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是哪里?”  艘恨星恨帆太指后接冷考羽敌

    艘恨克察故秘显后所羽吉情星  熟睡中的百兵被流水惊醒,或者说他已经过了睡熟区,脑细胞活跃起来,睁开眼,看着黑暗的房间,摸了摸身上竟然盖着一个被子,脑子里面有些发蒙。

    坐起来,晃晃脑子,才想起,趁车赶往石市的经过,可是来石市之前都干了什么?  艘术克恨帆考显敌陌帆方察闹

    孙恨星学帆太诺敌战地仇  “难道我得了间接性失忆症不成?”百兵的眼神不由谨慎起来,这时认真的回忆着。

    “不对,应该是做了一场梦,应该是老狐狸把握拉到屋子里面了吧!”  结察封恨我技显敌陌后月星独

    结察封恨我技显敌陌后月星独  微微弯着腰,雪白挺翘的臀部让百兵大饱了眼福,也就是这一眼直接让百兵又带上了门,其它他还真没看见。

    后学最球帆考诺敌战科考太恨  前前后后百兵回忆一遍,才发现自己是骂完马王与叶律师后,出去喝了点酒,看张局还没回家,就在门口等着睡着了。

    “哎呀,这生活变得清闲下来,我也会做梦了。”  敌察最学我太显结战球冷指孙

    结学克察早太诺艘所太秘星球  百兵嘴中嘟囔一句,听着外面还在流水,直接站了起来,接着自言自语的说道:“老狐狸是不是老糊涂了,大半夜的也不知道关水龙头。

    黑暗中的百兵,凭着自身的感知能力和锐利的眼神,发现门下的位置有一丝暗暗的亮光,也没开灯,站起直接走了出去。  孙恨最恨我太诺敌由技故酷月

    艘球岗察早技指艘战球显星显  拉开门,看见客厅竟然还亮着灯光,再扭头盯上一个塑钢门,水生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艘球岗察早技指艘战球显星显  “嗯~!”

    卫生间。  后察封学帆考诺结战主毫最艘

    后学岗球我太指结所太鬼恨方  不用多想,百兵直接明白过来,因为其它两个门也都关着,和他身后门的颜色相同,都是木质。

    “不会真得了中年痴呆吧。”  孙球最球吉秘指结由冷独察所

    后恨克察帆考诺后接接所考陌  看着那门,百兵摇摇头,叹口气,直接走了过去,顺手推开门,扭头一看,只见他直接愣在了那里。

    “我都看到了什么?”  艘恨最学我羽显敌所情吉后技

    艘恨最学我羽显敌所情吉后技  可是情急,加之大脑慌乱,如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想要急忙掩饰掉,已经忘记这茬,匆匆忙忙向书房里面跑了过去。

    艘学岗学吉秘显结所结方后接  百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内心说道,随之关上门扭头又向自己的房间里面走了过去。

    “啊~~!”  后察克恨帆太主孙接敌帆方秘

    后球克学毫秘主后战主所帆冷  也就在百兵回到房间,反锁上门躺倒被窝里面之后,他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吓得百兵赶紧用被子蒙住了头。

    累了一夜一天的张颖,本也想直接躺在床上睡觉,可身上那出汗的味道实在让她难以忍受,就硬挺着疲惫的身子,到卫生间里面冲了一个温水澡。  敌恨岗球毫技显敌由结结技早

    结学岗球我秘诺艘战由克恨故  虽说张威也混到了区局,可是单位给他们分得房子也就这么大,卫生间的面积根本就隔不开干湿分离。

    结学岗球我秘诺艘战由克恨故  张颖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上床才发现自身的不对劲,身上的浴巾竟然早已消失不见。

    洗漱、解便、洗澡就这么几平方的地方,冲个澡也只能站在那里;百兵好心的一开门。  敌球星察毫技显后战通接独最

    艘球封恨我技诺孙所太恨月封  而且此时的张颖已经冲好了上半身,正一手拿着淋浴头冲着下面,另一只手在那不断轻轻的清洗着隐蔽之处。

    微微弯着腰,雪白挺翘的臀部让百兵大饱了眼福,也就是这一眼直接让百兵又带上了门,其它他还真没看见。  孙察最察故技主后由术术接岗

    敌球最察早技指孙由仇吉由主  一阵凉风吹入,接着快速的合拢门的风速吹到张颖的后背,虽然那门从开开到关上都没有发出声音,但那一瞬间清冽的对流风,让张颖还是明白过来,刚才那一瞬间有人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有些疑惑的张颖随之想起来,自己的父亲并没在家,也不会在她洗澡的时候打开门;那会是谁,一个答案瞬间浮现在张颖的脑海里面。  后术星学吉考指后陌月敌方考

    后术星学吉考指后陌月敌方考  “哎呀,这生活变得清闲下来,我也会做梦了。”

    结球封球早羽诺孙战帆主考通  “百兵,你给我滚出来。”

    吓得张颖也不敢在继续冲洗下面,直接草草了事,系上浴巾就来找百兵的麻烦,可是百兵的门竟然反锁着。  孙察克察我秘诺后陌仇不恨显

    孙术克术我技诺结接羽闹酷最  这让张颖内心更加肯定是百兵做贼心虚,脸色不由红透,不知是气得还是因为羞的,“啪啪”

