对不对,你也不会遭受这么大的罪。”  后球封术帆秘通敌由地冷帆艘

    艘球星术故考主后陌冷学太独  “痛快点,说吧,我女人在哪里?”

    “你,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艘恨星恨吉技指艘由鬼艘秘地

    艘恨星恨吉技指艘由鬼艘秘地  “你在说谎,去见阎王吧。”

    后球封察帆太显敌接孤冷察冷  “废他妈话真多,看来我女人已经被你们撕票了,到了地狱碰见她,就给她说,老子已经给他报仇了。”

    “对了,不用你说,看见你,就知道我已经给她报仇了啊。”  后学岗恨故技显艘战帆考鬼帆

    艘恨最恨早技诺敌陌技术孙秘  说完百兵手上用出力道,撤着他那一条断臂,又向山顶上拉去。

    “没,没。她没死,没死。”  后球最球帆羽主后陌通秘后技

    后察封学故太通敌战结我远科  看着这人说话,百兵停了下来,手上的力道可没松,让他继续感受着疼痛的煎熬。

    后察封学故太通敌战结我远科  六区,天上人间的服务生没有一个没有眼力劲的,看着一辆被刮蹭的不像样的兰博基尼,照样点头哈腰,给与了车上下来的人足够的尊敬。

    “在哪?”百兵用着怀疑的语气问着,似乎根本就不信他说的。  敌球星察我技显敌由冷恨岗指

    结球封球故太显艘由主阳岗吉  “在天上人间,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那么多天上人间,艹骗老子。”百兵貌似反应过来,手上力道加重。  孙学星察吉考通结战阳术结吉

    孙球星球故羽诺艘战学太诺  “没没,就一个就一个,六区六区,红牡丹厅。”

    “几层?”  后术克恨吉秘主结由方陌不克

    后术克恨吉秘主结由方陌不克  “三层,三层。”

    结察封术吉秘显结战情术敌鬼  “三层,三层。”

    “你在说谎,去见阎王吧。”  孙恨最球毫技主孙所仇通太孙

    结球星术毫技指结战艘吉方所  “没,有手机作证。”

    “啊~~~~!”  后恨岗察早秘显后战毫球孙

    艘察星察毫秘主艘陌由孤指早  第一道心理防线一破,百兵就不在给他组建心理防线的机会,虽然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可百兵绝不会给他活下去的理由,一掌切断了他的喉咙。

    艘察星察毫秘主艘陌由孤指早  “你在说谎,去见阎王吧。”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更是对身边人的不负责任,所以不管因为这两条的哪一条,百兵都不会放过他。  艘球最球故太通孙接敌毫太陌

    结球岗恨帆秘主孙由通仇帆封  “嗡~~!”

    马达声响起,山路之上一辆倒行的车,车速也能达到一百二十码,可见这百兵开车的技术有多强悍。  敌察封察帆考主结战学方星陌

    敌术星学我太显后接球冷察孤  六区,天上人间的服务生没有一个没有眼力劲的,看着一辆被刮蹭的不像样的兰博基尼,照样点头哈腰,给与了车上下来的人足够的尊敬。

    “先生,车不能停在门口。”  艘球最恨吉太主孙所太克地

    艘球最恨吉太主孙所太克地  “你以为,藏在这里,老子就找不到你,你他妈怎么不藏到山缝里。”

    艘学封学我技诺后接敌鬼仇仇  然而不管给予他多大的尊敬,还是要提醒他一声,车不能停在他们的门口。

    “自己开走。”  结恨星术吉技主结战敌学敌毫

    后球克球早羽主敌所阳闹学封  百兵给了他一个冷淡的目光,大步向里面走去,那服务生才明白,原来这大爷连车钥匙都扔在了车上。

    “先生。”  后学星术我秘通敌战地接毫科

    孙恨封术毫秘显后接科察岗科  “有约。”

    孙恨封术毫秘显后接科察岗科  “痛快点,说吧,我女人在哪里?”

    又有服务生想要拦住百兵说话,然而百兵对于这样高档的场所丝毫不陌生,淡淡说上一句,根本就不用他们带领。  艘学岗学吉考显艘接帆敌由月

    敌球克球吉考指结所仇考故方  那服务生看着百兵身上穿的衣服虽然很多地方挂烂,但那布料,牌子可不一般,气场也完全压过了他们,不敢在过多过问,看着百兵直接也从大厅消失不见。

    如同轻车熟路,可是他们却不记得有过这么一个客人,来他们会所消费过,脑中不由产生一丝的疑惑。  结恨最学早秘指敌陌艘独帆封

    艘察克学早羽指结由冷秘艘考  红牡丹厅,布置异常的温馨,可里面人的画面却不搭调,只见一个女人眼睛被眼罩蒙蔽着,双手双脚被绑在了床的两边。

    若不是有受虐癖就是被强制性,不过看着已经被脱得干干净净,而在不断挣扎的女人,就知道是属于后者。  敌学封学早秘指敌由学仇技星

    敌学封学早秘指敌由学仇技星  拿着狙击的百兵,就如同拿着一把手枪一样,在浮丘峰上,连续拨动几次,直接干掉六人,剩下一人,正是那一个被称之为老大,藏的位置也是最佳的一个。

    艘察最学帆技显后战早远考情  一个像猪一样的男人,脱的只剩下一个裤头,他的双手在那女人的胸部不断的揉捏着,喉咙里面发着粗重的喘息。

    而此时看着他好像已经靠抚摸满足不了自己的**,向着这一个女人的双腿之间看去,同时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裤头给褪了下去。  后术克学故秘诺孙陌我早故仇

    孙察星球故太显结战我我最后  一根直挺挺的香肠,从双腿之间露出一点,向对方的身上爬了过去,眼中充满了兴奋与激动。

    不过他知道这个时候爬上去恐怕插不进去,一只手硬撑着在床上,一只手去拔肚子下面的肉,让他的香肠露出来更长一点。  艘察克恨我考通后所阳冷羽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