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色的牛群,白色的羊群,就连这里面的帐篷都是白色的,人们穿戴的毡帽也是白色的,若不是他们长着乌色的黑发,炯炯有神的黑眼珠。

    还误认为这一片草原之上生活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动物,风吹过,甚是寒冷。

    穿着破烂衣服的百兵,不由搓了搓自己粗糙的双手,吹一口哈气,看着一顶白色的帐篷走了过去。

    “门口燃火柴,家中有病人,外人末进入。”

    看着门口燃烧的火柴,百兵自言自语了起来,转身向另一方向行走了过去,在这大草原上,两家相距与内陆完全不一样,相隔有点远。

    在这里还没有被内陆那高耸林立的钢筋水泥所腐蚀,就算想要腐蚀只怕也需要n年以后,有更多的人愿意在这里生活才行。

    “远方的客人,你要去哪里?”

    一个端着盆子从帐篷走出的少年,看到百兵的背影,高喊一声,声音清澈响亮。

    “你,我想要找个地方借宿,寻些食物。”

    看到黑宝石清澈般纯洁眼神的少年,百兵行礼,说明来意。

    “哦~!”

    “这样啊,我阿达生病,若不嫌弃,可在我家中休息一些时日。”

    看着百兵穿的衣服难以抵挡任何风寒,少年不由心声怜悯,诚意说道。

    “那,麻烦你们了。”

    百兵双手合十,朝少年微微鞠躬,此时看向少年端着的盆中是被血液染红的水,心中不由猜测对方的父亲得了什么病。

    “哗~!”

    少年把盆中的脏水泼掉,领百兵走进帐篷,一妇人急忙站起,朝百兵行礼,脸上带有惊色。

    她没有想到这时自己的儿子会带一客人走入自己家中。

    百兵微微行礼,眼神落在躺在那的男人脸上,还有红晕没有消失,那是一中病态的红。

    看到百兵的进来,他想要挣扎着坐起,“咳咳”可他的身体难以支撑,咳嗽,如同要命一般的咳嗽。

    妇人急忙过去跪下,拿着一块染红的布,抬起中年汉子的头,擦拭起他的嘴角。

    “肺结核,肺炎”

    百兵直接给这中年汉子定性,加之高原反应,一般的肺炎,都能让一个大汉瞬间倒下,必须尽快就医。

    “请坐,我给你倒杯奶茶,暖暖身子吧。”

    少年看着百兵站在这里,指向旁边的墩坐,脸上露出不好意的笑容,让客人看到自己父亲生病的样子,他怕吓着百兵。

    肺炎另一个名字乙肝,分为两种,一中可通过空气传播,一人最多可感染20人;当然在不同的地域,有着不同的名字。

    肺炎,肺结核,乙肝这些都是书面用语,就如同普通话一般。

    “不用了,有句话,虽不当讲;但现在我必须告知你们。”

    “他需要送往医院就医,不能再拖,否则有生命危险。”

    百兵的话绝非危言耸听,因为这是高原不是内陆,这里面的气候一天多变,这样的病如果不及时医治,很难熬得过去。

    “怎么,你们有难处?”

    “我们掏不起钱,医院离我们这太远,医生巡诊过来还要等一个月。”

    “有多远。”

    听到少年的话,百兵直接问道。

    “不知道,阿达说,骑马一路奔驰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赶到。”

    “有地图吗?”

    “有。”

    “拿来看下。”

    “在这里。”

    听闻百兵的话,少年不疑有它,从一个柜子里面拿出一张地图递到百兵的面前。

    这是一张手绘的地图,材质是羊皮,一张锅盖大的地图,上面画着的版图,只有他们这一个区域的。

    各个地方标注的非常详细,虽是藏语;不用少年介绍,百兵一眼看出医院所在位置。

    从他翻越的山领到这个地方显在地图上的位置,直接目测出到医院的距离有四百多公里。

    “有酒吗?”

    看过地图,百兵抬头看向少年问道。

    “有。”

    “给我三袋。”

    “需要温热,你稍等下。”

    “不用,直接给我拿来,可以医治你父亲的病。”

    “真的?”

    听到百兵所言,少年直接睁大眼睛,露出激动之色,难道对方是医生。

    “拿酒来。”

    “好!”

    看着百兵眼中落出的微笑,少年相信百兵就是医生,虽然百兵没有正面回答他。

    “阿达有救啦!”

    少年兴奋的跑到妇人跟前,激动的给他的母亲说着,同时感激的指向了百兵。

    “用酒救人?”

    少年的母亲和躺在床上的父亲没有一个会信,因为他们天天喝着奶酒,如果可以治病,怎么还会得病。

    心地善良,一心向佛的他们,心中虽有疑惑,夫人还是感激的朝百兵鞠一躬,起身急忙给百兵装酒去了。

    “给我备三匹马,我去把医生给你们请来。”

    “可,我们没钱。”

    看着百兵把三袋酒别在自己腰间,笑着说道;这时他们才明白,他这是要连夜上路,给他们请医生啊。

    少年急忙解释的说道。

    “你知道一匹马能卖多钱吗?其实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父亲的病在华夏国是免费治疗的不要钱。”

    “华夏国在几年前,就明文规定;只是你们很少关注,如果你们多关注一些华夏国的新闻,你们就不会这样想了。”

    “真的?”

    听到百兵的话,不但少年连同妇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骗你们,我有什么好处,我还不至于骗你们三匹马吧!”

    “罪过,罪过,愿神保佑。”

    “颜儿,给客人拿件衣服,天要变了。”

    “是啊,天要变了。”

    百兵看着妇人,笑着说道,然而他和妇人两人所说的含义完全不同。

    骑着一匹,带着两匹,百兵出发了,连个马鞍都没有装。

    没想到他还是一个骑马的高手,少年看着他带走三匹马,对他没有任何的怀疑,他相信百兵一定会带来医生。

    不过这一去一回六天的时间,三袋酒能支撑着他感到医院吗?

    颜儿免不得又为百兵担心起来。

    天黑了,忽然忽然想起来,草原上还有狼,而且还是狼群,整个心不免提起来,向百兵消失的地方凝望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