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不死的,给我等着,这一次我就破了你女儿的处,让你没地方哭去,哼哼。”  艘恨封恨帆技诺结由太闹战酷

    艘察封术吉羽显后战吉独孙陌  夜,从市局牢房里面出来的陈明浩,一脸的怨毒,虽说是单间,这两天的日子也不是好熬的,同时他已经接到他父亲的电话,出狱之后直接回家报道。

    而这两天里面,陈明浩的父亲没有踏进市局里面一步,这让陈明浩心中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敌恨岗学帆秘诺敌由毫太结羽

    敌察克察我太指艘接科毫科球  存着一身怨气的陈明浩,在一个值班干警的护送下,回到了家中,迎接他的直接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没有任何的前奏,只见陈明浩的父亲陈忠实,一记重重的耳光煽在陈明浩的脸上,在他的脸上留下五个血红的手指印。  敌察最恨我技显后由由远陌孤

    敌察最恨我技显后由由远陌孤  他是不敢再在这房间里面待下去,有关自己的事情成功的被自己的母亲给转移了出去,而且貌似玩的很过火。

    敌学封察故考显敌由闹学后由  “你个畜生,竟敢胡作非为,说;除了打架斗殴还有没有干过其它缺德的事情和违法的事情?”

    长这么大,貌似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发这么大的火,也没有这样打过自己,这一巴掌直接把陈明浩给煽懵b了。  结恨最术毫考通孙接羽阳显闹

    结察克恨帆考指敌战冷孙羽星  “哎呀,你怎么可以真打我儿子,他还是不是你的亲骨肉啦,我不活啦,我跟你拼了。”

    看着儿子那脸上血红的手指印,本来还有些坐立不安打扮的有些妖艳的中年妇女直接坐不住,起身向陈忠实身上扑了过去。  艘术岗恨我秘指结战孙星岗孙

    敌学最察吉羽通敌战通闹秘  “住口,再无理取闹,休怪我无情休了你;看你把他惯的,就快成了败家玩意儿,早晚有一天非得害了他不成,现在回头还不晚。”

    敌学最察吉羽通敌战通闹秘  躲过这一次杀劫的百兵,额头上闪过一丝冷汗,再一想张威破获的那几起案子。

    “你个老不死的,你果然是在外面有人了,嫌我人老珠黄不要我了是吧,还要把你的亲生骨肉给打死,你好狠的心哪,我跟你拼了。”  后恨最学我考指敌战指吉月星

    艘恨封恨帆技指结所太显岗不  看着这一幕闹剧,挨了一巴掌的陈明浩突然心里轻松了一些,还是自己的老妈给力,这关键时刻不掉链子。

    要是老妈一声不吭,这老东西说不定还真敢打死我,看着自己母亲向自己的父亲挠了过去,陈明浩内心得意的笑了起来,眼中硬是挤出了两点委屈的眼泪。  结学最学我羽诺艘陌战封察

    孙学最恨早羽诺敌陌冷后封考  “你,你给我住手。”

    看着自己的妻子竟然动真格的抓向自己,衣服都给抓破了,陈忠实那脸都变色了,然而在他说话的工夫,那妇女的手可没慢下来,唰的一下,直接抓破了陈忠实的脸。  艘术克球我羽指艘所羽不月诺

    艘术克球我羽指艘所羽不月诺  为什么能在派出所里面还能住单间,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那还不是自己用钱把他们那帮人伺候的舒舒服服了。

    敌术克察毫太指艘所鬼战独故  留下五道血淋淋的指甲痕迹,吓得看着这一幕的陈明浩直接一哆嗦,硬是挤掉的那两点眼泪已经消失不见,悄悄向后退去。

    他是不敢再在这房间里面待下去,有关自己的事情成功的被自己的母亲给转移了出去,而且貌似玩的很过火。  结学岗恨吉考指孙由术情

    艘术最恨毫羽通孙陌考冷后太  不过再狠他也不会打死自己的妻子,退出门外的陈明浩,脸上露出一声冷笑,倒吸一口冷气,摸了下那火辣辣疼的脸,露出阴毒的眼神向外面走去。

    他要报复,报复张威那老小子,不过他对张威那老小子并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张威的女儿张颖。  艘球岗术帆秘指孙战通术独地

    敌学岗恨我技指艘所故敌帆地  对于从警局里面出来前苏明智给予他的警告,以及刚才陈忠实说的话,他一句也没有放在心上。

    敌学岗恨我技指艘所故敌帆地  夜,从市局牢房里面出来的陈明浩,一脸的怨毒,虽说是单间,这两天的日子也不是好熬的,同时他已经接到他父亲的电话,出狱之后直接回家报道。

    在他的心中现在已经不流行**,流行的就是钱,有钱老子就是天下第一,有钱没有办不成的事,决绝不了的麻烦。  艘察封察毫考诺孙接冷后

    艘学星学早技指孙所毫地主不  为什么能在派出所里面还能住单间,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那还不是自己用钱把他们那帮人伺候的舒舒服服了。

    陈明浩露出一个鄙视的冷笑,随之从家门口消失不见,在石市别的不敢说,论朋友他绝对不比任何人少。  孙球封恨早技通艘战远毫术接

    敌球封术毫技诺孙战吉方球察  一通电话过后,无数人出现在了陈明浩的跟前,随之就见他们进入一个上流的ktv一边喝酒,一边合计给陈明浩出谋划策,接下来就是要向第八区警局的权威挑战。

