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明浩家吗?”  敌学岗察帆羽指艘陌科结岗独

    后球星术故秘主孙战由远闹方  “你是谁?”

    “送快递的,这是他的快递。”  孙术克术吉考通结陌孙仇球考

    孙恨岗术帆太主艘陌艘察  “是,给我吧。”

    “不行,必须让他签字才行,这是到付的。”百兵带着帽子,用余光打量这个人,看来这人是他们家保姆下人之类的,应该和陈明浩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结术封察我技显孙战接学察

    结术封察我技显孙战接学察  “夏小姐,这一路过来辛苦了吧,先喝杯水,稍等下;想要查找百兵的消息,需要一些时间,不过只要他在石市,很快我们这就能查出结果。”

    后学岗术故太通孙接技远孤地  “少爷不在家?这样,你稍等,我让夫人出来签字。”果然是陈明浩家保姆之类,只见她这时向里面走了过去。

    时间不长一个头发打扮像贵宾犬头发一样的女人摆着一副高傲的姿态走了出来,看来昨晚的战争她取的了完胜,要不然也不会这样趾高气昂。  敌恨星学毫考主艘由球地太考

    孙球星察早考主艘由学战闹陌  “那臭小子,还从来没有向家里面寄过快递,买的什么啊?”

    用着鄙视的眼神,盯着百兵问道,不过不管她怎么盯着看,就是看不清百兵的脸,最多能看到鼻子以下。  艘学封术吉技诺孙陌孙情克

    艘察岗学帆秘指艘陌艘酷鬼毫  “这要问购买的顾客,我们不敢偷看顾客买的东西,那是违法的。”百兵耐心的给解释一句。

    艘察岗学帆秘指艘陌艘酷鬼毫  “数数,别少了,到时你再来讹我。”同时用着高傲的语气看着百兵嘱咐了一句。

    “嗯~,说的也是,拿过来吧。”  后学岗察故羽指敌战恨冷所吉

    艘球岗学帆技指敌战月地帆  “对不起,夫人,到付,需要您先付款。”

    “多少钱?”  敌学星恨吉秘诺敌战我主故太

    后球星球故秘诺孙所恨秘术闹  “一千三。”

    “什么破东西啊,一千三。”这妇女说着,打开她的钱包,从里面掏出一沓钱,数了十三张,甩到百兵的跟前。  结察封球早考指后接不酷考鬼

    结察封球早考指后接不酷考鬼  只见这妇女骂完,气冲冲的向房间里面冲了过去,留下这下人看着盒子里面的一双臭袜子,真不知,是扔还是不扔。

    艘察岗球毫羽显艘由战通通最  “数数,别少了,到时你再来讹我。”同时用着高傲的语气看着百兵嘱咐了一句。

    “怎么会,向夫人这么高贵的人,还是信德过您的人品。”百兵说着急忙把钱塞到了口袋里面,也没有点。  孙术克学早太指敌由情闹仇秘

    敌球封球帆技显孙战方独远恨  “哼哼,算你会说话,拿过来吧。”

    “好的,请您在这个地方签字。”  孙恨克察我考通孙陌冷地远诺

    后术封察毫羽诺敌所陌星阳方  百兵从上衣口袋里面掏出一支笔,接着指着需要签字的地方,说道。

    后术封察毫羽诺敌所陌星阳方  “你着重给我调查清楚她是不是一个人独自过来的,还有。”苏保军趴在苏明智的耳边嘀咕起来。

    “咦~~!脏死啦,你来带我给签啦。”  孙恨岗球吉秘指敌所诺不战诺

    艘恨封球毫技诺敌所主指闹恨  看着百兵从自己胸口口袋里面取出来的笔,伸向自己,她直接躲了开来,让跟在身边的下人带签。

    只见身边这下人,接过百兵手中的笔急忙签下了名字,接着百兵撕掉上面的签名,用着愉快的语气说道:“谢谢,希望您能给我一个好评。”  孙球星察我太显孙陌故独接独

    结球封察早羽诺敌由早孤球岗  把盒子递给那下人,百兵转身向外面走去。

    “这送快递的,不像啊。”  敌术最恨吉秘诺孙由通科结月

    敌术最恨吉秘诺孙由通科结月  “好的,请您在这个地方签字。”

    敌球封球毫技指艘陌科吉远  看着百兵步行走开,下人不由奇怪的小声说了一句,却再这时听到那夫人说道:“哼,送快递的破车能进来咱们这高档的小区吗?”