    用力拍着百兵的门,同时愤怒的骂着。  敌术岗球我秘诺后所鬼早术酷

    结术最球毫太指结接不星地战  装着沉睡的百兵,盖着被子,内心不断的说着:“哎呀~,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

    结术最球毫太指结接不星地战  卫生间。

    不管如何拍门,如何喊叫,百兵盖着被子纹丝不动,然而忽然他感到一股杀气朝他铺面而来。  艘学星学故秘显艘由恨星羽后

    孙球星恨帆秘指结由故显恨阳  原来那门竟然被张颖打了开来,这时百兵才想起张颖在警局暴力的一面,她可是连警局的门都能踹破的。

    “你妈。”  艘察克察我技诺后陌显后察

    孙恨封察故技指艘接敌我科羽  百兵的眼向门口一看,微微一道反射的光线射入到他的眼底,这才发现钥匙竟然在门上,内心不由暗骂一声很是无语。

    “你个流氓无耻下流的混蛋。”  艘恨岗学毫考通后陌技毫不技

    艘恨岗学毫考通后陌技毫不技  可是情急,加之大脑慌乱,如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想要急忙掩饰掉,已经忘记这茬,匆匆忙忙向书房里面跑了过去。

    敌恨星恨吉秘主结战所太岗主  跳到百兵床上,台脚向百兵身上踹了过去,这一顿打的百兵没一点脾气,蒙着被子只当对方给自己按摩了。

    “看来以后不能在这住了,在住下去非要了我的命不可,简直就是一个母老虎啊。”  结球封学故秘诺艘接艘冷主艘

    后术封恨吉技指艘陌科羽技  一遍挨着踹,百兵的内心还一边不自在的说着。

    打也打了,气也消了,看着百兵竟然卧在床上一声不吭,顿觉也没意思起来:“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后察岗术早技主结战察敌我酷

    艘恨星学早太通结陌太所敌月  丢下这句狠话,害怕百兵起来找她麻烦,他可是知道百兵的厉害,转身直接离开,她自己都没有发现情急之下,那系在身上的浴巾早已脱落。

    艘恨星学早太通结陌太所敌月  “不会真得了中年痴呆吧。”

    百兵悄悄掀开被角,通过客厅照射进来的灯光,让他看清了张颖整个身子的轮廓,随之有盖上被子。  艘察最术早太显艘接恨孤冷

    敌术岗术我羽主结陌艘考结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躲在被窝里面的百兵念叨一句,感受着整个房间里面静悄悄的,也无心睡眠,总感觉内心空荡荡的,想要弄点什么东西才行。  敌术岗恨故考通敌陌独秘结地

    敌察星球早秘通敌陌艘察察秘  张颖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上床才发现自身的不对劲,身上的浴巾竟然早已消失不见。

    再一想肯定是掉在百兵的房间里面,随之大脑里面浮现出自己竟然在百兵床上就这样踹着他,那脸直接烧的通红。  艘察最球早羽主孙陌帆故鬼所

    艘察最球早羽主孙陌帆故鬼所  也就在百兵回到房间,反锁上门躺倒被窝里面之后,他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吓得百兵赶紧用被子蒙住了头。

    敌恨岗恨帆技诺孙战结所接结  还好没有开灯,对方也挺老实的,应该什么也没有看见,再一想浴巾还在百兵的房间里面,转身急忙又走了过去。

    当一个人慌乱起来,可以说他的智商为零一点也不出奇,就像现在的张颖一样,是不是应该先穿上衣服在过去呢?  敌学岗学我技指后所故鬼孤技

    敌术最学我技诺孙所科封仇后  可是情急,加之大脑慌乱,如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想要急忙掩饰掉,已经忘记这茬,匆匆忙忙向书房里面跑了过去。

    至于百兵,已经爬了起来,听到那边门“啪”的合上,心想着,张颖肯定不会再过来,应该进房间入睡了。  敌学克察毫秘诺孙陌方酷指敌

    结学克学早羽诺艘战陌孤秘  这时活动一下被张颖踹了十几脚的身体,向外走去,看看能不能从张威的家中,搜出来点酒水解解渴。

    结学克学早羽诺艘战陌孤秘  可是情急,加之大脑慌乱,如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想要急忙掩饰掉,已经忘记这茬,匆匆忙忙向书房里面跑了过去。

    “嗯~!”  孙察岗球吉秘诺结所冷接孤考

    后察封恨我技通结陌显科孤陌  “什么东西?”

    百兵随手打开门,眼前一花,根本就没有看清,直觉一个软乎乎的东西趴在自己的身上。  孙学星术帆秘主敌战主指仇主

    敌术星学吉秘通艘陌太察地显  此时百兵左手迅速,本能反应瞬间插入自己胸口,向外格挡,而右手借着门把手的力量没有让自己摔倒。

    左手瞬间插入胸口,手背感受到软滑的东西,却不及细想,瞬间向外推去,他要推开粘在自及身上可能造成的危险物。  后术克察帆考诺艘所接由远独

    后术克察帆考诺艘所接由远独  原来那门竟然被张颖打了开来,这时百兵才想起张颖在警局暴力的一面,她可是连警局的门都能踹破的。

    艘球最术毫秘主敌由学远考技  也就在他的左手发力,成功推开的时候,惊叫声同时响了起来,从来开门到现在整个过程连一秒钟的时间都不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