    玷污第八区区局的女儿,同时是第八区警队的三队长,一群人一边喝酒一边银荡的笑着。  孙学克术我秘主结所诺星所最

    孙学克术我秘主结所诺星所最  他是不敢再在这房间里面待下去,有关自己的事情成功的被自己的母亲给转移了出去,而且貌似玩的很过火。

    后术岗恨故秘指结接孙技术羽  自从自己的父亲去世,百兵就发誓绝对不求人,被卖走的时候在保护龙兰儿的过程中他也没有求过任何人。

    若不然也不会被切断一根手指,本以他那时的能力,所学到的下三流之术绝对可以出色的完成任务,更不用被打断腿,锯掉手弄成残疾,博取路人的同情心来当他们的挣钱工具。  艘察最恨吉考指孙战鬼酷封最

    艘学岗恨吉羽主艘陌酷考情冷  现在也是一样,既然张颖说到了那一份上,百兵就不会死皮赖脸的讨好她;一个人很是郁闷的走出公安局。

    可是他的心中没有忘记那些无名英雄,不管如何他们已经死去,同样他们也值得百兵尊敬,手里的那些奖金,也就那样被一点点的送给了他们的家人手中。  后恨克察早技主艘战冷最敌战

    结学星察我秘主敌战战独敌星  用出了很是低级的手段淘宝主的身份,而那些家人也就信了,毕竟古玩市场可是在全世界都是非常吃香的,多多少少普通人都是懂得。

    结学星察我秘主敌战战独敌星  百兵已经想好,今日酒喝完,溜达到哪里,哪里就是他的家,就躺倒哪里睡觉。

    几万元的奖金,换到百兵手里的是一些废铜烂铁,扔到废品站,赖好又换来两**酒钱,这让百兵非常知足,觉得沾了他们那些无名英雄家属很大的便宜。  后恨克恨帆技主孙接显独星冷

    敌学封学我秘指后接艘太孙诺  买了一**酒,一包花生,花生藏在口袋里面,就这样看着石市的夜色,一边溜达,一边喝酒,喝一口就给嘴里扔一个花生豆,好不自在。

    百兵已经想好,今日酒喝完,溜达到哪里,哪里就是他的家,就躺倒哪里睡觉。  敌恨克术吉羽显孙接察星恨主

    孙恨最察帆秘主结陌诺接科不  “就是他,砍死他。”

    整溜达着的百兵,九两多酒已经下肚,加上喝着的冷风,已经开始有些晕乎,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喊声,看见有人拿着砍刀向他冲了过来。  敌学封球故考诺艘战孤仇闹仇

    敌学封球故考诺艘战孤仇闹仇  “警局内部有黑警。”

    结恨岗球毫技通孙由远仇仇所  酒劲一下子清醒过来,然而面对这些冲过来的人,百兵丝毫不惧,可是他还是急速逃跑了起来。

    在那一刻他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那是隐藏在暗处的,是他的第六感觉,对方可能有重力火器比如狙击步枪。  结术岗恨毫太主艘由冷所封阳

    结球星恨吉考显孙战方陌陌孤  在龙家的时候百兵敢撒野,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带火器,如果带了火器,加之他们的身手,百兵可能就要拿那个老头龙兰儿父亲的爷爷作为威胁龙家的对象了,然而这一件事情他已经彻彻底底忘得一干二净。

    自己没有在石市惹下什么仇家,那马王还在牢里,不可能派人来杀我,到底是谁?  孙察最察我羽诺结战由结通

    后球最学早羽通后所秘孙我  躲过这一次杀劫的百兵,额头上闪过一丝冷汗,再一想张威破获的那几起案子。

    后球最学早羽通后所秘孙我  看着自己的妻子竟然动真格的抓向自己,衣服都给抓破了,陈忠实那脸都变色了,然而在他说话的工夫,那妇女的手可没慢下来,唰的一下,直接抓破了陈忠实的脸。

    “警局内部有黑警。”  艘学星学帆太主后接科吉

    孙球星球毫秘诺艘陌月仇通学  一个可怕的结论出现在了百兵的脑海里面,让他这个时候额头上的冷汗更加的多了。

    他很是清楚,自己绝对出现过断片,虽然没人提醒他,他暂时也想不起来,但那后遗症已经出现,就是沉睡的时间,以前曾不出现,现在的时间是越来越长了。  结学克术早考主后由情岗星技

    后恨封球帆太诺后接由故术吉  如果在继续使用下去,恐怕忘记的事情会越来越多,断片的记忆也会越来严重,所以他不敢在使用自己透视的能力。

    “需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了,要不然等不到给父母报仇,自己就嗝屁了。”  孙恨克察帆技主结陌战闹太诺

    孙恨克察帆技主结陌战闹太诺  陈明浩露出一个鄙视的冷笑,随之从家门口消失不见,在石市别的不敢说,论朋友他绝对不比任何人少。

    后术最球我羽指艘战羽结敌地  百兵看着手中的酒**,还剩最后一口,直接灌到了肚中,随之从这一条黑暗的胡同中消失不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