    “拆开,看看那个臭小子买的什么。”  敌术封恨毫太显敌陌吉不独球

    后学克球帆技通后战技术  “是夫人。”

    听到这女人的话,她不敢怠慢,直接打了开来,一股腥臭刺鼻的味道直接冲了出来。  后术最球毫技通敌战毫鬼冷仇

    后恨克术我技显后所鬼冷月闹  “夫人,这,这。”

    后恨克术我技显后所鬼冷月闹  听到对方的话,她这才明白,自己有些不礼貌了,就直接端起杯子向嘴里抿了一口,脸上露着微笑,接着把杯子放到了桌子上。

    那女人也闻到了臭味,伸头一看,睁大了眼睛,脸色变得煞白。  后察岗球早羽诺后由远察诺

    艘术封球毫秘主孙战毫由克冷  “你个杀千刀的鳖孙,骗钱骗到老娘头上了,老娘我跟你势不两立。”

    只见这妇女骂完,气冲冲的向房间里面冲了过去,留下这下人看着盒子里面的一双臭袜子,真不知,是扔还是不扔。  敌学最术故太诺敌由学鬼球恨

    孙术最恨我秘诺敌接显方独后  “这也真够贵的,一千三买了一双臭袜子。”下人内心里面笑说着,脸上可不敢表现出来。

    “呜呜呜,表哥啊,你要给妹子做主啊;也不知拿来的挨千刀,骗钱骗到我的头上了呀!你一定要把他给抓起来,好好收拾收拾他呀。”  结术岗恨故考主后接科故吉星

    结术岗恨故考主后接科故吉星  “呜呜呜,表哥啊,你要给妹子做主啊;也不知拿来的挨千刀,骗钱骗到我的头上了呀!你一定要把他给抓起来,好好收拾收拾他呀。”

    后球岗学帆考诺敌陌酷克考闹  市局苏宝军,看着来电的号码,笑着直接接通,谁知接通竟然就听到了对方哭喊、撒泼、委屈的闹声。

    一脸不耐烦的安慰好大一会儿,才弄明白怎么回事,原来不是他们两个的jian情被陈忠实发现,挨了打;竟然是被一个装快递的小哥给骗了。  孙学岗球故技显结战吉诺指星

    结察封术早羽指结战陌阳最显  “好好好,我给你抓,一定给你抓住。”

    “妈的,竟然有人敢打我情妇的注意,活的不耐烦了吧。”挂完电话的苏宝军内心暗骂一句,脸色甚是难看。  结恨最学吉技通结战仇情学我

    结恨最恨吉考诺孙战鬼孙故孤  “局长,外面来一个女人,找他。”苏明智慌慌张张的跑到局长的办公室,连门都望了敲。

    结恨最恨吉考诺孙战鬼孙故孤  “呜呜呜,表哥啊,你要给妹子做主啊;也不知拿来的挨千刀,骗钱骗到我的头上了呀!你一定要把他给抓起来,好好收拾收拾他呀。”

    “正好,我找你有事,你出去给我执行一个任务,务必要给我把那一个骗子抓住归案。”  敌术克球毫考主结由阳鬼太阳

    艘察克术吉技诺后由羽闹阳孤  “什,什么骗子?我有重要的事情向你汇报。”

    “什么重要的事情,由我现在给你交代的事情重要吗?他可是骗了陈忠实的老婆,陈明浩的母亲。”  敌球封察帆考通结战艘冷陌克

    艘术最术毫技指艘所后由结我  “啊!”

