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

    “飞狼佣兵团?”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华夏国,特战联盟最高统战部,里面坐着几员大将,其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有四十岁出头,此时他眼中露出震撼之色。

    “难道你不知吗?”

    坐在这大将对面的一个老者,精神飒爽,满头白发如同根根竖起的钢针,不怒自威,平静的一个眼神,看的这中年大将浑身不由一颤。

    “这个,我仅知道那小子佣兵出身,这么说来他应该是出自飞狼佣兵团啦。”

    “可是,在飞狼佣兵团的历史中,可没有出现过背叛佣兵团能活下来的先例,既然他加入我**部,证明就是彻底背叛了,为何他们还会出面解救?”

    “他们又是如何知道那小子被执死刑的消息,而且又能确定他被关押在哪里的?”

    中年人完全处于不解的状态,不过他内心是激动的,然表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

    百兵是他带的兵,前些时日灭杀美、日特战队员,是因为联合演习他们阴中国特战队在前,若不然也不会彻底触怒百兵。

    百兵的忍耐能力,在全队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当然这只是针对与他自己,如果有人招惹他认定的朋友,那就是触犯了他的逆鳞,杀你没商量。

    跟百兵在一起的特战队员,他都视为亲兄弟一般的对待,每一次执行任务他总是冲在最前面,同样跟他在一起的特战队员也都把百兵当成最铁的哥们。

    他们可以开耍任何人,却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开刷百兵的玩笑,之前百兵身上的伤,他们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可是进入部队,跟他一起执行任务,他身上的新伤都是替兄弟们挡来的;在队伍里面,虽然百兵是一队的成员连个副班都不是。

    可是在他们心中,百兵就是他们的老大,联合国演习华夏国一共派出八名精英,其中四人出自这中年人所带的部队里面,其中一人就有百兵。

    军事演习点到为止,可没想到为期一个月的演习,不到三天的时间,华夏国的特战队员就有一名被杀害。

    直到百兵对上美、日特战队员之后,才知道分开的那一组四人小队全部被他们真正的歼灭,而不是演习性质的歼灭。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他们干的,演习之后,军部经多方调查也告知华夏国战死的成员是因为演习禁地出现佣兵,他们的确是遭到佣兵的围杀。

    同时被联合国特战队抓住的佣兵队员,经过多方审讯他们也承认杀害了华夏国的特战队员。

    然而那都是后话,在这之前,百兵就知道杀害华夏国一组特战队员的就是美、日联合佣兵团做的。

    百兵这一组被美、日特战队十六名队员包围后,直接发现不对劲,他们十六人应该是被分为四组投放到禁地不同区域的。

    不可能在短短的五天时间里面就集结在一起,要知道他们身上是不准带高端设备的,通讯设备更是一件不准带入。

    在进来之前,他们身上只有一把生存的匕首,除此之外连衣服都没一件,那他们是如何集结在一起的,而且都还带着一身精良的设备。

    百兵他们都还是跟野人一样,身上缠着树叶,他们十六人消灭了一个佣兵团?

    熟知佣兵生活的百兵,直接就发现不对,接着他用上自身唯一的特殊功能,也是因为这一个功能,让全村的人害死了他的亲生父亲。

    那就是透视,如同鸡肋一样的透视,同时用的对象不同,对他自身神经造成的伤害也不同。

    针对这些没有防备的美、日特战队员,他只是对视一个特种队员的眼睛,就能看到这几天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一幕。

    被对视的那个人明细的一愣,然百兵的目光已经看向另一个人的眼神,随之他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

    通过第一个人的眼睛,他透视到留在对方瞳孔里面最近的记忆,是遇到另一队才得到的武器装备。

    而他通过那一队的一人眼睛,看到他们竟然杀害了华夏国一名特战队员,这看到这一幕,百兵就怒了,虽然那个特战队员跟自己并不认识,但是他同出自华夏国。

    再下面的,百兵不看了,不用去看他们这一队如何获得装备,不用看他们是通过什么手段聚集在一起。

    在百兵的心中,现在的他们就是死敌,因为他们杀了一个华夏国特战队员。

    百兵对着美、日特战队员说着毫无营养的,同时还带着脏语的谩骂,然而他在腿右边的手在不断的比划着。

    指语,百兵身后的三个华夏国特战队员看到百兵比划的指语,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同

    也明白了百兵的决意。

    他们知道此时的百兵已经在狂怒的边缘,无法阻止,也不想阻止,他们信任百兵,就如同完全可以把后背交给百兵一样。

    没有认怂,就在百兵的谩骂挑起美、日特战队怒火的时候,他们四人全部动了,匕首脱手而出攻击四人的同时。

    百兵四人连眼都没眨,同时攻向其它四人,也就是说这一动身,一出手他们四人直接攻击的就是八人。

    这一战,百兵四人一残,三伤,换来的是十六个人头,十六个全部是百兵砍下来的人头。

    也就是这一结果,把百兵送上了联合**事法庭,死刑没有任何婉转的余地,经过华夏国这边努力调查,最终也只是换来七天缓刑。

    “听说这次飞机事故,有一叫百兵的乘客,而反x府武装部队,之所以护送我国公民登船,是因为一个男子的出现。”

    “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去调查吧!”

    “啊~!我去?”

    中年人看着那老者说得,这个时候睁大了眼睛,说道:“这不应该是让国安局的人调查吗?我去是不是有些越权了。”

    “你真的想让国安局的人去调查?”

    老者看着那中年人,眼神不由的眯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让任何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遵命,我这就去查!”

    中年人再怎么说也是大将和这些人的军衔几乎不分上下,只见他看着那老者笑眯眯的眼神,感觉浑身的毛都要炸了。

    站得笔直,敬礼,转身,大踏步,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直接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周老,你什么意思?”

    中年大将从屋子里面走出后,这时另一个大将,看上去年过五五,看着白发苍苍的老者,没有明白他到底是何意。

    “什么意思?没意思,不过就是一个小虾米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听周老的意思,还想让他进部队?”

    另一人也有些揣摩不透,这时看着周老问道。

    “哼~!你们要啊?”

    “你们要,等找到,就把他塞到你们的部队。”

    周老说着瞪向了再坐的所有人,看着他们一个个嘴唇上跟沾502似的没有一个能张开嘴唇,好生没有意思。

    “得了,没事都滚蛋吧!别整天没事找事的往这里跑,你们不嫌累我可经不起你们这么的折腾。”

    周老说着,向外挥了挥手,靠着椅子,眼睛直接眯了起来。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座的几员大将,大眼瞪小眼的,五个呼吸后,很有默契的起立,立正,敬礼,转身,齐步走,离开了房间。

    “嘿,这老头到底什么意思?”

    一群大将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呵呵,有意思!”

    所有的人都走出来,周老合起来的眼睛又睁开,眼中露出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容,自言自语说道。

    “嗨,我们也别瞎猜了,不是让姓龙的那个小子去找了吗?等他找到了,我们去问问不是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你问他,能从他的嘴里套出来个屁也是好的。”

    “哎~!没想到他就够祸害了,这一次带出来的兵更祸害。”

    “你这说的就不对啦,再怎么说那小子也是杀出我国的威风,让他们以后看还敢鄙视我们不敢。”

    “看把你能的,刚才老头说的,你干嘛不接话,要是找到了把他塞到你的部队啊。”

    “。”

    一群大将一边走,一边扯皮着,而他们的话题始终都没有离开百兵。

    至于现在的百兵刚刚踏入华夏国的土地,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不过身上的伤疤多了,也就不在乎多的那么一两道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