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说◎网 】,♂小÷说◎网 】,

    “谁送来的?”

    张颖看到科员递给她的信封,眉头不由皱下,竟然有人给百兵送信,还写她办公室的地址。

    “xx快递,我还要送其他人的。”

    “好的,谢谢。”

    “客气。”

    这科员,笑了下,转身帮她把门带上。

    “好啊,这才没来几天,就把我的办公室当成你的家了不是,竟然邮寄到我的办公室里面。”

    张颖这个气啊,想了想,他不就是一个孤儿,谁会惦记他,随之把信封给撕了开来。

    “混蛋,这时谁?”

    拿出来一看,原来是一张照片,还是一张女人的照片,张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心里想着‘怪不得不过来求我,他竟然有人了。’

    一股酸意,充满心头,把照片扔在桌子上,坐在椅子上生起了闷气。

    “把百兵找来。”

    最终张颖还是想明白了,他跟自己有什么关系,没有啊;没有我干嘛要让他讨好我。

    “百兵今天没归队。”

    三队组员办公室听出是自己队长的声音,急忙给她解释一句。

    “什么,一天都没来报道吗?”

    看着天色即将黑去,这马上就要下班了,对方竟然还没有出现,张颖脸上充满了怒色‘就算你以前是化妆侦探,是英雄,现在既然是我手下的兵了,也不能这么胡闹啊。’

    “哼!看回来怎么收拾你。”

    挂了电话,张颖不由狠狠的说了一声;接着把装到信封里面的照片扔的远远的,看着就觉得心烦。

    “大哥,怎么还没来电话?”

    石市北区山脉之内,几个武装歹匪带着口罩,手中拿的都是步狙,在他们的跟前夏婉君几乎被邦成了粽子在那扔着。

    除了夏婉君之外,还有几个也被邦成了粽子,正是市总局出警的几个干警,夏婉君没有想到石市的治安竟然这么差。

    还没有藏区安全,可是这个时候她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嘴里面塞着团东西。

    “我们是不是弄错人了?”

    看着自己身边的老大不回答,这时那人不由又问了一声,闷声闷气的话语通过口罩传了出来。

    “你看像吗?”

    那老大说着不由用仅露出一双眼睛的目光向躺在地上的夏婉君瞄了一眼。

    “叮铃,叮铃。”

    就在此时他口袋里面的电话响起,那人急忙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老年机,接通了电话。

    “什么,娘希匹。”

    只见这老大一接电话,双眼瞬间变得通红,直接挂了电话,上膛,拿着步狙对准了夏婉君的脑袋。

    此时夏婉君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些悍匪,这刚来到石市,跟他们也无冤无仇,是不是找错了人。

    夏婉君想要跟他们解释,可是嘴被塞着一句话也难以说出。

    “老大你这是干什么。”

    看着被他成为老大的人,此时竟然要打爆夏婉君的头,不由急忙拉住了他的手臂,情急的喊道。

    “老二取钱的时候被炸死了,她那张卡肯定有问题。”气喘吁吁的老大,还是回答了自己这结拜兄弟的问话。

    听到他的话,只见那人愣了一下,接着说道:“冷静,应该不是卡的问题,从没听说过取钱会爆炸的,肯定是有人在取款机按了定时炸弹,想要炸票花。”

    “老大,还是把她弄过去把,这边既然他不会来,证明对方找错了人;别让对方等急了,都他妈是一群色鬼,等急了对咱们没好处。”

    “这样也算帮他们达成了一项不是,老二的事情,等找到炸票的,再帮他报仇。”

    听着这人的解释,他那粗重的呼吸慢慢的平静下来:“行,老九,你不是也想玩吗?把她弄过去,等对方玩完,你顺带把她决绝了。”

    “嘿嘿,还是老大懂我。”

    在远处拿着望远镜,不断向下面扫视的一人,听到这人的话,直接把望远镜收了起来,转身来到夏婉君的跟前,抗着她一溜烟向山下跑了过去。

    “人现在给你们送过去。”

    看着老九跟个瘦猴似的溜下山,这边他拿着老年机发出了一条短信,想了想,接着又发出了一条。

    “老大,现在我们怎么办,做了他们?”

    只见这人看着地上躺的那几个干警,而那几个干警听到这句话,吓得裤子都尿湿了,他们明白这一次是遇见了没有人性的悍匪了,并非绑票那么简单。

    “再等半个时辰,老九送过去也得一段时间,这边情况不明,我们执行任务还从没有失败过。”

    “那对方不来,跟我们扯不上关系吧。”

    “等等再说,现在杀了他们作用不大,只是会给我们多添一些麻烦,毕竟是穿着公皮的人。”

    被称为老大的这时蹲在山头上背对着几个躺在地上的干警,抛开面罩,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张队,百兵回来了。”

    山头上几个悍匪在等待着他们的目标,这时一亮兰博基尼冲入到了第八区警队大院,百兵提溜着吓得屎滚尿流的陈明浩向审讯室里面走了过去。

    谁知道陈明浩一下午的时间都在百兵手里面经历了怎样的摧残,把他丢到跟马王在一间房子里面,百兵撒手而去。

    听到百兵回来,还开着一辆兰博基尼,提溜一个人,让张颖直接从办公室里面蹿了出来,她内心清楚,只要他提溜进来的人,绝对在社会上都是有头有脸的,比如马王。

    不过,随后想起什么,转身回去,把那封信拿了起来,大步流星跑了出去。

    “百兵,你给我站住。”

    从办公室冲出来的张颖,正好看见百兵走到大院里面,看样子是要上那一辆豪车里面钻去,不由大喊一声。

    听到张颖的喊声,百兵不由一愣‘怎么,她还没下班,还是说又值夜班?’

    看着张颖慌慌张张向楼下跑来,想了想,如果她有事,顺手之劳也是可以解决一下的,就在那等了起来。

    “你又抓了一个什么人进来了?”

    跑到百兵跟前的张颖,伸手向他递去信封的同时,还质疑的问了一句。

    “你自己进去看啊。”

    看到张颖给自己递来一封信,好奇的接过,同时心中想着‘难道是给我道歉来了,不好意思张口。’

    “这里面是什么?”同时百兵伸手向里面取去,嘴上还随口问上一句。

    “你相好。”

    听到百兵这样一问,信封已经被拆开,这时要不回答对方,还不知道对方会怎么想,不过那话语怎么听都有些醋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