    “那,那我这就去办,不过你还是过目下,外面来的那个女人在寻找这个男人,我查了一下那女人的背景不简单。”  后术岗术毫考通艘接技科孤主

    后术岗术毫考通艘接技科孤主  “你着重给我调查清楚她是不是一个人独自过来的,还有。”苏保军趴在苏明智的耳边嘀咕起来。

    孙察岗术早秘通结接早考鬼  “等下,给我说清楚再走。”

    看着苏明智放到桌子上a4纸打印的二寸黑白照片放大照,苏宝军让他停了下来。  敌恨星察帆羽显敌接酷诺结

    艘察最察故羽显后陌诺球敌孤  “你有没有告诉现在他的下落,还有你说她有背景,有什么背景?”

    “没有,我也不敢擅自做主,这不过来询问你了,哪个女的是藏八军区首长的女儿,叫夏婉君。”  艘球岗恨帆技主孙接球球察主

    艘恨克恨早太通后接阳封毫孤  “哦~!臧八军区的,那有什么慌张的,就算他爹是龙,来到咱们这也得趴着,再说还是军部跟我们又不是一个系统。”

    艘恨克恨早太通后接阳封毫孤  一脸不耐烦的安慰好大一会儿,才弄明白怎么回事,原来不是他们两个的jian情被陈忠实发现,挨了打;竟然是被一个装快递的小哥给骗了。

    “对了,她是一个人来的,还是有人陪同,有没有她的照片。”苏保军说着眼睛也眯了起来,不知道心中在计划着什么。  敌察最恨毫考诺孙由显察阳主

    孙术最恨吉秘诺艘由恨独考早  “我偷偷的通过手机拍了一张,你别说还是很正点的。”苏明智脸上露出一丝邪笑,跟献宝似的把手机中的照片打开,献了过去。

    苏保军一看这照片眼睛也是一亮,手指不由在桌面上敲了敲,接着说道:“我交代你的事情告知陈明浩,让他找人弄出来,他比你的效率要高。”  后球岗学早考主后陌帆闹恨酷

    结球克球吉太显孙陌科结远羽  “你着重给我调查清楚她是不是一个人独自过来的,还有。”苏保军趴在苏明智的耳边嘀咕起来。

    听得苏明智不断的点头,脸上不由露出一丝阴狠的笑容,随后隐藏了起来。  后恨封恨早羽主后接帆孤技显

    后恨封恨早羽主后接帆孤技显  “什么重要的事情,由我现在给你交代的事情重要吗?他可是骗了陈忠实的老婆,陈明浩的母亲。”

    敌恨克球毫秘主敌所冷孙接秘  “放心,我保证会做的干净利索。”

    苏明智听完后,狠狠的点点头,终于找到了出一口恶气的机会了,苏明智能不高兴吗?  敌学岗球毫考主敌由科恨仇孤

    敌球克球帆太诺结由阳我方陌  随后苏明智,脚步轻快的离开局长办公室,如此这般的给他两个下属交代一声,只见他的两个下属,点点头也明白了苏明智的意思。

    “夏小姐,这一路过来辛苦了吧,先喝杯水,稍等下;想要查找百兵的消息,需要一些时间,不过只要他在石市,很快我们这就能查出结果。”  敌察星术帆羽指孙由主结帆孙

    结学封球吉羽通孙接故艘后吉  这是被苏明智交代的两个下属之一,走进房间里面,很有礼貌的给夏婉君倒上一杯水,放到了她的跟前。

    结学封球吉羽通孙接故艘后吉  “是夫人。”

    “谢谢!”  敌术克术吉太主艘由诺秘科我

    后察封球故羽通孙所酷故阳远  夏婉君接过这杯水,看向对方谁说了句谢谢,直接放在了桌子上。

    “怎么?怕给水里面下药啊,不喝一口。”看着夏婉君接过水直接放到了桌子上,那干警不由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敌术封恨毫羽指艘由主月察

    后学星察故考主孙战陌术封敌  “呵呵,怎么会。”

    听到对方的话,她这才明白,自己有些不礼貌了,就直接端起杯子向嘴里抿了一口,脸上露着微笑,接着把杯子放到了桌子上。  结察封恨帆考通敌接闹察战战

    结察封恨帆考通敌接闹察战战  “拆开,看看那个臭小子买的什么。”

    后术最学吉考诺艘陌酷孤岗艘  再怎么说这是警局,怎么可能给水里面下药,夏婉君此时内心里面还笑着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